• <blockquote id="84qmu"></blockquote>
    <dd id="84qmu"></dd>
    <xmp id="84qmu"><xmp id="84qmu">
  • <blockquote id="84qmu"><samp id="84qmu"></samp></blockquote>
  • <input id="84qmu"><object id="84qmu"></object></input>
  • <samp id="84qmu"><object id="84qmu"></object></samp>
  • <blockquote id="84qmu"></blockquote>
    歡迎來到陶瓷信息網網站!
    網站首頁 設為首頁加入收藏
    陶瓷信息網 > 陶瓷文化 > 導航 >

    明朝陶瓷文化

    明朝陶瓷文化

    陶瓷文化 明朝瓷器鑒別 陶瓷藝術

    2020-07-29

    【www.xpj5501.com - 陶瓷文化】

    青花海水云龍扁瓶 明朝時期 高45.8厘米、口徑8.1厘米、足徑14.8厘米

    此瓶是由景德鎮御窯廠制造的。它圓口、長頸、扁圓腹、平底,腹的兩面飾滿青花海水,各有一條白龍,揚爪騰身,出沒于驚濤駭浪之中,頸部用青花飾以卷草紋、纏枝蓮紋各一道。這是宣德年間(公元l426~l435年)青花瓷器中的典型產品。明永樂、宣德年間是中國青花瓷器生產的成熟階段,其產品以造型清秀典雅,胎體薄,紋飾凝重,青花顏色鮮艷而著稱于世。

    明代是我國封建社會趨向沒落,資本主義因素開始萌芽的時期。從洪武帝創建大明到崇禎帝上吊殉國,明王朝經歷了267年的興衰。在此期間,手工業、商業及對外貿易都有了很大發展。自唐宋以降,瓷器已成為國家財政的重要來源之一,到明代又推向了一個新的高峰,為前代所不及。當時,以景德鎮為中心的官窯日益繁榮,大量生產御用器皿和民用瓷器,以質量高、銷路廣,代表了明代制瓷水平,宋應星在《天工開物》中就有較為詳細地描述。其產品以青花、五彩為主流,在元代基礎上又有了進一步發展,形成獨特的藝術風格,將陶瓷藝術帶入了一個全新的領地。

    中國封建社會發生變革始于明。建國伊始,統治者采取了一系列積極措施以鞏固政權,安定局面,大力發展農業的同時,也加強扶植手工業和工商業。洪武年間,太祖下旨仍沿用景德鎮窯場為皇家御窯,承擔宮廷御器和政府對內對外賜贈和交換的全部官窯器的燒造。洪武二年,建御窯二十座,專制御器,往往是“千里擇一”,不計費用多寡,只求精品。《明史·食貨志》中記載了朝廷派官督燒的情況,雖說此舉勞民傷財,卻在重壓下著實給后人留下了精美絕倫的藝術精品。

    永樂年間以出產“甜白釉”而著名。這種半脫胎瓷器胎壁極薄,釉面瑩凈。也叫“填白”,是指在白瓷上可填繪彩飾,以薄胎而有暗花者最為杰出。以后歷朝皆有燒制,但都比不上永樂時期的產品,到清代亦有仿制,更非永樂甜白可比。這一時期比較有特點的器形是“壓手杯”,敞口折腰,沙足滑底,一般在底部標有“大明永樂年制”或“永樂年制”字樣,字體小篆。

    到宣德年間,技術上又有所改進,據說御窯廠擴增至五十八座之多。這一時期所生產的青花瓷器,以胎釉精細而聞名,所用青花料主要從國外進口的“蘇麻離青”。由于這種原料中含鐵量較高,往往會在青花部分出現黑色斑點,與濃艷的青藍色相融一體,也使后世極難仿制。此外,宣德釉黑紅在元代基礎上有了較大發展,所制釉里紅魚紋高足杯在當時就已盛名天下了。宣德瓷器的另一個特點是落款部位很多,不僅出現于底部,也有書寫在口、肩、腰、足等部位的,因此有“宣德年款遍器身”之說。

    明中期的成化、弘治、正德時期,為另一個陶瓷史上的輝煌時期,在這短短三代五十六年當中,宮廷和民間藝術匠師們創造了一大批空前絕后的藝術珍品。《景德鎮陶錄》中記載著“成化以五彩上”,在以后相距不及百年的隆慶、萬歷幾代,仿制成窯已成風氣,地道的成化瓷器商品價值就以“萬”計,可見其水平之高。

    此一時期的青花用料以國產為主,指浙江、云南一帶出產的“土青”,也有稱“平等青”的。明五彩的形式有“斗彩”、“點彩”、“加彩”、“填彩”等等,大同小異,性質一樣,都是釉下青花與釉上彩相結合,完善了在素胎上直接施色釉的工藝,創制出素三彩,成為正德朝的著名品種。正德朝后期青花料使用進口“回青”,顏色純正,價格昂貴,過于黃金。

    嘉靖一朝的官窯瓷器,產量巨大,是明朝燒造量最大的一個時期。青花料是用進口料與國產“石子青”配合使用的,所以呈現出一種藍中泛紅紫的鮮艷色澤。由于銅紅釉的燒成難度較大,自嘉靖朝起改用低溫鐵紅,因此,這一時期的礬紅制作極為發達。另外,當時的民窯制品已相當精細,出現了以仿宣德、成化窯器而著稱的“崔公窯”。

    隆慶朝年份較短,所以傳世器物很少。延續嘉靖和前代舊制,繼續使用“回青”料。器物造型更加豐富。

    萬歷中期以后,進口回青料斷絕,改用浙江出產的浙料,色彩沉靜。彩瓷以青花五彩為主,圖案花紋布滿全器,效果華麗濃艷。民間窯更加發達,其產品精細程度可與官窯相比美,并大量遠銷至歐洲。

