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blockquote id="84qmu"></blockquote>
    <dd id="84qmu"></dd>
    <xmp id="84qmu"><xmp id="84qmu">
  • <blockquote id="84qmu"><samp id="84qmu"></samp></blockquote>
  • <input id="84qmu"><object id="84qmu"></object></input>
  • <samp id="84qmu"><object id="84qmu"></object></samp>
  • <blockquote id="84qmu"></blockquote>
    歡迎來到陶瓷信息網網站!
    網站首頁 設為首頁加入收藏
    陶瓷信息網 > 陶瓷知識 > 古代瓷器簡介 > 導航 >

    宋代瓷器簡介

    宋代瓷器簡介

    古代瓷器簡介 鑒別宋代瓷器 怎樣鑒別宋代瓷器

    2020-05-19

    古代瓷器簡介。

    宋代是我國陶瓷發展史上一個非常繁榮昌盛的時期。現時已發現的古代陶瓷遺址分布于全國170個縣,其中有宋代窯址的就有130個縣,占總數的75%。陶瓷史家通常將宋代陶瓷窯大致概括為6個瓷窯系,它們分別是:北方地區的定窯系、耀州窯系、鈞窯系和磁州窯系;南方地區的龍泉青瓷系和景德鎮的青白瓷系。這些窯系一方面具有因受其所在地區使用原材料的影響而具有的特殊性,另一方面又有受帝國時代的政治理念、文化習俗、工藝水平制約而具有的共同性。

    從胎釉上看,宋北方窯系的瓷胎以灰或淺灰色為主,釉色卻各有千秋。例如鈞窯釉,喻為海棠紅、玫瑰紫,燦如晚霞,變化無窮如行云流水;汝窯釉含蓄瑩潤、積堆如凝脂;磁州窯燒出的則是油滴、鷓鴣斑、玳瑁等神奇的結晶釉。南方窯系的胎質則以白或淺灰白居多,景德鎮窯的青白瓷色質如玉、碧如湖水;龍泉窯青瓷翠綠瑩亮如梅子青青;哥窯的青瓷其釉面開出斷紋,如絲成網,美哉天成,是一種獨特的缺陷美;還有定窯瓷,其圖案工整,嚴謹清晰的印花讓人嘆為觀止;耀州窯瓷,其犀利瀟灑的刻花給人們以流動的韻律美。追求釉色之美、追求釉質之美,宋人在制瓷工藝上達到了一個新的美學境界。

    從造型的角度分析,宋瓷的器形較之前代更為豐富多彩,幾乎包括了人民日常生活用器的大部分:碗、盤、壺、罐、盒、爐、枕、硯與水注等,其中最為多見的是玉壺春瓶。總的說來,民間用瓷的造型大部分是大方樸實、經濟耐用;而宮廷用瓷則端莊典雅、雍容華貴。最能反映皇家氣派的是哥、官、鈞、汝與定窯口燒制的貢瓷,最能體現百姓喜樂的是磁州、耀州窯口燒制的民間瓷品。

    從紋飾上講,宋瓷的紋飾題材表現手法都極為豐富獨特。一般情況下,龍、鳳、鹿、鶴、游魚、花鳥、嬰戲、山水景色等常作為主體紋飾而突現在各類器形的顯著部位,而回紋、卷枝卷葉紋、云頭紋、錢紋、蓮瓣紋等多用作邊飾間飾,用以輔助主題紋飾。工匠們用刻、劃、剔、畫和雕塑等不同技法,在器物上把紋樣的神情意態與胎體的方圓長短巧妙結合起來,形成審美與實用的統一整體,另人愛不釋手。如嬰戲紋,或于碗心、或于瓶腹,將肌膚稚嫩,情態活潑的童子置于花叢之中,或一或二,或三五成群,攀樹折花,追逐嬉戲,真切動人,生活氣息甚為濃厚。

