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blockquote id="84qmu"></blockquote>
    <dd id="84qmu"></dd>
    <xmp id="84qmu"><xmp id="84qmu">
  • <blockquote id="84qmu"><samp id="84qmu"></samp></blockquote>
  • <input id="84qmu"><object id="84qmu"></object></input>
  • <samp id="84qmu"><object id="84qmu"></object></samp>
  • <blockquote id="84qmu"></blockquote>
    歡迎來到陶瓷信息網網站!
    網站首頁 設為首頁加入收藏
    陶瓷信息網 > 陶瓷文化 > 導航 >

    清朝陶瓷文化

    清朝陶瓷文化

    陶瓷文化 清朝瓷器鑒別 陶瓷藝術

    2020-07-29

    【www.xpj5501.com - 陶瓷文化】

    雍正斗彩海水江山團花天球瓶 清朝時期 高52.2厘米、口徑11.5厘米、底徑16.5厘米

    人們把斂口短頸,上闊下斂,腹大而扁,砂底微凹的瓷器,稱之為天球瓶。斗彩又名逗彩,是釉下青花與釉上彩繪相結合的一種裝飾藝術。明宣德時景德鎮始創,成化時非常發達,清雍正時有進一步發展。斗彩先以釉下青花在坯上描繪勾勒,上釉燒成后再用釉上彩填涂或點涂成完整的花紋,使用的彩料主要含鐵、銅和鈷,成品色彩豐富、鮮明,繪畫內容亦多種多樣。

    明朝未年,流寇四起,李自成率農民軍殺入京城,崇禎皇帝自縊身亡。吳三桂引滿清之兵入關,至此滿清統治開始,長達二百余年。

    清代瓷器,仍以景德鎮為中心。在明未連年混戰當中,景德鎮也受到嚴重損壞,窯場凋零,匠人四散。直到清順治十一年才恢復生產,景德鎮復為御窯廠。這一時期的產品有明顯的過渡時期特征。胎體比較厚重,制作略顯粗糙,一般底部斜削草率,還粘有砂粒。器物沿口部分施醬黃釉,深淺不一,呈黃褐色,為順治時期的重要特征。

    康熙時期,逐步將景德鎮的御窯廠恢復完善,其產品質量更加好轉,比前代還略有進步,所以有人認為清代的陶瓷,應從康熙時期開始計算。這一時期在整個清代瓷器發展過程中占有重要地位。康熙十七年,派內務府官員至景德鎮,駐廠督造,并開創了以督窯官姓氏稱呼官窯的先例,比如具有代表當時制瓷水平的“臧窯”、“郎窯”等。

    康熙瓷器品種繁多,千姿百態,造型普遍古拙,胎體比較厚重,同樣大小的器物,要比清朝其它時期的器物要重些。較大型作品采用分段成型整體組合的技法,修胎工藝精細,交接處不留痕跡。康熙五彩的主要顏色有紅、黃、紫、綠、藍、黑等,很少用青花,描繪精致;另一特征是在康熙后期的作品中,人物面部只用輪廓勾出而不填彩。

    模仿前代名瓷也是這一時期的生產特點。如在造型上模仿古代銅器,在風格特點上模仿各大名窯的釉色紋飾等。這種模仿,很大程度上要依賴多種顏色釉的出現,如“臧窯”出產的蛇皮綠、鱔魚黃、吉翠、澆黃等等。康熙四十四年,朗廷極任江西巡撫,兼管窯務,史稱“郎窯”。在其任職期間,大力推動瓷器革新,豇豆紅、郎窯紅、胭脂紅、祭紅、灑藍、瓜皮綠、孔雀藍、豆青、金銀釉等等花色品種紛紛出現,爭奇斗艷。

    琺瑯彩、粉彩是這一時期的重大發明。琺瑯彩是國外傳入的一種裝飾技法,初期琺瑯彩是在胎體未上釉處先作地色,后畫花卉,有花無鳥是一特征。粉彩是在康熙五彩的基礎上受琺瑯彩的影響而產生的新品種,描繪人物服裝或植物花朵時,先用含砷的“玻璃白”打底,再在上面用蕓香油調合的彩料渲染。其效果較淡雅柔麗,視覺上比五彩軟,所以也稱“軟彩”。

    康熙后期的瓷畫風格多受當時著名畫家“四王”的影響,裝飾內容多為山水松石、古裝人物、神仙羅漢、仕女美婦等等。

    雍正時期被認為是清季盛世之一,其瓷器生產達到了歷史最高水平,制作之精冠絕于各代。總體風格輕巧俊秀,精雅圓瑩。這一時期的粉彩最為突出,大肆盛行,從而取代了康熙五彩的地位,成為釉上彩的主流。雍正粉彩不僅白地彩繪,還有各種色地彩繪,如珊瑚紅、淡綠、醬地以及墨地等。

    雍正瓷器造型不同于前代,在于它一改康熙時渾厚古拙之風,代之輕巧俊秀,典雅精致,外形線條柔和圓潤。其胎體選料極精,壁薄體輕,勻稱一致,仰光透視,略顯淡青,呈半透明狀,在紋飾上,釉下彩中青花釉里紅的制作達到極盛階段,青花和釉里紅在同一種氣氛中燒成,兩種色澤都十分鮮艷。

    雍正六年唐英至景德鎮御窯廠督導瓷器生產,取得了很大成績。青釉燒制技術達到歷史上最高水平,仿官、哥、汝、鈞等名窯制品也非常成功。出之于康熙時期的茶葉末、鐵銹花等鐵結晶釉,在此時達到極盛。稍后,唐英所作的《陶成紀事》中,總結了景德鎮御窯廠的主要工藝,列出五十七條之多。許多顏色釉也在這一時期成熟起來,如祭紅、祭藍、粉青等等。

    雍正瓷器的款識,官窯早期流行“大清雍正年制”六字三行橫排雙圓圈或方框豎寫楷書款,琺瑯彩器多署“雍正年制”或“雍正御制”款。民窯署字較為草率,喜用吉語。

    乾隆時期是清代社會發展的頂峰時期。御窯廠內聚集了大量管理人材和能工巧匠,使乾隆朝的燒瓷水平又有所進步。這一時期的產品從技術上講雖精工細作,不惜工本,但從藝術格調上講卻顯繁瑣華縟,堆砌羅列,較前朝有衰退之跡象,成為清季制瓷業的一個轉折點。