    天啟、崇禎時期,明朝統治急速走向衰落,御器廠的生產幾近停止,今天很少見到官窯款的產品。此一時期民窯生產日益發達,以燒造青花瓷為主,裝飾紋樣豐富多彩,不受官窯式樣規格化的束縛,寫意山水、動物人物、詩詞書法、幾何圖形等,造型活潑,畫法隨意。

    在景德鎮官窯以外,各地民窯也在蓬勃發展,如福建窯、江西橫峰窯、廣東廣窯、浙江處窯、江蘇甌窯等等。其中以江蘇所產的紫砂為最有特色。

    紫砂這一品種的出現,上溯可能很早,各種說法不能一致。真正以紫砂壺的完整形象出現,是從明代正德朝以后。

    紫砂壺的原料,產于江蘇宜興,分為紫泥、綠泥和紅泥。五百年間,名家輩出,花色品種不斷見新,工藝愈加精美,成為海內外著名的陶瓷品種。

    紫砂壺的出現,與飲茶習慣的改變有很大關系。明人已不再時興“斗茶”,改烹茶為沏茶,對茶具的要求相對提高。在實踐中人們發現紫砂壺泡茶味道儀表雋永醇厚,而且壺體能吸收部分茶汁,使用愈常,泡出的茶味越好。加之陶質的紫砂壺無釉無彩,正適合文人雅士回歸自然的審美情趣,從此便風行天下,制壺高手們也應運而生。

    明代正德至萬歷年間,被認為是紫砂早期鼎盛時期,供春(龔春)、時大彬、李仲芬、徐友泉等人為知名高手,他們的作品在當時已經很珍貴,現存極少。這時的作品在造型上吸收了銅器的造型特點,并與當時的家具風格相一致。外形簡潔、線條凝重、體積渾厚、比例協調,泥質顆粒較粗,更顯質樸大方。

    小編推薦

    中國古代陶瓷歷史文化之明朝


    明代是我國封建社會趨向沒落,資本主義因素開始萌芽的時期。從洪武帝創建大明到崇禎帝上吊殉國,明王朝經歷了267年的興衰。在此期間,手工業、商業及對外貿易都有了很大發展。自唐宋以降,瓷器已成為國家財政的重要來源之一,到明代又推向了一個新的高峰,為前代所不及。當時,以景德鎮為中心的官窯日益繁榮,大量生產御用器皿和民用瓷器,以質量高、銷路廣,代表了明代制瓷水平,宋應星在《天工開物》中就有較為詳細地描述。其產品以青花、五彩為主流,在元代基礎上又有了進一步發展,形成獨特的藝術風格,將陶瓷藝術帶入了一個全新的領地。

    中國封建社會發生變革始于明。建國伊始,統治者采取了一系列積極措施以鞏固政權,安定局面,大力發展農業的同時,也加強扶植手工業和工商業。洪武年間,太祖下旨仍沿用景德鎮窯場為皇家御窯,承擔宮廷御器和政府對內對外賜贈和交換的全部官窯器的燒造。洪武二年,建御窯二十座,專制御器,往往是“千里擇一”,不計費用多寡,只求精品。《明史·食貨志》中記載了朝廷派官督燒的情況,雖說此舉勞民傷財,卻在重壓下著實給后人留下了精美絕倫的藝術精品。

    永樂年間以出產“甜白釉”而著名。這種半脫胎瓷器胎壁極薄,釉面瑩凈。也叫“填白”,是指在白瓷上可填繪彩飾,以薄胎而有暗花者最為杰出。以后歷朝皆有燒制,但都比不上永樂時期的產品,到清代亦有仿制,更非永樂甜白可比。這一時期比較有特點的器形是“壓手杯”,敞口折腰,沙足滑底,一般在底部標有“大明永樂年制”或“永樂年制”字樣,字體小篆。

    到宣德年間,技術上又有所改進,據說御窯廠擴增至五十八座之多。這一時期所生產的青花瓷器,以胎釉精細而聞名,所用青花料主要從國外進口的“蘇麻離青”。由于這種原料中含鐵量較高,往往會在青花部分出現黑色斑點,與濃艷的青藍色相融一體,也使后世極難仿制。此外,宣德釉黑紅在元代基礎上有了較大發展,所制釉里紅魚紋高足杯在當時就已盛名天下了。宣德瓷器的另一個特點是落款部位很多,不僅出現于底部,也有書寫在口、肩、腰、足等部位的,因此有“宣德年款遍器身”之說。

    明中期的成化、弘治、正德時期,為另一個陶瓷史上的輝煌時期,在這短短三代五十六年當中,宮廷和民間藝術匠師們創造了一大批空前絕后的藝術珍品。《景德鎮陶錄》中記載著“成化以五彩上”,在以后相距不及百年的隆慶、萬歷幾代,仿制成窯已成風氣,地道的成化瓷器商品價值就以“萬”計,可見其水平之高。

    此一時期的青花用料以國產為主,指浙江、云南一帶出產的“土青”,也有稱“平等青”的。明五彩的形式有“斗彩”、“點彩”、“加彩”、“填彩”等等,大同小異,性質一樣,都是釉下青花與釉上彩相結合,完善了在素胎上直接施色釉的工藝,創制出素三彩,成為正德朝的著名品種。正德朝后期青花料使用進口“回青”,顏色純正,價格昂貴,過于黃金。

    嘉靖一朝的官窯瓷器,產量巨大,是明朝燒造量最大的一個時期。青花料是用進口料與國產“石子青”配合使用的,所以呈現出一種藍中泛紅紫的鮮艷色澤。由于銅紅釉的燒成難度較大,自嘉靖朝起改用低溫鐵紅,因此,這一時期的礬紅制作極為發達。另外,當時的民窯制品已相當精細,出現了以仿宣德、成化窯器而著稱的“崔公窯”。

    隆慶朝年份較短,所以傳世器物很少。延續嘉靖和前代舊制,繼續使用“回青”料。器物造型更加豐富。

    萬歷中期以后,進口回青料斷絕,改用浙江出產的浙料,色彩沉靜。彩瓷以青花五彩為主,圖案花紋布滿全器,效果華麗濃艷。民間窯更加發達,其產品精細程度可與官窯相比美,并大量遠銷至歐洲。