    宋代陶瓷,以其古樸深沉、素雅簡潔,同時又千姿百態、各競風流的氣象為我們中華民族在世界工藝發展史上矗立起一座讓世人景仰的豐碑。

    taoci52.com擴展閱讀

    鈞瓷簡介


    今天讓小編為大家介紹一下瓷器中的鈞瓷。鈞瓷與汝、官、哥、定窯并駕齊驅,并稱五大名窯瓷器。鈞瓷始創唐代,興盛于北宋,宋徽宗時被定為御用珍品,因朝廷命民間優秀工匠在禹州城內“古鈞臺”附近設官窯燒造宮廷用瓷,故名“鈞瓷”,是河南省禹州市神垕鎮獨有的國寶瓷器。那里地處山區自然資源豐富,有 “ 南山煤,西山釉,東山瓷土處處有 ”之傳說。據實踐,生產鈞瓷如果離開這些條件,在任何國家都不會成功。鈞瓷以獨特的窯變藝術而著稱于世,素有“黃金有價鈞無價”和“家有萬貫,不如鈞瓷一件”的美譽。憑借其古樸的造型、精湛的工藝、復雜的配釉、“入窯一色出窯萬彩”的神奇窯變,湖光山色、云霞霧靄、人獸花鳥蟲魚等變化無窮的圖形色彩和奇妙韻味,被譽為中國“五大名瓷”之首。

    鈞瓷造型以端莊、渾厚、古樸、文雅為特色。鈞瓷器皿,棱角分明,線條優美,文飾簡練,雕塑別致。鈞瓷傳統作品尊、鼎、缽、洗、瓶等陳設品,置之庭室,富麗堂皇,滿屋生輝;陳之幾案,賞心悅目,雅致韻人。鈞瓷胎質,陶冶清純,堅實細膩,扣之其聲如罄,清脆悅耳。鈞瓷的釉質深厚透活,晶瑩玉潤,有明快的流動感。釉中常常呈現出珍珠點、魚子、菟絲、蟹爪和蚯蚓走泥似的紋路。古人用“五光十色潤如玉”,“鈞與玉比,鈞比玉美”來贊美鈞瓷釉質的純凈和釉色的艷麗。鈞瓷的釉色,各不相同,有的一器一色,有的一器多色,但卻找不到兩件色彩完全相同的產品。這就是人們說的“鈞無雙配”,也是鈞瓷獨特藝術風格的一個方面。 鈞瓷獨特的藝術風格,歷來為國內外各界人士所贊賞。鈞瓷的經濟價值更為同行業所重視。鈞瓷的造型線條簡潔大方。傳統造型約有200 余種。主要有:香爐、寶象瓶、葫蘆瓶、連座瓶、玉壺春瓶、梅瓶、雙龍活環瓶、鵝頸瓶、出戟尊、三羊開泰尊、蓮花尊、花盆、鼓釘洗、碗等。新創品種有幾十個品種,主要有魚瓶、天球瓶、日月瓶、觀音、彌勒、鐘馗、十二生肖、動物、花插、文具、茶具、掛盤等。

    新中國成立后,在周恩來總理的直接關懷下,鈞瓷的恢復燒制工作開始,鈞瓷得到了快速發展,特別是改革開放以來,鈞瓷生產工藝與水平都得到了劃時代的提升,不斷的作為國禮現身世界。