    乾隆瓷器一面保留古代的精華,一面吸收西方藝術。外觀造型大部分比較規整,除常見器型外,出現了一些奇巧怪誕的物件,主要用于賞玩,被稱作“渾厚不及康熙、秀美不如雍正”。此時盛行在琢器上使用轉心、轉頸等技藝手段,制作工藝極其精致。象生瓷技術高超,仿木紋、仿竹器、仿漆器、仿金屬器等等,幾可亂真。這與當時制瓷藝人的高超技術密不可分,他們高度準確地掌握了釉料的配制和火候的控制,以至惟妙惟肖地模仿別的物質效果。

    乾隆時期,粉彩完代取代了五彩,但產品質量不如前代。在粉彩器皿上講究用鏤空、堆塑的裝飾手段,輔以“軋道工藝”和開光、剔刻等等。有署“古月軒”的珍貴瓷器,是以乾隆宮中古月軒命名的,從景德鎮挑選制造精良的素胎進京,命內庭供奉繪畫高手繪畫,于京城設爐烘烤而成。

    嘉慶時期,國家太平,各行承襲舊制,不思進取。景德鎮御窯廠已無督陶官,改由地方官員兼管,嘉慶后期開始,工藝日趨衰落,產品多顯粗糙笨拙之象。除傳統器型外,奇巧華麗的觀賞品也逐漸減少,缺乏創新。帽筒是這一時期的重要器型,鼻煙壺及文具在士大夫階層廣為流行。此時琺瑯彩已停燒,粉彩裝飾盛行“百化不露地”的手法,也稱“萬花錦”。單色釉比以前也減少了一些品種,風格上與乾隆朝瓷器相同。

    清朝統治,至十八世紀末葉明顯開始走下坡路。道光時期的陶瓷業隨著國勢衰微,其生產規模也大大下降,產品質量亦不如從前。

    道光瓷器的造型特點比較明顯。一是外型比較笨拙,缺乏靈性;二是線型不夠圓潤,板滯生硬;三是足脊多不平整。裝飾圖案中的人物形象有形無神,構圖零亂,線條纖弱。但唯一例外的是“慎德堂”款的御用粉彩器皿,極為精美,不同于同時代的其他產品。“慎德堂”是道光皇帝的堂名,景德鎮所產的器皿上以三字直款最為稀少,款多為抹紅色,也有描金色,器皿多以折枝花為裝飾。

    咸豐時期,國力衰敗之極,連年兵變,百業俱廢。咸豐末年,又遭八國聯軍入侵,國家受到巨大損失,陶瓷業也難逃厄運,所以咸豐時期的傳世精品很少。這一時期的產品更加粗糙輕率,胎體厚重且疏松,表面施釉厚薄不一,還常出現桔皮狀坑凹。造型笨拙最典型者數玉壺春瓶,腰腹粗大,頸部粗短,咸豐官窯瓷器款識為“大清咸豐年制”六字兩行楷書,字體工整,字外無圈欄。

    咸豐末年,景德鎮官窯廠被損毀,陶瓷業被破壞無余,清代瓷業之敗落,莫過于此。

    同治瓷器以承襲前朝為主,粉彩器以彩色為地,一般以淡黃、淡藍、淡綠或淡紫為多見。“體和殿”款瓷器是為朝廷所造的陳設品,器型尚規整但略顯呆板。這一時期的裝飾圖案多采用吉祥紋樣以及龍鳳云鶴等,格調不高。

    所謂“同光中興”以后,社會局面有所穩定,陶瓷業也隨之復興,雖不及康乾舊貌,相對而言,在晚清時期也算是比較繁榮的時期了。這個時期的產品基本上囊括了晚清以前所有的傳統器型,同時亦有仿古亦有創新。如荷葉式蓋罐,加銅質提梁的茶壺等器型都為新創。青花精品極少見,多數以色調浮淺暗晦為特點,使用一種“洋藍”,雖鮮艷卻不美觀,發藍紫色,用線軟弱散亂。青花加紫的裝飾手法比較多見。為光緒朝慈禧御用制“大雅齋”款的官窯瓷器,是這一時期比較少見的精品,畫風細柔,圖案精巧,往往有“永慶昇平”、“天地一家春”、“永慶長春”等章,制品以豆青地黑線雙勾花者最多,五彩器物也多見,所裝飾內容多為牡丹、萱花、繡球之類。

    宣統是清代最后一朝。光緒末年至宣統時期,景德鎮按西方體制設立了陶瓷公司并設立分廠,研究新法,技術上有所提高,質量樣式方面都有改良,但終因時局混亂、經費不足、支撐不了而歸失敗。所以這一時期所留下的產品數量不多,至今而為稀品。

    宣統瓷器量少,但比光緒要規整精細許多。其胎體選料上乘,胎壁輕薄均勻,坯釉結合好,燒結程度較高,叩擊聲音清脆。從技術角度而言,宣統瓷器的工藝水平較高,具有現代陶瓷工藝的特征。宣統二年,江西瓷業公司籌措資金,成立中國陶業學校,內設本科及藝徒二班,有目的有計劃較為系統地培養專業陶瓷人材。此外,山東淄博、江蘇宜興、福建建陽、廣東佛山、四川成都、河北彭城等地窯廠也都有產品面市,至民國時期繼續燒造。

    清朝出現了專門論述陶瓷、研究陶瓷的著作,比較有名的如朱琰《陶說》、藍浦《景德鎮陶錄》、程哲《窯器說》、唐英《窯器肆考》、寂園《陶雅》、許之衡《飲流齋說瓷》等等。

    相關閱讀

    清朝文化陶瓷歷史 (5)


    清時期也算是比較繁榮的時期了。這個時期的產品基本上囊括了晚清以前所有的傳統器型,同時亦有仿古亦有創新。如荷葉式蓋罐,加銅質提梁的茶壺等器型都為新創。青花精品極少見,多數以色調浮淺暗晦為特點,使用一種“洋藍”,雖鮮艷卻不美觀,發藍紫色,用線軟弱散亂。青花加紫的裝飾手法比較多見。為光緒朝慈禧御用制“大雅齋”款的官窯瓷器,是這一時期比較少見的精品,畫風細柔,圖案精巧,往往有“永慶昇平”、“天地一家春”、“永慶長春”等章,制品以豆青地黑線雙勾花者最多,五彩器物也多見,所裝飾內容多為牡丹、萱花、繡球之類。

    宣統是清代最后一朝。光緒末年至宣統時期,景德鎮按西方體制設立了陶瓷公司并設立分廠,研究新法,技術上有所提高,質量樣式方面都有改良,但終因時局混亂、經費不足、支撐不了而歸失敗。所以這一時期所留下的產品數量不多,至今而為稀品。