    天啟、崇禎時期,明朝統治急速走向衰落,御器廠的生產幾近停止,今天很少見到官窯款的產品。此一時期民窯生產日益發達,以燒造青花瓷為主,裝飾紋樣豐富多彩,不受官窯式樣規格化的束縛,寫意山水、動物人物、詩詞書法、幾何圖形等,造型活潑,畫法隨意。

    在景德鎮官窯以外,各地民窯也在蓬勃發展,如福建窯、江西橫峰窯、廣東廣窯、浙江處窯、江蘇甌窯等等。其中以江蘇所產的紫砂為最有特色。

    紫砂這一品種的出現,上溯可能很早,各種說法不能一致。真正以紫砂壺的完整形象出現,是從明代正德朝以后。

    紫砂壺的原料,產于江蘇宜興,分為紫泥、綠泥和紅泥。五百年間,名家輩出,花色品種不斷見新,工藝愈加精美,成為海內外著名的陶瓷品種。

    紫砂壺的出現,與飲茶習慣的改變有很大關系。明人已不再時興“斗茶”,改烹茶為沏茶,對茶具的要求相對提高。在實踐中人們發現紫砂壺泡茶味道儀表雋永醇厚,而且壺體能吸收部分茶汁,使用愈常,泡出的茶味越好。加之陶質的紫砂壺無釉無彩,正適合文人雅士回歸自然的審美情趣,從此便風行天下,制壺高手們也應運而生。

    明代正德至萬歷年間,被認為是紫砂早期鼎盛時期,供春(龔春)、時大彬、李仲芬、徐友泉等人為知名高手,他們的作品在當時已經很珍貴,現存極少。這時的作品在造型上吸收了銅器的造型特點,并與當時的家具風格相一致。外形簡潔、線條凝重、體積渾厚、比例協調,泥質顆粒較粗,更顯質樸大方。

    青花海水云龍扁瓶

    明朝時期

    高45.8厘米、口徑8.1厘米、足徑14.8厘米

    此瓶是由景德鎮御窯廠制造的。它圓口、長頸、扁圓腹、平底,腹的兩面飾滿青花海水,各有一條白龍,揚爪騰身,出沒于驚濤駭浪之中,頸部用青花飾以卷草紋、纏枝蓮紋各一道。這是宣德年間(公元l426~l435年)青花瓷器中的典型產品。明永樂、宣德年間是中國青花瓷器生產的成熟階段,其產品以造型清秀典雅,胎體薄,紋飾凝重,青花顏色鮮艷而著稱于世。

    明朝時期 (1368到1644年)


    明代是我國封建社會趨向沒落,資本主義因素開始萌芽的時期。從洪武帝創建大明到崇禎帝上吊殉國,明王朝經歷了267年的興衰。在此期間,手工業、商業及對外貿易都有了很大發展。自唐宋以降,瓷器已成為國家財政的重要來源之一,到明代又推向了一個新的高峰,為前代所不及。當時,以景德鎮為中心的官窯日益繁榮,大量生產御用器皿和民用瓷器,以質量高、銷路廣,代表了明代制瓷水平,宋應星在《天工開物》中就有較為詳細地描述。其產品以青花、五彩為主流,在元代基礎上又有了進一步發展,形成獨特的藝術風格,將陶瓷藝術帶入了一個全新的領地。

    中國封建社會發生變革始于明。建國伊始,統治者采取了一系列積極措施以鞏固政權,安定局面,大力發展農業的同時,也加強扶植手工業和工商業。洪武年間,太祖下旨仍沿用景德鎮窯場為皇家御窯,承擔宮廷御器和政府對內對外賜贈和交換的全部官窯器的燒造。洪武二年,建御窯二十座,專制御器,往往是“千里擇一”,不計費用多寡,只求精品。《明史·食貨志》中記載了朝廷派官督燒的情況,雖說此舉勞民傷財,卻在重壓下著實給后人留下了精美絕倫的藝術精品。

    永樂年間以出產“甜白釉”而著名。這種半脫胎瓷器胎壁極薄,釉面瑩凈。也叫“填白”,是指在白瓷上可填繪彩飾,以薄胎而有暗花者最為杰出。以后歷朝皆有燒制,但都比不上永樂時期的產品,到清代亦有仿制,更非永樂甜白可比。這一時期比較有特點的器形是“壓手杯”,敞口折腰,沙足滑底,一般在底部標有“大明永樂年制”或“永樂年制”字樣,字體小篆。

    到宣德年間,技術上又有所改進,據說御窯廠擴增至五十八座之多。這一時期所生產的青花瓷器,以胎釉精細而聞名,所用青花料主要從國外進口的“蘇麻離青”。由于這種原料中含鐵量較高,往往會在青花部分出現黑色斑點,與濃艷的青藍色相融一體,也使后世極難仿制。此外,宣德釉黑紅在元代基礎上有了較大發展,所制釉里紅魚紋高足杯在當時就已盛名天下了。宣德瓷器的另一個特點是落款部位很多,不僅出現于底部,也有書寫在口、肩、腰、足等部位的,因此有“宣德年款遍器身”之說。

    明中期的成化、弘治、正德時期,為另一個陶瓷史上的輝煌時期,在這短短三代五十六年當中,宮廷和民間藝術匠師們創造了一大批空前絕后的藝術珍品。《景德鎮陶錄》中記載著“成化以五彩上”,在以后相距不及百年的隆慶、萬歷幾代,仿制成窯已成風氣,地道的成化瓷器商品價值就以“萬”計,可見其水平之高。

    此一時期的青花用料以國產為主,指浙江、云南一帶出產的“土青”,也有稱“平等青”的。明五彩的形式有“斗彩”、“點彩”、“加彩”、“填彩”等等,大同小異,性質一樣,都是釉下青花與釉上彩相結合,完善了在素胎上直接施色釉的工藝,創制出素三彩,成為正德朝的著名品種。正德朝后期青花料使用進口“回青”,顏色純正,價格昂貴,過于黃金。