    青花瓷器的歷史簡介


    一)青花瓷器的出現青花瓷器產生于何時?眾說紛紜,莫衷一是。還是從事實出發吧。本世紀四十年代,人們發現了一件書有"至正十一年"紀年銘款的元代青花瓷瓶。從此以后,國內外研究我國古瓷器的人,便根據這件瓷器的造型、胎、釉、料色與紋飾方面的特征,把許多傳世的、或出土的和這件瓷器的工藝與裝飾風格相近的青花瓷器,確定為元代的青花。這只帶有年款的瓶子公諸于世以后,中外研究古陶瓷的作為元代創始青花的依據。但是這些青花瓷器紋飾精美,料色濃艷,氣勢宏偉,無論是裝飾還是工藝方面都有較高的造詣。景德鎮的青花瓷器在元代已普遍出現,而風格固定趨于成熟,因此有些人認為,這樣成熟的青花瓷器,不可能是突然出現的,它一定經歷了一個草創的階段而逐步達到這樣的水平。所以,青花瓷器的創始時期,近年來有些人根據元代作品本身給人的感覺,宋代的青白瓷盛傳江湖,造成景德鎮瓷突飛猛進的發展,而推定青花瓷萌芽于當時已具有質地優良、能清晰以發顯青花藍色透明釉的景德鎮宋窯場。解放后,特別是文化大革命以后,我國文物考工作取得了很大的成績。大量的考古發掘資料,為我們弄清早期青花的面貌,提供了科學的依據。近年來中國科學院考古研究所在發掘元大都遺址時,和景德鎮陶瓷館試掘湖田古瓷窯遺址中,都出土了有確切地層關系的青花瓷器。如景德鎮陶瓷館在試掘湖田古瓷窯遺址時,發現有青黑釉下彩繪的影青碗底心殘片一塊,及影青釉下加褐斑點黑彩的虎形枕等遺物,對研究景德鎮瓷器釉下彩繪的起源和青花瓷器的萌芽問題,提供了一些實物資料。由于到目前為止,所發現的早期青花瓷器都是元代景德鎮生產的,而景德鎮湖田古瓷窯遺址出土的元代青花又與國內外傳世出土的這一時期的青花瓷器基本一致,因此我們可以這樣說,青花瓷器在世界上出現。最晚在我國元代(十三世紀七十年代到十四世紀六十年代),并為我國的陶工所制作。二)元代的青化瓷元代隨著國內外貿易發展的需要,景德鎮的瓷業生產較宋代又有更大的進步。從湖田古瓷遺址所遺存的大量窯具及瓷器碎片中,可以發現當時印有"樞府"字樣的印花器和青花瓷片。在這些瓷片中,有一種青花的紋飾呈灰青色調、瓷質較差,是用土料畫成的;而另一種則用筆工整、構圖繁復、發色鮮藍、瓷質細膩,是當時的精致作品。我們推測,這種用土料畫成的青花瓷器可能是當時民間用瓷,而發色鮮藍的精致青花瓷器應該是價格昂貴而遠銷海外的"人間瑰寶"。由于元青花近年才被人們認識的,因此隨著對元青花的了解,扭轉了過去人們認為元瓷粗率的錯誤看法。實際上元代瓷器隨著青花釉里紅彩繪碗、盤的出現,無是料色、器型、花紋圖案都已相當考究。從國內外傳世或出土的元代青花來看,其料色有所謂"蘇泥勃青"型的,即藍里有黑色斑點,線條有暈散現象;有呈鮮艷的藍紫色的,它非常接近于現代用很純粹的氧化鈷所配制的青料色調;也有呈灰青色的,它可能是使用土料繪成的。就這些情況來看,當時的青料來源比較廣闊。元代青花不但料色豐富,而且在器型及花紋裝飾上也相當工整細致,有其一定的特色。這一時期比較常見的器物為大盤、瓶和罐。