    宣統瓷器量少,但比光緒要規整精細許多。其胎體選料上乘,胎壁輕薄均勻,坯釉結合好,燒結程度較高,叩擊聲音清脆。從技術角度而言,宣統瓷器的工藝水平較高,具有現代陶瓷工藝的特征。宣統二年,江西瓷業公司籌措資金,成立中國陶業學校,內設本科及藝徒二班,有目的有計劃較為系統地培養專業陶瓷人材。此外,山東淄博、江蘇宜興、福建建陽、廣東佛山、四川成都、河北彭城等地窯廠也都有產品面市,至民國時期繼續燒造。

    清朝出現了專門論述陶瓷、研究陶瓷的著作,比較有名的如朱琰《陶說》、藍浦《景德鎮陶錄》、程哲《窯器說》、唐英《窯器肆考》、寂園《陶雅》、許之衡《飲流齋說瓷》等等。

    清朝文化陶瓷歷史 (4)


    裝飾盛行“百化不露地”的手法,也稱“萬花錦”。單色釉比以前也減少了一些品種,風格上與乾隆朝瓷器相同。

    清朝統治,至十八世紀末葉明顯開始走下坡路。道光時期的陶瓷業隨著國勢衰微,其生產規模也大大下降,產品質量亦不如從前。

    道光瓷器的造型特點比較明顯。一是外型比較笨拙,缺乏靈性;二是線型不夠圓潤,板滯生硬;三是足脊多不平整。裝飾圖案中的人物形象有形無神,構圖零亂,線條纖弱。但唯一例外的是“慎德堂”款的御用粉彩器皿,極為精美,不同于同時代的其他產品。“慎德堂”是道光皇帝的堂名,景德鎮所產的器皿上以三字直款最為稀少,款多為抹紅色,也有描金色,器皿多以折枝花為裝飾。

    咸豐時期,國力衰敗之極,連年兵變,百業俱廢。咸豐末年,又遭八國聯軍入侵,國家受到巨大損失,陶瓷業也難逃厄運,所以咸豐時期的傳世精品很少。這一時期的產品更加粗糙輕率,胎體厚重且疏松,表面施釉厚薄不一,還常出現桔皮狀坑凹。造型笨拙最典型者數玉壺春瓶,腰腹粗大,頸部粗短,咸豐官窯瓷器款識為“大清咸豐年制”六字兩行楷書,字體工整,字外無圈欄。

    咸豐末年,景德鎮官窯廠被損毀,陶瓷業被破壞無余,清代瓷業之敗落,莫過于此。

    同治瓷器以承襲前朝為主,粉彩器以彩色為地,一般以淡黃、淡藍、淡綠或淡紫為多見。“體和殿”款瓷器是為朝廷所造的陳設品,器型尚規整但略顯呆板。這一時期的裝飾圖案多采用吉祥紋樣以及龍鳳云鶴等,格調不高。

    所謂“同光中興”以后,社會局面有所穩定,陶瓷業也隨之復興,雖不及康乾舊貌,相對而言,在晚

    中國古代陶瓷文化之清朝雍正時期


    銀釉等等花色品種紛紛出現,爭奇斗艷。

    琺瑯彩、粉彩是這一時期的重大發明。琺瑯彩是國外傳入的一種裝飾技法,初期琺瑯彩是在胎體未上釉處先作地色,后畫花卉,有花無鳥是一特征。粉彩是在康熙五彩的基礎上受琺瑯彩的影響而產生的新品種,描繪人物服裝或植物花朵時,先用含砷的“玻璃白”打底,再在上面用蕓香油調合的彩料渲染。其效果較淡雅柔麗,視覺上比五彩軟,所以也稱“軟彩”。

    康熙后期的瓷畫風格多受當時著名畫家“四王”的影響,裝飾內容多為山水松石、古裝人物、神仙羅漢、仕女美婦等等。

    雍正時期被認為是清季盛世之一,其瓷器生產達到了歷史最高水平,制作之精冠絕于各代。總體風格輕巧俊秀,精雅圓瑩。這一時期的粉彩最為突出,大肆盛行,從而取代了康熙五彩的地位,成為釉上彩的主流。雍正粉彩不僅白地彩繪,還有各種色地彩繪,如珊瑚紅、淡綠、醬地以及墨地等。

    雍正瓷器造型不同于前代,在于它一改康熙時渾厚古拙之風,代之輕巧俊秀,典雅精致,外形線條柔和圓潤。其胎體選料極精,壁薄體輕,勻稱一致,仰光透視,略顯淡青,呈半透明狀,在紋飾上,釉下彩中青花釉里紅的制作達到極盛階段,青花和釉里紅在同一種氣氛中燒成,兩種色澤都十分鮮艷。

    雍正六年唐英至景德鎮御窯廠督導瓷器生產,取得了很大成績。青釉燒制技術達到歷史上最高水平,仿官、哥、汝、鈞等名窯制品也非常成功。出之于康熙時期的茶葉末、鐵銹花等鐵結晶釉,在此時達到極盛。稍后,唐英所作的《陶成紀事》中,總結了景德鎮御窯廠的主要工藝,列出五十七條之多。許多顏色釉也在這一時期成熟起來,如祭紅、祭藍、粉青等等。

    中國古代陶瓷文化之清朝康熙時期


    明朝未年,流寇四起,李自成率農民軍殺入京城,崇禎皇帝自縊身亡。吳三桂引滿清之兵入關,至此滿清統治開始,長達二百余年。

    清代瓷器,仍以景德鎮為中心。在明未連年混戰當中,景德鎮也受到嚴重損壞,窯場凋零,匠人四散。直到清順治十一年才恢復生產,景德鎮復為御窯廠。這一時期的產品有明顯的過渡時期特征。胎體比較厚重,制作略顯粗糙,一般底部斜削草率,還粘有砂粒。器物沿口部分施醬黃釉,深淺不一,呈黃褐色,為順治時期的重要特征。

    康熙時期,逐步將景德鎮的御窯廠恢復完善,其產品質量更加好轉,比前代還略有進步,所以有人認為清代的陶瓷,應從康熙時期開始計算。這一時期在整個清代瓷器發展過程中占有重要地位。康熙十七年,派內務府官員至景德鎮,駐廠督造,并開創了以督窯官姓氏稱呼官窯的先例,比如具有代表當時制瓷水平的“臧窯”、“郎窯”等。

    康熙瓷器品種繁多,千姿百態,造型普遍古拙,胎體比較厚重,同樣大小的器物,要比清朝其它時期的器物要重些。較大型作品采用分段成型整體組合的技法,修胎工藝精細,交接處不留痕跡。康熙五彩的主要顏色有紅、黃、紫、綠、藍、黑等,很少用青花,描繪精致;另一特征是在康熙后期的作品中,人物面部只用輪廓勾出而不填彩。