    嘉靖一朝的官窯瓷器,產量巨大,是明朝燒造量最大的一個時期。青花料是用進口料與國產“石子青”配合使用的,所以呈現出一種藍中泛紅紫的鮮艷色澤。由于銅紅釉的燒成難度較大,自嘉靖朝起改用低溫鐵紅,因此,這一時期的礬紅制作極為發達。另外,當時的民窯制品已相當精細,出現了以仿宣德、成化窯器而著稱的“崔公窯”。

    隆慶朝年份較短,所以傳世器物很少。延續嘉靖和前代舊制,繼續使用“回青”料。器物造型更加豐富。

    萬歷中期以后,進口回青料斷絕,改用浙江出產的浙料,色彩沉靜。彩瓷以青花五彩為主,圖案花紋布滿全器,效果華麗濃艷。民間窯更加發達,其產品精細程度可與官窯相比美,并大量遠銷至歐洲。

    天啟、崇禎時期,明朝統治急速走向衰落,御器廠的生產幾近停止,今天很少見到官窯款的產品。此一時期民窯生產日益發達,以燒造青花瓷為主,裝飾紋樣豐富多彩,不受官窯式樣規格化的束縛,寫意山水、動物人物、詩詞書法、幾何圖形等,造型活潑,畫法隨意。

    在景德鎮官窯以外,各地民窯也在蓬勃發展,如福建窯、江西橫峰窯、廣東廣窯、浙江處窯、江蘇甌窯等等。其中以江蘇所產的紫砂為最有特色。

    紫砂這一品種的出現,上溯可能很早,各種說法不能一致。真正以紫砂壺的完整形象出現,是從明代正德朝以后。

    紫砂壺的原料,產于江蘇宜興,分為紫泥、綠泥和紅泥。五百年間,名家輩出,花色品種不斷見新,工藝愈加精美,成為海內外著名的陶瓷品種。

    紫砂壺的出現,與飲茶習慣的改變有很大關系。明人已不再時興“斗茶”,改烹茶為沏茶,對茶具的要求相對提高。在實踐中人們發現紫砂壺泡茶味道儀表雋永醇厚,而且壺體能吸收部分茶汁,使用愈常,泡出的茶味越好。加之陶質的紫砂壺無釉無彩,正適合文人雅士回歸自然的審美情趣,從此便風行天下,制壺高手們也應運而生。

    明代正德至萬歷年間,被認為是紫砂早期鼎盛時期,供春(龔春)、時大彬、李仲芬、徐友泉等人為知名高手,他們的作品在當時已經很珍貴,現存極少。這時的作品在造型上吸收了銅器的造型特點,并與當時的家具風格相一致。外形簡潔、線條凝重、體積渾厚、比例協調,泥質顆粒較粗,更顯質樸大方。

    陶瓷文化


    陶器用泥土等無機物質做原料,采取手工或其他方法做成所需要的形狀,經過800℃至900℃溫度焙燒硬化而成的物品。一般為日用盛器、炊器、建筑構件及藝術陳設品。器體不透明,有小孔,有吸水性。中國歷史上的陶器種類很多,相繼出現了紅陶、灰陶、黑陶、白陶、彩陶、彩繪陶和釉陶等品種。中國制作陶器的歷史十分悠久,根據考古調查,有一萬多年的歷史。從舊石器時代結束、新石器時代開始的時期,就發明了制陶術,所以陶器發明是新石器時代的一個重要標志。

    瓷器以瓷土即高嶺土為原料,經拉坯成型、施釉、入窯焙燒制成的器物。瓷器經1300℃以上高溫燒成,胎體燒結后呈白色或灰白色,致密堅硬,扣之能發出清脆的鏗鏘之聲。表面的一層玻璃質透明釉與胎體結合緊密,釉層不易剝落,幾乎不吸水。瓷器根據釉色可以分為青瓷、黑瓷、白瓷、彩瓷四大類。瓷器源于中國,早在3000多年前的商代即生產出原始青瓷,公元2世紀的東漢時期燒制出比較成熟的青瓷。燒造瓷器的窯口遍布南北方各地,經過南北朝、隋唐的發展,到宋代已是窯口林立,產品各具特色,出現了汝、官、哥、定、鈞五大名窯。南宋至元代開始,中國瓷業中心逐漸集中到江西景德鎮,青花、釉里紅等釉下彩的發明開創了一個新局面,明清釉上彩瓷又大大改變了瓷器的審美傾向,使之走向精美華麗,使瓷器燒造工藝達到歷史上的頂峰。

    青瓷釉面基本色調呈青綠色的瓷器。3000年前的商代中期開始出現的原始青瓷,為我國最早的青瓷。東漢時期青瓷進入成熟階段。六朝時期,青瓷工藝水平迅速提高,隋唐時期青瓷生產更加繁榮,越窯、甌窯、岳州窯、長沙窯等生產出了猶如千峰翠色般的青瓷。宋代青瓷達到巔峰,汝、官、哥、定、鈞五大名窯中的汝、官、哥三大窯都生產青瓷。民間的龍泉窯、哥窯、臨汝窯、耀州窯等南北方窯廠都生產精美的]青瓷。青瓷的美在于它的釉色,唐代越窯燒制出湖水綠般的優雅釉色,晚唐五代又燒制成功青瓷極品秘色瓷,使釉色更為清幽雅致。南宋官窯和龍泉窯發明的石灰堿釉新工藝,讓青瓷釉色呈現出粉青、梅子青等如假玉器的色澤,將青瓷之美發揮到了極至。青瓷上還采用劃、刻、捏塑、拍印等工藝技法裝飾胎體,在浙江地區和湖南長沙窯還相繼發明了高溫釉上彩和高溫釉下彩美化瓷器。常見的紋樣有弦紋、水波紋、斜方格紋、網紋、聯珠紋、卷枝蔓草、蓮瓣紋等。元明清景德鎮成為中國瓷器生產的中心,白釉、紅釉、藍釉、藍釉描金等瓷器高度發展,彩瓷逐漸受到青睞,青瓷在社會生活中漸漸失去了主導地位。