大盤一般折沿,有圓口和棱花口兩種形式,這種大盤是當時輸出國外的主要品種之一,現在留存在伊朗、土耳其及印度尼西亞的為數頗多。據韓槐準氏《南洋遺留的中國古外銷瓷》一書稱:"當時馬來亞人習慣,凡遇宴會,例用可供四人至八人共食之大盤"。馬歡著《瀛涯勝覽》一書亦有"國人……用盤滿盛其飯,澆酥油湯汁,以手撮入口中而食"的記載,因此元代的大盤可能專為外銷燒制的。大盤常采用的青花紋飾在花卉方面有菊、蓮花、牡丹、卷(蔓)草、竹子、芭蕉、竹子和芭蕉一般是和石頭畫在一起。禽鳥有飛鳳、鷺鶿、鴨和鴛鴦。獸類有麒麟和鹿。龍的運用也較多,具有特色,如故宮博物院藏瓷中的元代青花云龍紋梅瓶(見圖15)瓶的造型是小口、短頸、豐肩、瘦足,所裝飾的龍與十五世紀以后明代龍的形狀不同,它的特點是細頸三爪,龍總是和云或海水畫在一起。瓶身紋飾多為三組,肩上常為下垂的如意頭紋、紋內畫花卉;中部畫花卉或云龍紋;下部多為蓮瓣紋,紋內畫蓮瓣或八寶。罐的造型多為直口、短頸、闊肩、瘦足,肩上突起雙獸面耳,口部、頸部、肩上和足上均裝飾得工整細致。如1960年在北京德勝門外出土的青花大蓋罐,小口廣腹、器身通體作十三瓣瓜棱形,上覆荷葉式蓋,蓋紐上畫垂云紋。蓋面主題為折枝花卉,蓋邊環以卷草花紋。器身口沿以回紋圖案作邊,下飾如意重云紋。器身主體部分以各種不同種類的花卉作圖案,花卉根部襯以山石。器身下部飾仰復蓮,仰復蓮內分別填以朵花及四葉菊花,兩蓮中間以回紋帶相隔。底足周圍環以卷草紋。象這種在一件器物上,蓋畫七層,器身畫十層不同紋飾的大型青花產品,比明清兩代考究的工細的青花作品也毫不遜色。又如1970年在北京元大都發掘的青花鳳首扁壺,青花托盞及青花大碗,其中青花鳳首扁壺是一件空前希世的佳作。它的造型是發晉唐發來的天雞壺發展過來的。景德鎮的五代及宋代仍有雞頭壺的制作。而元代的陶工們巧妙地繼承了這一傳統造型手法,配合青花對鳳的形象的彩繪裝飾,而與壺體結合得十分自然而貼切。使整個鳳壺的形象更加生動而富有裝飾性。同時吸收了北方民族馬蹬壺的扁體造型,這顯然與使用對象的生活愛好有關的。它的青花呈色鮮藍蒼翠,用的是當時上等好料,所畫筆法工整細膩,也出自繪瓷能手。這樣的作品是當時經過精心設計制作的少量奢侈品,從這些精工的元代裝飾樣上,可以看出與宋代景德鎮影青刻花和定窯印花紋樣的淵源關系,如盤上的回紋邊,及菊花、牡丹、蓮花、云龍、飛鳳等紋樣造型都從影青刻花和定窯印花紋樣脫胎而出。而新出現在壺肩部的大如意加花紋的紋飾則是受蒙古族的文化影響。這種紋樣以后一直在明清的陶瓷上出現,成為我國陶瓷裝飾上的特有樣式。其他如1962年北京市新街口北城墻下出土的青花瓶;1964河北保定出土的元代青花加紫開光鏤空大蓋罐、青花八棱執壺;北京市文物管理處1954年入藏的元青花玉壺春瓶;1962年山西博物館入藏的元青花纏枝牡丹罐;1966年江蘇金坑出土的青花云龍罐,以及景德鎮陶瓷館最近幾年來在湖田古瓷窯址發掘到的大量元代青花瓷器碎片來看,無論從器型、料色、釉水、花紋等方面,足可證明元代青花瓷器的質量都已達到相當高的水平,完全是一種成熟定型的產品。