    模仿前代名瓷也是這一時期的生產特點。如在造型上模仿古代銅器,在風格特點上模仿各大名窯的釉色紋飾等。這種模仿,很大程度上要依賴多種顏色釉的出現,如“臧窯”出產的蛇皮綠、鱔魚黃、吉翠、澆黃等等。康熙四十四年,朗廷極任江西巡撫,兼管窯務,史稱“郎窯”。在其任職期間,大力推動瓷器革新,豇豆紅、郎窯紅、胭脂紅、祭紅、灑藍、瓜皮綠、孔雀藍、豆青、

    中國古代陶瓷文化之清朝后期


    裝飾盛行“百化不露地”的手法,也稱“萬花錦”。單色釉比以前也減少了一些品種,風格上與乾隆朝瓷器相同。

    清朝統治,至十八世紀末葉明顯開始走下坡路。道光時期的陶瓷業隨著國勢衰微,其生產規模也大大下降,產品質量亦不如從前。

    道光瓷器的造型特點比較明顯。一是外型比較笨拙,缺乏靈性;二是線型不夠圓潤,板滯生硬;三是足脊多不平整。裝飾圖案中的人物形象有形無神,構圖零亂,線條纖弱。但唯一例外的是“慎德堂”款的御用粉彩器皿,極為精美,不同于同時代的其他產品。“慎德堂”是道光皇帝的堂名,景德鎮所產的器皿上以三字直款最為稀少,款多為抹紅色,也有描金色,器皿多以折枝花為裝飾。

    咸豐時期,國力衰敗之極,連年兵變,百業俱廢。咸豐末年,又遭八國聯軍入侵,國家受到巨大損失,陶瓷業也難逃厄運,所以咸豐時期的傳世精品很少。這一時期的產品更加粗糙輕率,胎體厚重且疏松,表面施釉厚薄不一,還常出現桔皮狀坑凹。造型笨拙最典型者數玉壺春瓶,腰腹粗大,頸部粗短,咸豐官窯瓷器款識為“大清咸豐年制”六字兩行楷書,字體工整,字外無圈欄。字串8

    咸豐末年,景德鎮官窯廠被損毀,陶瓷業被破壞無余,清代瓷業之敗落,莫過于此。

    同治瓷器以承襲前朝為主,粉彩器以彩色為地,一般以淡黃、淡藍、淡綠或淡紫為多見。“體和殿”款瓷器是為朝廷所造的陳設品,器型尚規整但略顯呆板。這一時期的裝飾圖案多采用吉祥紋樣以及龍鳳云鶴等,格調不高。

    所謂“同光中興”以后,社會局面有所穩定,陶瓷業也隨之復興,雖不及康乾舊貌,相對而言,在晚清時期也算是比較繁榮的時期了。這個時期的產品基本上囊括了晚清以前所有的傳統器型,同時亦有仿古亦有創新。如荷葉式蓋罐,加銅質提梁的茶壺等器型都為新創。青花精品極少見,多數以色調浮淺暗晦為特點,使用一種“洋藍”,雖鮮艷卻不美觀,發藍紫色,用線軟弱散亂。青花加紫的裝飾手法比較多見。為光緒朝慈禧御用制“大雅齋”款的官窯瓷器,是這一時期比較少見的精品,畫風細柔,圖案精巧,往往有“永慶昇平”、“天地一家春”、“永慶長春”等章,制品以豆青地黑線雙勾花者最多,五彩器物也多見,所裝飾內容多為牡丹、萱花、繡球之類。

    宣統是清代最后一朝。光緒末年至宣統時期,景德鎮按西方體制設立了陶瓷公司并設立分廠,研究新法,技術上有所提高,質量樣式方面都有改良,但終因時局混亂、經費不足、支撐不了而歸失敗。所以這一時期所留下的產品數量不多,至今而為稀品。

    宣統瓷器量少,但比光緒要規整精細許多。其胎體選料上乘,胎壁輕薄均勻,坯釉結合好,燒結程度較高,叩擊聲音清脆。從技術角度而言,宣統瓷器的工藝水平較高,具有現代陶瓷工藝的特征。宣統二年,江西瓷業公司籌措資金,成立中國陶業學校,內設本科及藝徒二班,有目的有計劃較為系統地培養專業陶瓷人材。此外,山東淄博、江蘇宜興、福建建陽、廣東佛山、四川成都、河北彭城等地窯廠也都有產品面市,至民國時期繼續燒造。

    清朝出現了專門論述陶瓷、研究陶瓷的著作,比較有名的如朱琰《陶說》、藍浦《景德鎮陶錄》、程哲《窯器說》、唐英《窯器肆考》、寂園《陶雅》、許之衡《飲流齋說瓷》等等。

    中國古代陶瓷文化之清朝乾隆時期


    雍正瓷器的款識,官窯早期流行“大清雍正年制”六字三行橫排雙圓圈或方框豎寫楷書款,琺瑯彩器多署“雍正年制”或“雍正御制”款。民窯署字較為草率,喜用吉語。

    乾隆時期是清代社會發展的頂峰時期。御窯廠內聚集了大量管理人材和能工巧匠,使乾隆朝的燒瓷水平又有所進步。這一時期的產品從技術上講雖精工細作,不惜工本,但從藝術格調上講卻顯繁瑣華縟,堆砌羅列,較前朝有衰退之跡象,成為清季制瓷業的一個轉折點。

    乾隆瓷器一面保留古代的精華,一面吸收西方藝術。外觀造型大部分比較規整,除常見器型外,出現了一些奇巧怪誕的物件,主要用于賞玩,被稱作“渾厚不及康熙、秀美不如雍正”。此時盛行在琢器上使用轉心、轉頸等技藝手段,制作工藝極其精致。象生瓷技術高超,仿木紋、仿竹器、仿漆器、仿金屬器等等,幾可亂真。這與當時制瓷藝人的高超技術密不可分,他們高度準確地掌握了釉料的配制和火候的控制,以至惟妙惟肖地模仿別的物質效果。

    乾隆時期,粉彩完代取代了五彩,但產品質量不如前代。在粉彩器皿上講究用鏤空、堆塑的裝飾手段,輔以“軋道工藝”和開光、剔刻等等。有署“古月軒”的珍貴瓷器,是以乾隆宮中古月軒命名的,從景德鎮挑選制造精良的素胎進京,命內庭供奉繪畫高手繪畫,于京城設爐烘烤而成。