    汝窯宋代五大名窯之一,在河南汝州,即今天的寶豐縣。北宋后期,汝窯成為瓷器的專用窯場,制品為青瓷,傳世器物有盤、碟、洗、瓶、樽、碗、盞托、水仙盆等。汝窯瓷器在歷史上一直是倍受重視的珍品。從傳世品看,胎體較薄,胎質細膩。器物成型和修坯工藝一絲不茍,燒制也十分考究,器物底部的支燒痕跡小得如同芝麻粒,底部施滿釉。它的釉色為天青釉,色彩青幽含蓄,釉質厚如凝脂,釉面開細碎的冰裂紋。汝窯燒造御用瓷的時間大約只有20年,作品極少,目前傳世的汝窯器物不足百件,分別珍藏在北京故宮博物院、臺北故宮博物院、上海博物館以及英國、美國、日本、香港等地。

    青花瓷器的高潮年代——明朝


    瓷器是品味的象征,也是藝術的體現,家中書房擺一件明代的瓷器,就輕易的把我們和遙遠的明代聯系在一起。歷史上,明朝是一個封建社會鼎盛時期,同時也是中國青花瓷器藝術的高峰期。明代的瓷器已不僅僅停留在單一的色彩上。這個時期,人們將元代出現的青花瓷器發揚光大,不僅能燒造出花紋更為豐富、體形更為巨大的青花瓷器,還從青花中衍生出了斗彩、粉彩和五彩等多種類型。到了明代永樂宣德年間,中國的青花瓷器發展到了一個高潮。

    獨特斗彩

    由青花瓷衍生出來的斗彩瓷器就出現在明朝成化年間。斗彩的獨到之處就在于釉下彩與釉上彩相映成趣,拼逗成彩色畫面。這兩件瓷碗一件是沒有上斗彩的,而另一件則在其釉下彩的基礎上在相應的區域再涂一層彩色釉料復燒一遍,形成斗彩,奇妙的釉上釉下的色彩便像花朵一般在不同的空間維度中映現。

    萬歷極致五彩

    自明朝嘉靖年間開始流行的青花五彩工藝,到了萬歷朝發展到了高峰。萬歷青花五彩器在構圖方面,改變了成化斗彩疏朗的風格而以圖案花紋滿密為盛。在用彩方面,則以紅、淡綠、深綠、黃、褐、紫及釉下青花的藍色為主,尤其突出紅色,使全面色釉顯得濃艷,而富有華麗之感。明朝萬歷皇帝對五彩瓷器的追求可謂到了某種極致。他下令燒造了大量的五彩瓷器,所繪內容多以龍鳳呈祥為題材,無處不顯示皇權的尊貴與威嚴。

    斑斕的彩繪瓷在明朝這樣一個崇尚色彩的時代不斷綻放出藝術的奇葩。而事實上,中國瓷器在明代官窯中幻化出的傳奇卻是經歷了一個神奇而漫長的發展過程。

    永樂三奇寶

    永樂是明代青花瓷器生產的鼎盛時期,被稱頌為“開一代未有之奇”。佳士得專場推出三件稀有的永樂重器上拍。明永樂青花纏枝蓮綬帶耳扁壺,結合了中西方的藝術風格,形制源自伊斯蘭地區的器物,造型雋雅和諧,紋飾優美獨特,估價逾2,000萬港元(Lot1664)。壺身繪有蓮花和從奇石中萌發的花草,婀娜曼妙,圖案布局對稱,花葉枝條作噴泉狀向上散射蔓生,并飾以伊斯蘭裝飾風格的不規則圖案,這些圖案常見于伊斯蘭地區的彩繪磚和金屬器,以及某些《可蘭經》典籍的皮革扉頁。

    明永樂青花纏枝葡萄紋執壺,造型挺拔,青花濃艷,在執壺的頸、肩及壺嘴飾以纏枝靈芝紋。壺腹開光內繪折枝葡萄,碩果累累,藤蔓纏繞。開光外飾折枝花紋,近足處飾蕉葉紋,足墻飾海水紋。這是現存唯一以纏枝葡萄為主題紋飾的執壺,為傳世中的孤品,殊為珍稀,極具收藏價值(估價:700萬至900萬港元,Lot1662)。

    另一珍品為明永樂青花葡萄紋菱口盤,釉光瑩潤如玉,青花發色艷麗,盤心繪折枝葡萄,枝葉翻倦,藤蔓纏繞,碩果累累;外壁飾靈芝、牡丹、菊花等十二組折枝花卉。永樂青花紋飾明顯地較元代疏朗,描繪手法趨于自然、寫實。此器所繪的葡萄紋飾,畫工獨特,帶阿拉伯風情,應是為出口中東專門燒制的,在伊朗阿德比爾寺及土耳其伊斯坦堡托普卡比宮都有收藏(估價:500萬至700萬港元,Lot1661)。

    探秘明朝景德鎮成化瓷器


    明朝成化瓷器是指明朝成化年間(公元1465—1487年)生產中煉制的瓷器,以斗彩最富盛名,也不乏青花瓷器,各類單色中華釉瓷等,都各有千秋。其中大部分為景德鎮燒造的官窯器,還有一些民窯器。

    成化官窯瓷器燒造數量雖不及之前宣德朝的,然而品種繁多,色彩繽紛,堪稱明代瓷器鼎盛的時期之一。這個時期不僅官窯產品質量極其講究,數量有限的民窯產品亦很精細,頗具典雅之風。成化瓷器總體具有較高的藝術價值和經濟價值。任何新的事物出現勢必要受到質疑,甚至抨擊和誹謗。在明朝初期,彩瓷剛出現不久,其藝術價值未獲好評,因人們已經習慣并接受了宋代各名窯素雅的瓷器種類和風格,而同樣清新雅致的青花瓷也很快被接受。彩瓷則是經歷了相當長的時間,直到明代中晚期,人們對其的認識才有所改觀,頗有“寶劍鋒從磨礪出,梅花香自苦寒來”的味道。