元代,由于青花瓷器的普遍出現和趨于成熟,其產銷情況,元人蔣祁著《陶紀略》(記元代景德鎮瓷業情況的唯一的書籍)中記述?quot;窯火既歇,商爭取售,而上者擇焉,謂之揀窯。交易之際,牙儈主之……,運器入河,肩夫執券,次第件具,以憑商籌,謂之非子。"由于生產的發展,元代統治階級對景德鎮瓷業的剝削也更為加緊。對瓷窯課稅榨取,是極其殘酷的,關防也極嚴密。在窯座方面,則是"窯之長短,率有相數,官藉丈尺,以第其稅"。"興燒之際,按藉納金"。在關防方面,則"窯有尺籍,私之者刑,釉有三色,冒之者罰。凡利于官者,一涉欺瞞,則牙商擔夫,一例坐罪。"這樣,就使當時"巨商,今不如意者十之八九,官之利羨,乃有倍蓰之虧時耶"。同時,元統治者濫發元基金的紙幣--中統鈔、至元鈔,這種紙幣給景德鎮瓷業工人造成了深重的災難。當時民謠"一里窯,五里焦",即當時真實的寫照。景德鎮的勞動人民在元統治者的殘酷剝削與壓迫的環境里,為景德鎮瓷器的發展,作出了巨大的貢獻。三)明代的青花瓷明代,景德鎮瓷業生產出現了新的局面。自明以來,景德鎮壓倒了歷史上一切著名窯場,一躍而為全國造瓷事業的中心。如果說元代的青花瓷器曾動搖了青釉瓷器的地位,那么從明代起,景德鎮的白地青花瓷器,開始壓倒了歷史上的青瓷。以后,青花瓷器的制作日多,青瓷的制作便逐漸減少了。青瓷的商業市場上甚至下降到這樣的程度,據《明會要》記載:當年一個處州青瓷碗在海外的價值一百五十貫,一個青花白瓷碗就要值三百貫,一個青花白瓷碗的價格比青釉瓷碗高一倍,而青花瓷器卻又比青釉器更容易燒成。所以青花瓷器打敗了處州青瓷。景德鎮能夠在十四世紀以后發展成我國瓷業中心,這就毫不奇怪了。隨著青花瓷器的發展,明代景德鎮瓷業生產進入空前發展的程度。據記載,當時景德鎮被稱為"江南雄鎮。"后人記述這里的繁華情況是:"轂擊肩摩,四方云集,巷連鱗接,萬戶星稠,誠江右一大都會也。"據說當時官窯和民窯將近三百所之多,年產瓷器數十萬件。生產情況是?quot;晝間白煙蔽空,夜間紅焰熏天""終歲煙火相望。"產品則是:"器成天下走。"商市爭售,并遠銷世界各國。宋應星在《天工開物》一書中說:"若夫中華器裔馳名獵取者,皆饒郡浮梁景德鎮之產也。"明代景德鎮的瓷器最主要的就是"青花",從這些情況來看,明代的青花瓷器在元代的基礎上,達到了空前未有的高峰。正如毛主席所指出的:在封建社會中:"只有農民和手工業工人才是創造財富和創造文化的基本階級。"景德鎮的陶工,正是明代的豐富多彩的青花陶瓷藝術的創造者。明代所制作的青花瓷器,各個不同時期的作品具有不同的特征。如果按照它的不同時期的青花瓷器的不同時代特征加以區分的話,那么,可以把明代的青花瓷器分為:一、明早期(永樂至宣德);二、明中期(成化、弘治、正德);三、明中后期(嘉靖至萬歷);四、明末期(天啟、祟禎)。這四個時期的青花用料來源不同,呈色有顯著的區別。明早期入明以后,景德鎮成為全國制瓷中心,洪武二年,在鎮設立御廠。其所制瓷,只求精工,不計成本,專供宮庭貴族享用,這種制度一直沿襲至清末。青花瓷器是明代瓷器的主流,這時景德鎮的制瓷技術已日臻精美。