    嘉慶時期,國家太平,各行承襲舊制,不思進取。景德鎮御窯廠已無督陶官,改由地方官員兼管,嘉慶后期開始,工藝日趨衰落,產品多顯粗糙笨拙之象。除傳統器型外,奇巧華麗的觀賞品也逐漸減少,缺乏創新。帽筒是這一時期的重要器型,鼻煙壺及文具在士大夫階層廣為流行。此時琺瑯彩已停燒,粉

    中國古代陶瓷歷史文化之清朝


     明朝未年,流寇四起,李自成率農民軍殺入京城,崇禎皇帝自縊身亡。吳三桂引滿清之兵入關,至此滿清統治開始,長達二百余年。

    清代瓷器,仍以景德鎮為中心。在明未連年混戰當中,景德鎮也受到嚴重損壞,窯場凋零,匠人四散。直到清順治十一年才恢復生產,景德鎮復為御窯廠。這一時期的產品有明顯的過渡時期特征。胎體比較厚重,制作略顯粗糙,一般底部斜削草率,還粘有砂粒。器物沿口部分施醬黃釉,深淺不一,呈黃褐色,為順治時期的重要特征。

    康熙時期,逐步將景德鎮的御窯廠恢復完善,其產品質量更加好轉,比前代還略有進步,所以有人認為清代的陶瓷,應從康熙時期開始計算。這一時期在整個清代瓷器發展過程中占有重要地位。康熙十七年,派內務府官員至景德鎮,駐廠督造,并開創了以督窯官姓氏稱呼官窯的先例,比如具有代表當時制瓷水平的“臧窯”、“郎窯”等。

    康熙瓷器品種繁多,千姿百態,造型普遍古拙,胎體比較厚重,同樣大小的器物,要比清朝其它時期的器物要重些。較大型作品采用分段成型整體組合的技法,修胎工藝精細,交接處不留痕跡。康熙五彩的主要顏色有紅、黃、紫、綠、藍、黑等,很少用青花,描繪精致;另一特征是在康熙后期的作品中,人物面部只用輪廓勾出而不填彩。

    模仿前代名瓷也是這一時期的生產特點。如在造型上模仿古代銅器,在風格特點上模仿各大名窯的釉色紋飾等。這種模仿,很大程度上要依賴多種顏色釉的出現,如“臧窯”出產的蛇皮綠、鱔魚黃、吉翠、澆黃等等。康熙四十四年,朗廷極任江西巡撫,兼管窯務,史稱“郎窯”。在其任職期間,大力推動瓷器革新,豇豆紅、郎窯紅、胭脂紅、祭紅、灑藍、瓜皮綠、孔雀藍、豆青、金銀釉等等花色品種紛紛出現,爭奇斗艷。

    琺瑯彩、粉彩是這一時期的重大發明。琺瑯彩是國外傳入的一種裝飾技法,初期琺瑯彩是在胎體未上釉處先作地色,后畫花卉,有花無鳥是一特征。粉彩是在康熙五彩的基礎上受琺瑯彩的影響而產生的新品種,描繪人物服裝或植物花朵時,先用含砷的“玻璃白”打底,再在上面用蕓香油調合的彩料渲染。其效果較淡雅柔麗,視覺上比五彩軟,所以也稱“軟彩”。

    康熙后期的瓷畫風格多受當時著名畫家“四王”的影響,裝飾內容多為山水松石、古裝人物、神仙羅漢、仕女美婦等等。

    雍正時期被認為是清季盛世之一,其瓷器生產達到了歷史最高水平,制作之精冠絕于各代。總體風格輕巧俊秀,精雅圓瑩。這一時期的粉彩最為突出,大肆盛行,從而取代了康熙五彩的地位,成為釉上彩的主流。雍正粉彩不僅白地彩繪,還有各種色地彩繪,如珊瑚紅、淡綠、醬地以及墨地等。

    雍正瓷器造型不同于前代,在于它一改康熙時渾厚古拙之風,代之輕巧俊秀,典雅精致,外形線條柔和圓潤。其胎體選料極精,壁薄體輕,勻稱一致,仰光透視,略顯淡青,呈半透明狀,在紋飾上,釉下彩中青花釉里紅的制作達到極盛階段,青花和釉里紅在同一種氣氛中燒成,兩種色澤都十分鮮艷。

    雍正六年唐英至景德鎮御窯廠督導瓷器生產,取得了很大成績。青釉燒制技術達到歷史上最高水平,仿官、哥、汝、鈞等名窯制品也非常成功。出之于康熙時期的茶葉末、鐵銹花等鐵結晶釉,在此時達到極盛。稍后,唐英所作的《陶成紀事》中,總結了景德鎮御窯廠的主要工藝,列出五十七條之多。許多顏色釉也在這一時期成熟起來,如祭紅、祭藍、粉青等等。

    雍正瓷器的款識,官窯早期流行“大清雍正年制”六字三行橫排雙圓圈或方框豎寫楷書款,琺瑯彩器多署“雍正年制”或“雍正御制”款。民窯署字較為草率,喜用吉語。

    乾隆時期是清代社會發展的頂峰時期。御窯廠內聚集了大量管理人材和能工巧匠,使乾隆朝的燒瓷水平又有所進步。這一時期的產品從技術上講雖精工細作,不惜工本,但從藝術格調上講卻顯繁瑣華縟,堆砌羅列,較前朝有衰退之跡象,成為清季制瓷業的一個轉折點。

    乾隆瓷器一面保留古代的精華,一面吸收西方藝術。外觀造型大部分比較規整,除常見器型外,出現了一些奇巧怪誕的物件,主要用于賞玩,被稱作“渾厚不及康熙、秀美不如雍正”。此時盛行在琢器上使用轉心、轉頸等技藝手段,制作工藝極其精致。象生瓷技術高超,仿木紋、仿竹器、仿漆器、仿金屬器等等,幾可亂真。這與當時制瓷藝人的高超技術密不可分,他們高度準確地掌握了釉料的配制和火候的控制,以至惟妙惟肖地模仿別的物質效果。

    乾隆時期,粉彩完代取代了五彩,但產品質量不如前代。在粉彩器皿上講究用鏤空、堆塑的裝飾手段,輔以“軋道工藝”和開光、剔刻等等。有署“古月軒”的珍貴瓷器,是以乾隆宮中古月軒命名的,從景德鎮挑選制造精良的素胎進京,命內庭供奉繪畫高手繪畫,于京城設爐烘烤而成。