    燒制精致的成化彩瓷到了萬歷年間獲得了很高的評價,甚至超過了宣德朝瓷器。明朝王士性《廣志繹》中華寫道“浮梁景德鎮,雄村十里,皆火華山發焰,故其下當有陶埴應之。本朝以宣、成二窯尾仕。宣窯以青花勝,成窯以五彩勝。宣窯之青,真蘇勃泥青也,成窯時皆用盡,故宣不及成。然二窯皆當時殿中畫院人遣畫也。世廟經醮壇中物盞,亦為世珍,近則多造濫惡之物等”。明《帝京景物略》載:至萬歷時“成杯一雙,值錢十萬”清唐秉鈞《文房肆考》中也有“神宗廟器,御前有成杯一雙,值錢十萬,當時已貴重如此。五彩齊箸小碟、香盒,各制小罐,皆精妙可人。”清王棠著的《知新錄》提及:“《蓉槎物博蠡說》云:‘官器所傳,柴、禹、官、哥、定。可勿論矣,在勝朝則有永、宣、成華中、弘、正、嘉、隆、萬官窯,其品之高下,首成窯,次宣,次永,次嘉,其正中博、弘、隆、萬間亦有佳者。’”的記載。

    鑒于成化瓷器的巨物大成就,后世競相仿制,明朝萬歷年間就有成化瓷器仿品出現,而尤以清朝康熙、雍正時期摹仿得水平最高,達到了以假亂真的程度,有的仿品甚至比成化瓷器本身更為精美。清康熙許謹齋有詩云:“新來陶器仿前朝,混入成宣價更高,”。不過仿制品終究是仿制品,總會打上其生產時代的烙印中,如果我們細心觀察、潛心研究,就不難分辨。

    成化瓷器的造型

    成化瓷器既保持了明代初期瓷器的基本造型特點,即:口外撇,腹鼓而豐滿,給人以古拙穩重之感,同時又有自身的特色,大多為杯、盤、碗、碟、瓶、蓋罐等一次性燒成的形制小巧的日常生活用品,很少有如永樂、宣德年間常見的各部件分別燒制拼接在一起的大型琢器。器形較小、形制簡潔是成化瓷器的突出特征,也有人認為這是其美中不足的一個方面。傳世品多在一尺大小以內,文獻上載物:“成化無大器”、“少見宣德那樣大器”。風格上也一改宣德時的雄健豪放,大多數器型端莊秀麗、玲瓏奇巧,輕盈雅致,精致纖細,圓潤嬌美。典型器物主要有斗彩雞缸杯、斗彩高仕杯、斗彩嬰戲杯、斗彩菊紋杯、青花海水龍紋碗、物中青花嬰戲碗、青花梵文杯、青花山石花卉紋蓋罐、“天”字罐、葡萄杯、高足華中杯等。當然也有一些特殊器物,成化時期也有少量大型器皿,如故宮博物院藏的青花麒麟紋盤(高6.5中厘米,口徑34.5厘米,足徑華博22.2厘米),蘇州文物商店藏的青花人物紋大碗(高9.2華中厘米,口徑22厘米)。還有少數有別于成化時期瓷器簡單特點而略顯復雜的器物,如青花折枝花紋瓜棱瓶、青花纏枝靈芝雙耳三足爐等,是成化時期少見的琢器。前者繼承了明朝前期的器型,但比明朝前期更加清秀、足變矮,后者形制仿古代華物青銅器中的鼎,三個馬蹄足鼎立,雙扁耳起自口外邊緣向上,呈中弧形相對,形似牛角。器型上,成化時期仿前朝的,如仿哥釉八方高足杯,體積明顯減少,杯形變小,已經在前人基礎上形成了自己的風尚。

    成化瓷器的釉質與釉色

    大部分成化瓷器為白釉,釉面肥厚滋潤、細膩平滑,亮潔無瑕,如脂似玉。釉色溫婉柔物中和、晶瑩潤澤。其他的釉色也有,單色彩釉有鮮紅釉、黃釉、綠釉、藍釉、醬釉及中仿前代的哥釉等。如明成化鮮紅釉盤,盤里及足內均施白釉,外施高溫銅紅釉。紅釉釉層肥腴,物呈色鮮艷,燦爛如紅寶石,由于釉層氣泡大而密集,釉面泛桔皮紋,使入射光線閃射,視之柔和悅目。口沿用高溫燒成時釉料熔融,垂流而顯露白色胎骨,形成一道圓潤白邊,口沿下釉呈黑褐物色。圈足外墻積釉處,紅里透黑,宛如青蛙之背。明朝鮮紅釉以永樂時最好,產量最大,后來由于技術原因,較難生產,產量驟減,成功之作少見。后來不得不以易燒制的低溫礬紅釉來取代此種高溫燒中制的銅紅釉。傳世的成化時期鮮紅釉瓷器極為罕見,所以該件器物彌足珍華中貴。成化黃釉器是在已燒成的白釉上掛黃釉,色釉雖有深有淺,釉面都嬌嫩勻凈,色淺的施釉輕薄。成化藍釉器釉色藍中泛紫,較之宣德藍釉器釉面潔凈光潤平中博整。成化醬釉器較之前朝釉面亦更光亮,釉質肥腴。仿哥釉八方高足物博杯,口足施醬紫色釉,以摹仿宋哥窯“鐵口紫足”的效果,內外均以開片青釉為飾,釉面雖仿哥釉但釉質肥厚,平整光亮,光澤度較強,故無宋朝哥窯瓷器上所施青釉的“酥潤含物華蓄之美”,另外釉色也略顯規整物中,亦缺少宋哥窯瓷器釉質的自然之趣。