明初的青花瓷器的成就,主要表現在宣德時期的作品上,永樂、宣德時期是明代瓷器生產鼎盛時期,而《景德鎮陶錄》云?quot;宣窯青花最貴。"可知明瓷第一種的"宣德窯"是以"青花"為代表作的。"宣德青花"的特征為發色深藍蒼翠,明艷渾厚,料色透入釉骨,線條往往有散暈現象及深色暈點(即使用所謂"蘇泥勃青"型的青料)。很象中國畫在宣紙上所形成的墨暈一樣,加上錯落有致的暈點,筆線自然渾化,別具風趣。的描繪技法上,是采用畫筆描線與涂染,畫面上表現深淺關系是用筆拓出來的,這是宣德及以前的青花繪瓷技術上的特征,因當時還沒有發明運用渾染(分水)法。所繪內容多纏枝花卉瓜果,也有畫一些人物、園景、魚禽、走獸、海濤云龍等圖樣,配以一定的邊腳圖案,在盤碗上又往往里外都畫,使整個瓷器裝飾得比較豐滿而莊重。又多作大缸、坐墩、大盤、大花瓶等大件器皿,加上濃重渾厚的青花裝飾,更顯得氣勢磅礴,創青花藝術一代之奇。如故宮博物院藏瓷明宣德青花纏枝花天球瓶(見圖16),其造型堅實硬朗,端莊舒展,裝飾以青花纏枝,用筆流暢,用料有濃淡,墨色渾然而莊重,使整體顯得豐盛而又秀麗,是一件較具代表性的作品。明中期到了十五世紀六十年代成化時期,青花瓷的制作有一個新的轉變。在選料、成坯、燒制上都比較講究。制瓷技術也更加熟練,瓷胎做得細膩輕薄,有所?quot;青花紙薄灑盞之制。"器型趨鉛輕靈秀巧,在繪瓷技法上從單一的畫筆,發展為用細筆畫線,另用大筆分水的肴痙ā6運攣錚諳咼璧幕∩霞由掀皆鵲納媯夠姹硐值酶由鋼攏⒃黽由?淺不同的色調,更接近于中國水墨畫的筆墨效果。在青花色料上,改用平等青料,相傳為景德鎮鄰縣樂平的坡塘青。其呈色秀雅,成為一種淡描青花,雖無宣青的明艷凝重,亦清麗可愛。《飲流齋說瓷》說:"成化五彩,青花,均極工致,青花藍色深入釉骨,畫筆老橫,康熙猶當卻步也。"這可成化"青花"雖不及宣德,便也有其勝人之處。正德時期出現了一些青色比較濃艷,裝飾比較豐滿的作品,據《窺天外乘》等文獻記載:正德時已從云南得到西域"回青",但從裝飾風格上來說,大致上與成化相同。成化以后,中等器物的花紋普遍使用渲染(景德鎮今稱"混水"與古文獻同),那時候的青花碗盤一式"動累百千",為了要"畫款相同,"不致"參差互異"(《陶冶圖編次》),故把彩繪青花的手藝分割成"畫者只學畫而不學染,染者只學染而不學畫。"(同前注)隨著技術上的精進,專業分工上更為精細,據《天工開物》中說:"共計一壞工力經手七十二,方克成器,其中微細節目,尚不能盡也。""過手七十二",可見分工之細達到何等程度。明代景德鎮陶工曾以其特有的"分工",為人類制造出多少精美的青花器。明中后期到了十六世紀二十所代以后嘉靖、萬歷時期,隨著社會經濟的發展,及海外貿易的發達,當時青花器的生產量空前擴大。青花藝術的格調也更顯得華麗繁縟,這表現在官窯瓷器上的大量龍鳳圖案。器形也變得更加復雜,除了制作大件瓷器外,還增加各種形狀的鑲器。更創富麗華貴的青花五彩瓷器,艷極一時。所用青料是回青。經過淘煉的回青,并加以江西所產的石子青,所青花色調極濃艷,有的呈堇青色有的帶紫紅色,與宣(德)、成(化)時期的青花迥乎不同。其造型與紋樣,也都以繁復異于前代。