    嘉慶時期,國家太平,各行承襲舊制,不思進取。景德鎮御窯廠已無督陶官,改由地方官員兼管,嘉慶后期開始,工藝日趨衰落,產品多顯粗糙笨拙之象。除傳統器型外,奇巧華麗的觀賞品也逐漸減少,缺乏創新。帽筒是這一時期的重要器型,鼻煙壺及文具在士大夫階層廣為流行。此時琺瑯彩已停燒,粉彩裝飾盛行“百化不露地”的手法,也稱“萬花錦”。單色釉比以前也減少了一些品種,風格上與乾隆朝瓷器相同。

    清朝統治,至十八世紀末葉明顯開始走下坡路。道光時期的陶瓷業隨著國勢衰微,其生產規模也大大下降,產品質量亦不如從前。

    道光瓷器的造型特點比較明顯。一是外型比較笨拙,缺乏靈性;二是線型不夠圓潤,板滯生硬;三是足脊多不平整。裝飾圖案中的人物形象有形無神,構圖零亂,線條纖弱。但唯一例外的是“慎德堂”款的御用粉彩器皿,極為精美,不同于同時代的其他產品。“慎德堂”是道光皇帝的堂名,景德鎮所產的器皿上以三字直款最為稀少,款多為抹紅色,也有描金色,器皿多以折枝花為裝飾。

    咸豐時期,國力衰敗之極,連年兵變,百業俱廢。咸豐末年,又遭八國聯軍入侵,國家受到巨大損失,陶瓷業也難逃厄運,所以咸豐時期的傳世精品很少。這一時期的產品更加粗糙輕率,胎體厚重且疏松,表面施釉厚薄不一,還常出現桔皮狀坑凹。造型笨拙最典型者數玉壺春瓶,腰腹粗大,頸部粗短,咸豐官窯瓷器款識為“大清咸豐年制”六字兩行楷書,字體工整,字外無圈欄。

    咸豐末年,景德鎮官窯廠被損毀,陶瓷業被破壞無余,清代瓷業之敗落,莫過于此。

    同治瓷器以承襲前朝為主,粉彩器以彩色為地,一般以淡黃、淡藍、淡綠或淡紫為多見。“體和殿”款瓷器是為朝廷所造的陳設品,器型尚規整但略顯呆板。這一時期的裝飾圖案多采用吉祥紋樣以及龍鳳云鶴等,格調不高。

    所謂“同光中興”以后,社會局面有所穩定,陶瓷業也隨之復興,雖不及康乾舊貌,相對而言,在晚清時期也算是比較繁榮的時期了。這個時期的產品基本上囊括了晚清以前所有的傳統器型,同時亦有仿古亦有創新。如荷葉式蓋罐,加銅質提梁的茶壺等器型都為新創。青花精品極少見,多數以色調浮淺暗晦為特點,使用一種“洋藍”,雖鮮艷卻不美觀,發藍紫色,用線軟弱散亂。青花加紫的裝飾手法比較多見。為光緒朝慈禧御用制“大雅齋”款的官窯瓷器,是這一時期比較少見的精品,畫風細柔,圖案精巧,往往有“永慶昇平”、“天地一家春”、“永慶長春”等章,制品以豆青地黑線雙勾花者最多,五彩器物也多見,所裝飾內容多為牡丹、萱花、繡球之類。

    宣統是清代最后一朝。光緒末年至宣統時期,景德鎮按西方體制設立了陶瓷公司并設立分廠,研究新法,技術上有所提高,質量樣式方面都有改良,但終因時局混亂、經費不足、支撐不了而歸失敗。所以這一時期所留下的產品數量不多,至今而為稀品。

    宣統瓷器量少,但比光緒要規整精細許多。其胎體選料上乘,胎壁輕薄均勻,坯釉結合好,燒結程度較高,叩擊聲音清脆。從技術角度而言,宣統瓷器的工藝水平較高,具有現代陶瓷工藝的特征。宣統二年,江西瓷業公司籌措資金,成立中國陶業學校,內設本科及藝徒二班,有目的有計劃較為系統地培養專業陶瓷人材。此外,山東淄博、江蘇宜興、福建建陽、廣東佛山、四川成都、河北彭城等地窯廠也都有產品面市,至民國時期繼續燒造。

    清朝出現了專門論述陶瓷、研究陶瓷的著作,比較有名的如朱琰《陶說》、藍浦《景德鎮陶錄》、程哲《窯器說》、唐英《窯器肆考》、寂園《陶雅》、許之衡《飲流齋說瓷》等等。

    雍正斗彩海水江山團花天球瓶

    清朝時期

    高52.2厘米、口徑11.5厘米、底徑16.5厘米

    人們把斂口短頸,上闊下斂,腹大而扁,砂底微凹的瓷器,稱之為天球瓶。斗彩又名逗彩,是釉下青花與釉上彩繪相結合的一種裝飾藝術。明宣德時景德鎮始創,成化時非常發達,清雍正時有進一步發展。斗彩先以釉下青花在坯上描繪勾勒,上釉燒成后再用釉上彩填涂或點涂成完整的花紋,使用的彩料主要含鐵、銅和鈷,成品色彩豐富、鮮明,繪畫內容亦多種多樣。

    清朝后期紫砂壺文化的發展


    到了咸豐、光緒末期,紫砂壺文化沒有什么發展,此時的名匠有黃玉麟、邵大享。黃玉麟的作品有明代純樸清雅之風格。擅制掇球。而邵大享則以渾樸取勝,他創造了魚化龍壺,而此壺的特點是龍頭在傾壺倒茶時自動伸縮,堪稱鬼斧神工。在稍后的20世紀初葉,由于中國資產階級蓬勃興起,商業的逐漸發展,宜興紫砂自營的小作坊如雨后春筍般迅速發展起來,誕生了一些制壺名家,其中又以馮桂珍、俞國良、吳云根、裴石民、顧景舟、王寅春、程壽珍、朱可心、蔣蓉等人最為著名。

    近年來,紫砂茶具有了更大發展,新品種不斷涌現,目前紫砂茶具品種已由原來的四五十種增加到六百多種。例如,紫砂雙層保溫杯,就是深受歡迎的新產品。由于紫砂泥質地細膩柔韌,可塑性強,滲透性好,所以燒成的雙層保溫杯,用以泡茶,具有色香味皆蘊,夏天不易變餿的特性。因是雙層結構,開水入杯不燙手,傳熱慢,保溫時間長。造型多種多樣,有瓜輪型的、蝶紋型的,還有梅花型、鵝蛋型、流線型等。藝人們采用傳統的篆刻手法,把繪畫和正、草、隸、籠、篆各種裝飾手法施用在紫砂陶器上,使之成為觀賞和實用巧妙結合的藝術品。