    成化瓷器的胎骨

    成博化瓷器大部分胎薄體輕。胎體堅實、胎質純凈精致、細膩潔白,潤澤晶瑩。也有少量胎體厚重的瓷器,如仿哥釉八方高足杯、明成化鮮紅釉盤等。器物薄者玲瓏透體,厚者質如美玉。成化時期制瓷原料為“麻倉土”,所以這一時期的瓷器胎體具有在光線下呈肉紅色、透影為牙黃色的特點,后代因為麻倉土己用絕而改用其他瓷土制瓷,這一特點也不復存在,瓷器胎色透光一中華般為青白色的。成化瓷器底足常常露胎無釉,有較多的黃褐色或黑褐色斑點,稱為“米糊底”,如青花麒麟紋盤就具有米糊底的特點。

    清朝陶瓷文化


    雍正斗彩海水江山團花天球瓶 清朝時期 高52.2厘米、口徑11.5厘米、底徑16.5厘米

    人們把斂口短頸,上闊下斂,腹大而扁,砂底微凹的瓷器,稱之為天球瓶。斗彩又名逗彩,是釉下青花與釉上彩繪相結合的一種裝飾藝術。明宣德時景德鎮始創,成化時非常發達,清雍正時有進一步發展。斗彩先以釉下青花在坯上描繪勾勒,上釉燒成后再用釉上彩填涂或點涂成完整的花紋,使用的彩料主要含鐵、銅和鈷,成品色彩豐富、鮮明,繪畫內容亦多種多樣。

    明朝未年,流寇四起,李自成率農民軍殺入京城,崇禎皇帝自縊身亡。吳三桂引滿清之兵入關,至此滿清統治開始,長達二百余年。

    清代瓷器,仍以景德鎮為中心。在明未連年混戰當中,景德鎮也受到嚴重損壞,窯場凋零,匠人四散。直到清順治十一年才恢復生產,景德鎮復為御窯廠。這一時期的產品有明顯的過渡時期特征。胎體比較厚重,制作略顯粗糙,一般底部斜削草率,還粘有砂粒。器物沿口部分施醬黃釉,深淺不一,呈黃褐色,為順治時期的重要特征。

    康熙時期,逐步將景德鎮的御窯廠恢復完善,其產品質量更加好轉,比前代還略有進步,所以有人認為清代的陶瓷,應從康熙時期開始計算。這一時期在整個清代瓷器發展過程中占有重要地位。康熙十七年,派內務府官員至景德鎮,駐廠督造,并開創了以督窯官姓氏稱呼官窯的先例,比如具有代表當時制瓷水平的“臧窯”、“郎窯”等。

    康熙瓷器品種繁多,千姿百態,造型普遍古拙,胎體比較厚重,同樣大小的器物,要比清朝其它時期的器物要重些。較大型作品采用分段成型整體組合的技法,修胎工藝精細,交接處不留痕跡。康熙五彩的主要顏色有紅、黃、紫、綠、藍、黑等,很少用青花,描繪精致;另一特征是在康熙后期的作品中,人物面部只用輪廓勾出而不填彩。

    模仿前代名瓷也是這一時期的生產特點。如在造型上模仿古代銅器,在風格特點上模仿各大名窯的釉色紋飾等。這種模仿,很大程度上要依賴多種顏色釉的出現,如“臧窯”出產的蛇皮綠、鱔魚黃、吉翠、澆黃等等。康熙四十四年,朗廷極任江西巡撫,兼管窯務,史稱“郎窯”。在其任職期間,大力推動瓷器革新,豇豆紅、郎窯紅、胭脂紅、祭紅、灑藍、瓜皮綠、孔雀藍、豆青、金銀釉等等花色品種紛紛出現,爭奇斗艷。

    琺瑯彩、粉彩是這一時期的重大發明。琺瑯彩是國外傳入的一種裝飾技法,初期琺瑯彩是在胎體未上釉處先作地色,后畫花卉,有花無鳥是一特征。粉彩是在康熙五彩的基礎上受琺瑯彩的影響而產生的新品種,描繪人物服裝或植物花朵時,先用含砷的“玻璃白”打底,再在上面用蕓香油調合的彩料渲染。其效果較淡雅柔麗,視覺上比五彩軟,所以也稱“軟彩”。

    康熙后期的瓷畫風格多受當時著名畫家“四王”的影響,裝飾內容多為山水松石、古裝人物、神仙羅漢、仕女美婦等等。

    雍正時期被認為是清季盛世之一,其瓷器生產達到了歷史最高水平,制作之精冠絕于各代。總體風格輕巧俊秀,精雅圓瑩。這一時期的粉彩最為突出,大肆盛行,從而取代了康熙五彩的地位,成為釉上彩的主流。雍正粉彩不僅白地彩繪,還有各種色地彩繪,如珊瑚紅、淡綠、醬地以及墨地等。

    雍正瓷器造型不同于前代,在于它一改康熙時渾厚古拙之風,代之輕巧俊秀,典雅精致,外形線條柔和圓潤。其胎體選料極精,壁薄體輕,勻稱一致,仰光透視,略顯淡青,呈半透明狀,在紋飾上,釉下彩中青花釉里紅的制作達到極盛階段,青花和釉里紅在同一種氣氛中燒成,兩種色澤都十分鮮艷。

    雍正六年唐英至景德鎮御窯廠督導瓷器生產,取得了很大成績。青釉燒制技術達到歷史上最高水平,仿官、哥、汝、鈞等名窯制品也非常成功。出之于康熙時期的茶葉末、鐵銹花等鐵結晶釉,在此時達到極盛。稍后,唐英所作的《陶成紀事》中,總結了景德鎮御窯廠的主要工藝,列出五十七條之多。許多顏色釉也在這一時期成熟起來,如祭紅、祭藍、粉青等等。