    紫砂器在世界上稱得上造型最豐富的工藝品種,明清兩代先后涌現出數十位德高望重的著名陶藝名家,創制出了人類藝術瑰寶,他們為中國陶瓷文化歷史的發展,寫下了光輝燦爛的一頁。

    清朝恭王府內用瓷的歷史文化及概況


    恭王府是國家重點文物保護單位,始建于乾隆四十年(1775年),原為清朝貪官和鮮的居所。嘉慶四年(1799年),和鮮貪情敗露被抄家并賜死,嘉慶帝遂將和宅賜予其弟——乾隆十七子永縕,成為慶親王府。咸豐元年(1851年),奕被封恭親王,1852年入住府中,改稱恭王府。此后將近40多年,奕歷經三起三落,直至光緒二十四年(1898年)在恭王府去世。

    恭王府是北京城區保存最完整的清代王府,目前全國第一座以清代王府文化為主要內容的博物館。恭王府博物館正在恭王府原址上修建,其府邸的復原修繕、室內的原狀陳設,都需要對王府文化深入細致地研究,其中王府使用瓷器的情況是研究的課題之一。在漫長的歷史歲月中,作為府邸居所,恭親王及其龐大的家族用于陳設、祭祀、生活的瓷器數量應不在少數,但由于歷史的更迭、社會的動蕩和瓷器本身的易碎性,可供參考的王府舊藏瓷器蕩然無存,特別是辛亥革命(1911年)以后,衰敗的王府幾易其主,一直到2003年文化部恭王府管理中心成立之時,在王府舊址上沒有留下任何可供參考的完整瓷器。四年來,經過恭王府文物研究人員不懈的努力,一些珍貴的歷史信息逐漸浮出水面。

    一本拍賣圖錄揭開王府陳設用瓷面紗

    2003年恭王府研究人員注意到一本由日本仙臺市東北大學富田升教授撰寫的《清代皇室寶物的流出》專著,其中專題介紹了1912年一位名為山中定次郎的日本古董商,曾從恭王府通過小恭親王溥偉掠奪性購買了除書畫以外的536件恭王府文物,并于1913年分別在美國紐約和英國倫敦進行兩次專場拍賣。

    通過多方協助,恭王府研究人員前往日本大阪與山中定次郎第四代后裔山中讓先生見面,他惠贈當年的拍賣圖錄《紐約1913年AAA恭親王競賣》。

    這本圖錄在日本山中商會的檔案室中保存了將近一個世紀的時間,由于是至今為止唯一一本有可靠的文字及圖片記載恭王府流失文物的書籍,因此具有極高的歷史價值和研究價值。通過這本圖錄,恭王府陳設用瓷的歷史信息逐漸顯露出來。

    這本圖錄所記載的536件拍品包括青銅器、玉器、瓷器、牙雕、水晶、翡翠、寶石等清代宮廷藝術品。其中,瓷器的拍賣主要集中在1913年3月1日紐約藝術畫廊舉行的拍賣會上,共拍賣了133件。歸納瓷器的品種,白釉器物較多,共有35件,占瓷器總器數的26%,其中有宋代定窯系的白釉水盂、明初永樂官窯甜白碗、清雍正時期的景德鎮官窯白釉文房用品、明清兩代德化窯觀音塑像及文房清供;青花五彩瓷器有35件,占總瓷器數量的26%,以明末清初的景德鎮觀音尊、棒槌瓶居多;在瓷器中還有63件康熙、雍正官窯生產的單色釉瓷器,有烏金、藍釉、灑藍描金、紅釉、豇豆紅、郎窯紅、黃釉、天藍釉、孔雀綠釉、金醬釉、珊瑚紅、郎窯綠、蘋果綠、茶葉末等十幾個品種。

    從圖錄看恭王府舊藏瓷器的年代跨度為宋至清;種類以景德鎮明清官窯為主,兼有鈞窯、定窯、哥窯等宋代名窯,還有少量的地方窯,如德化窯、法華瓷等品種。

    這些瓷器造型精美,制作精良,而且每件都有原配的硬木底座,從器物造型及藝術價值分析,應為恭親王府內殿堂和大書房的日常陳設之物。

    山中商會1912年一舉買下恭王府除書畫外所有珍藏寶物后并未急于出手,而是在近一年后才在紐約進行了大規模的拍賣,也正是這次拍賣奠定了山中商會的霸主地位。在《近代日本的中國藝術品流轉與鑒賞》一書中,作者富田升記錄了紐約拍賣會定價總額大約為27.6萬余美元。他推測從購買到拍賣這一年的時間內,“通過店頭乃至個別銷售等,已經賣掉了相當多的一部分,剩下的一部分付與拍賣了。若真是這樣,拍賣正如字意,成了在庫廉賣。”因此我們從這本拍賣圖錄中所看到的瓷器,可能只是恭王府原藏眾多精品中的一部分。盡管如此,這本圖錄無疑是迄今為止最詳實的有關恭王府用瓷的原始記錄,從中可以窺見王府用瓷的規格和主人的審美興趣。由此分析恭親王時期恭王府的陳設用瓷均為歷史名窯制品及清前期景德鎮官窯制品,府主的審美觀念偏重于素雅的單色釉。

    修繕工地出土瓷片為研究恭王府生活用瓷提供依據

    從1913年美國紐約拍賣圖錄中我們基本了解了恭王府收藏瓷器的種類、檔次,但這些瓷器絕大部分都是屬于陳設、文房、祭祀用具。那么,王府當時的生活用瓷又應該是什么檔次?有哪些種類呢?

    恭王府府邸中路的銀安殿早于1925年燒毀,2006年進行遺址考察時,在原址東北側出土了大量瓷片(圖7-9)。這些瓷片中有宋代磁州窯系的黑釉、白地黑花、宋三彩、金元時期的北方粗瓷,更多的是明晚期青花瓷、清前期青花瓷及清晚期青花渣瓦窯粗瓷等,總體上民窯粗器為主,兼有少數的清代前期官窯瓷器碎片。釉色以青花為主,兼有少量粉彩、五彩、單色釉等。

    王爺享受著宮廷贍養,衣食住行無不講究奢華。而恭王府的府主之一恭親王奕,更曾為一人之下、萬人之上的重要人物。為什么在王府中會出土如此之多與王府規制不符的粗瓷呢?