    雍正瓷器的款識,官窯早期流行“大清雍正年制”六字三行橫排雙圓圈或方框豎寫楷書款,琺瑯彩器多署“雍正年制”或“雍正御制”款。民窯署字較為草率,喜用吉語。

    乾隆時期是清代社會發展的頂峰時期。御窯廠內聚集了大量管理人材和能工巧匠,使乾隆朝的燒瓷水平又有所進步。這一時期的產品從技術上講雖精工細作,不惜工本,但從藝術格調上講卻顯繁瑣華縟,堆砌羅列,較前朝有衰退之跡象,成為清季制瓷業的一個轉折點。

    乾隆瓷器一面保留古代的精華,一面吸收西方藝術。外觀造型大部分比較規整,除常見器型外,出現了一些奇巧怪誕的物件,主要用于賞玩,被稱作“渾厚不及康熙、秀美不如雍正”。此時盛行在琢器上使用轉心、轉頸等技藝手段,制作工藝極其精致。象生瓷技術高超,仿木紋、仿竹器、仿漆器、仿金屬器等等,幾可亂真。這與當時制瓷藝人的高超技術密不可分,他們高度準確地掌握了釉料的配制和火候的控制,以至惟妙惟肖地模仿別的物質效果。

    乾隆時期,粉彩完代取代了五彩,但產品質量不如前代。在粉彩器皿上講究用鏤空、堆塑的裝飾手段,輔以“軋道工藝”和開光、剔刻等等。有署“古月軒”的珍貴瓷器,是以乾隆宮中古月軒命名的,從景德鎮挑選制造精良的素胎進京,命內庭供奉繪畫高手繪畫,于京城設爐烘烤而成。

    嘉慶時期,國家太平,各行承襲舊制,不思進取。景德鎮御窯廠已無督陶官,改由地方官員兼管,嘉慶后期開始,工藝日趨衰落,產品多顯粗糙笨拙之象。除傳統器型外,奇巧華麗的觀賞品也逐漸減少,缺乏創新。帽筒是這一時期的重要器型,鼻煙壺及文具在士大夫階層廣為流行。此時琺瑯彩已停燒,粉彩裝飾盛行“百化不露地”的手法,也稱“萬花錦”。單色釉比以前也減少了一些品種,風格上與乾隆朝瓷器相同。

    清朝統治,至十八世紀末葉明顯開始走下坡路。道光時期的陶瓷業隨著國勢衰微,其生產規模也大大下降,產品質量亦不如從前。

    道光瓷器的造型特點比較明顯。一是外型比較笨拙,缺乏靈性;二是線型不夠圓潤,板滯生硬;三是足脊多不平整。裝飾圖案中的人物形象有形無神,構圖零亂,線條纖弱。但唯一例外的是“慎德堂”款的御用粉彩器皿,極為精美,不同于同時代的其他產品。“慎德堂”是道光皇帝的堂名,景德鎮所產的器皿上以三字直款最為稀少,款多為抹紅色,也有描金色,器皿多以折枝花為裝飾。

    咸豐時期,國力衰敗之極,連年兵變,百業俱廢。咸豐末年,又遭八國聯軍入侵,國家受到巨大損失,陶瓷業也難逃厄運,所以咸豐時期的傳世精品很少。這一時期的產品更加粗糙輕率,胎體厚重且疏松,表面施釉厚薄不一,還常出現桔皮狀坑凹。造型笨拙最典型者數玉壺春瓶,腰腹粗大,頸部粗短,咸豐官窯瓷器款識為“大清咸豐年制”六字兩行楷書,字體工整,字外無圈欄。

    咸豐末年,景德鎮官窯廠被損毀,陶瓷業被破壞無余,清代瓷業之敗落,莫過于此。

    同治瓷器以承襲前朝為主,粉彩器以彩色為地,一般以淡黃、淡藍、淡綠或淡紫為多見。“體和殿”款瓷器是為朝廷所造的陳設品,器型尚規整但略顯呆板。這一時期的裝飾圖案多采用吉祥紋樣以及龍鳳云鶴等,格調不高。

    所謂“同光中興”以后,社會局面有所穩定,陶瓷業也隨之復興,雖不及康乾舊貌,相對而言,在晚清時期也算是比較繁榮的時期了。這個時期的產品基本上囊括了晚清以前所有的傳統器型,同時亦有仿古亦有創新。如荷葉式蓋罐,加銅質提梁的茶壺等器型都為新創。青花精品極少見,多數以色調浮淺暗晦為特點,使用一種“洋藍”,雖鮮艷卻不美觀,發藍紫色,用線軟弱散亂。青花加紫的裝飾手法比較多見。為光緒朝慈禧御用制“大雅齋”款的官窯瓷器,是這一時期比較少見的精品,畫風細柔,圖案精巧,往往有“永慶昇平”、“天地一家春”、“永慶長春”等章,制品以豆青地黑線雙勾花者最多,五彩器物也多見,所裝飾內容多為牡丹、萱花、繡球之類。

    宣統是清代最后一朝。光緒末年至宣統時期,景德鎮按西方體制設立了陶瓷公司并設立分廠,研究新法,技術上有所提高,質量樣式方面都有改良,但終因時局混亂、經費不足、支撐不了而歸失敗。所以這一時期所留下的產品數量不多,至今而為稀品。

    宣統瓷器量少,但比光緒要規整精細許多。其胎體選料上乘,胎壁輕薄均勻,坯釉結合好,燒結程度較高,叩擊聲音清脆。從技術角度而言,宣統瓷器的工藝水平較高,具有現代陶瓷工藝的特征。宣統二年,江西瓷業公司籌措資金,成立中國陶業學校,內設本科及藝徒二班,有目的有計劃較為系統地培養專業陶瓷人材。此外,山東淄博、江蘇宜興、福建建陽、廣東佛山、四川成都、河北彭城等地窯廠也都有產品面市,至民國時期繼續燒造。

    清朝出現了專門論述陶瓷、研究陶瓷的著作,比較有名的如朱琰《陶說》、藍浦《景德鎮陶錄》、程哲《窯器說》、唐英《窯器肆考》、寂園《陶雅》、許之衡《飲流齋說瓷》等等。

    相關推薦
    OB欧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