    根據《清會典》規定:親王設長史一人,一等護衛六人,二等護衛六人,三等護衛八人,四品典儀二人,五品典儀二人,六品典儀二人。又七品首領一人,太監四十人。又設六品管領,六品司牧、司飯,七品司庫,八品鐵匠長、鞍匠長、鏃匠長、羊群長、牛群長等。并有參領、佐領、驍騎校、親軍校、護衛校若干人,到王府當差。

    由此可知當時在恭王府當差的官員雜役以及丫鬟、仆人、下人等等,人數之多。他們所使用的瓷器只能是民窯粗瓷。從常理推測,這些民窯粗瓷應該占當時王府瓷器很大的比例,因此出土瓷片中,粗瓷居多也符合常理。

    在眾多的粗瓷中,一塊青花粉彩有“樂道堂主人制”款的瓷片格外的引人注目。它的出土為我們研究恭王府府主、家眷生活用瓷提供了重要的實物依據。

    瓷片長7.5、寬6.5、高5厘米,呈長方委角形,高足,中空。足底部有青花楷書“樂道堂主人制”六字款從現存殘件分析推測,原件應為高足委角長方盤。胎體厚重、笨拙。瓷土篩揀不細,以致燒成后器物胎質較為粗糙。足底露內胎,外邊沿經削邊修飾。足露胎外側邊緣呈微火石紅色。釉汁較稀薄,釉面欠瑩潤,釉色白中泛青,尤其足底部呈鴨蛋青色。

    盤心用青花料繪四方形雙邊開光框,框內以淺絳粉彩繪松鹿圖案,寓意吉祥長壽。鹿呈回首望松狀,右前腿為抬蹄姿,右后腿呈邁步狀,使整體畫面富有動感,松樹干部以墨彩繪成,枝葉為綠粉彩繪制。山坡、巖石用墨彩勾出輪廓,再以淺綠釉覆繪而形成綠草坡地,坡邊再以綠粉彩繪青草一簇,對整個畫面加以點綴。

    足部圖案:足部以青花、斗彩、粉彩、墨彩、金彩等工藝繪成。足部繪三層紋飾。上層用樊紅釉繪雙線,線內以紅釉勾一圈勾蓮紋圖案,再施黃釉覆蓋。中層用金彩繪雙線,線內以青花料繪卷草紋,青花卷草紋中部留白,在留白處用綠粉彩填白,具有斗彩之工法。每面中間部位以青花料勾描出荷花形,并留白,在留白處以淺紅粉彩填繪花瓣,再以金彩繪出花心。底層以綠釉施底色,再在綠釉之上以墨彩繪出回紋。

    該瓷片青花部分有明顯的黑褐色略泛紫洋藍色特征,圖案不夠清晰,筆觸較平庸;粉彩料含粉質較多,體現在器物繪圖上給人以疏松不夠緊湊的視感;金彩雖為足金繪制,但過于淺薄,缺乏厚重感。

    以上特征充分反映出該瓷片符合清晚期光緒時期的瓷器生產工藝特征。

    樂道堂是恭王府府邸東路的一個主要殿堂,坐落在恭王府府邸東側院落南端。樂道堂在和鮮時期主要是供下嫁和鮮之子豐紳殷德的乾隆小女兒和孝公主居住。清代咸豐時期,奕受咸豐帝恩賜遷入恭王府,在樂道堂辦公和居住。

    樂道堂系道光皇帝御書賜額而得名。恭親王奕《墓塋樂道堂閑居信筆書懷四律》題注:“堂額為成廟御書所賜,恭懸正室。翠華山塋廬落成,敬移懸掛,僅另摹勒一方,仍懸邸第,以示紀恩,永矢弗諼之意。”(《萃錦吟》卷四)

    也因此奕自號“樂道主人”。奕《古近體詩·自序》寫道:“樂道堂者,道光戊申(二十八年,1848年)宣宗成皇帝御書所賜額也,因自號曰樂道堂主人。”(《樂道堂詩鈔》卷一)。其詩文集也以“樂道堂”為名,可見御賜“樂道堂”匾在其心目中的重要地位。由此分析,奕晚年定制的恭王府專用瓷器上注以“樂道堂主人制”是符合歷史背景的。

    清代王府堂款簡述

    自明代起,便有王府定燒專用瓷器的記載,器物底部書寫款識也較為常見。傳世與出土瓷器中的王府款如德府造用、長府造用、趙府造用、晉府造用、萬歷丁亥年造黔府應用、潘府佳器、郝府佳器、秦府典膳所。

    到了清代,王府及其府主成為生活在那個時期的一個特殊群體,或高官,或厚祿,不但由朝廷撥給俸銀,還給予府邸田地,這些優越的待遇加上顯赫的身份,促使他們追逐生活上的享受,在觀賞、生活用瓷方面,自清代康熙時期就已有王府府主效仿宮廷帝王御用瓷而定制帶堂款的專用瓷的記載。例如清道光丁未定王府行有恒堂制造款識的粉彩瓷器,為睿親王府定制的“退思堂”款瓷器等。

    親王所定制的帶有堂、齋、居號的專用瓷,絕大多數是在景德鎮制作,工藝水平力求達到宮廷官窯標準,但還是有一定的差距。因此,我們分析清代王府所定制的專用瓷不是出自為宮廷燒制官窯器的御窯廠。其品質要比同時期民窯的作品工藝水平高。鑒于它的制瓷水平和一個歷史時期特定群體的藝術類別,有少量佳品被故宮博物院和國家博物館收藏并研究。

    目前在社會上是否還流傳有王府專用瓷器呢?我們知道清代的皇帝在定制宮廷瓷器時不惜工本,在滿足宮廷日常使用的情況下,還會賞賜王公大臣。因此,宮廷官窯瓷器不僅數量多,而且存藏的地域也相對寬廣。而清代王府定制專用瓷僅是滿足本府使用和賞玩,數量有限,因此我們在社會上很難見到王府定制的專用瓷器。

    但在2005年的一場拍賣會中曾經出現過一件“清光緒粉彩描金高足盤”,也是“樂道堂主人制”款,制作工藝、繪制手法等均與在恭王府出土的瓷片一致,實為難得。

    綜上所述:恭王府用瓷的研究可以說剛剛起步,1913年出版的紐約拍賣圖錄給我們提供了寶貴的王府陳設用瓷原始資料,原址出土的“樂道堂主人制”瓷片則為我們提供了王府生活用瓷的實物標本。但是王府府主專用瓷定制的過程、方式、途徑等一些問題還有待深入研究。

    隨著恭王府博物館的建設,隨著王府文化研究的不斷深入,我們期待,同時相信清代王府中更多鮮為人知的真相將被解開。

    相關推薦
    OB欧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