明代景德鎮的民窯青花非常發達,畫風豪放雄偉,制作渾厚樸實,是官窯瓷器莫及的。明代中葉以前的民窯瓷器,有許多不寫款,在還可以查考得出來的明代著名的民窯,有明中葉嘉靖、隆慶所間的崔公窯,制品精好。到明代末期,政治腐敗,國勢動亂,官窯生產幾乎停頓,重工精致的瓷器很少出現。相反,當時民窯的青花瓷器有許多精彩作品,所繪花鳥草蟲、山水人物小品,構圖簡潔清麗,寥寥數筆,生趣盎然。青花色調也很凈麗青翠,另有一番民間簡樸清新的情趣。四)清代的青花瓷器清代的青花瓷在明代青花卓越成就的基礎上,繼續有所發展和提高。特別是康、雍、乾三朝,在瓷器造型、釉彩、花繪等方面,都獲得了新的成就。據《景德鎮陶錄》說:"陶至今日(清朝)器則美備,工則良巧,色則精全;仿古法先,花樣品式、咸月異歲不同矣。而御窯監造,尤為超越前古。"(卷五),青花瓷器以康熙時期的作品最為突出。康熙十九年清朝政府在景德鎮設立御窯廠,器型大小不一,式樣繁鑫,青花瓷器的料色,似今云南珠明料的色調,具有鮮麗明爽之感,青花器物的紋飾,山水、人物、花鳥無一不齋,稱為清代三冠。其器物樣式,一變明代風貌。造型多為挺拔硬朗的形式。如棒錘、芭蕉、鳳尾、花觚等式樣,多硬直及方體器型。與當時清麗、明朗的青花裝飾名副其風格能取得相互協調統一。青花的色調鮮藍青翠,明艷凈麗,嬌翠欲滴。畫法精細挺秀,分色層次增加,甚至在一筆中分出深淺濃淡的筆韻,表達出純熟的繪瓷技巧和豐富的表現力。如故宮博物院藏瓷青花錦雞牡丹鳳尾尊(見圖19)和青花人物山水紋蓋罐(見圖20),都是康熙時的典型作品。在裝飾風格上,更多地吸取了民間木刻版畫的表現手法,對所表現的形象作概括、夸張的加工,用剛勁、細致的筆法勾線,再以多種深淺料色。渲染,看上去爽朗明快。康熙的青花成就使它一直都有深遠的影響,它的料色成為后來模仿的標準。《陶雅》說:"雍、乾兩朝之青花,蓋遠不逮康(熙)窯,然則青花一類,康青雖不及明青之濃美者,亦可以獨步本朝矣。"(卷上),《飲流齋說瓷》也說:"硬彩、青花,均以康熙為極軌。"(說彩色第四),可見康熙青花是獨步清朝的,《陶冶圖說》中有兩條說到"青料",第八條采取青料說:"瓷器無分園琢其青花者,有宣成嘉萬之別,悉藉青料為繪畫之需而霽青大釉,亦賴青料配合,料出浙江紹興、金華兩郡所屬諸山。………其江西、廣東諸山間有產者色澤淡薄不耐煅煉,止可畫染市賣粗器。"第九條揀選青料說:"用青之法,畫于生坯罩以釉水,入窯燒出,具成青翠。若不罩釉,其色仍是黑色,窯火稍過,則所畫青花多致散漫…?quot;。到了雍正、乾隆時期,瓷器生產上著重于釉上五彩、粉彩的制作,并得到高度發展,青花的生產受到一定影響,已失去以前的優勢。但仍有一部分制作得非常精細的作品。如故宮藏瓷雍正青花團菊紋蓋罐(見圖21),造型勻稱,團菊圖案紋樣格式布局勻整而靈秀。乾隆青花梅鵲紋表果瓶(見圖22),其造型系乾隆時的典型風格,一變康熙時的挺硬格調,而運用柔和線條,使器物造型雋秀。其紋飾梅鵲出自康熙而較細膩寫實,趨于自然寫生,也為乾隆繪畫裝飾的風格特點。當時盛行仿古之風,多仿明代宣成作品,雖有仿得極精者,但終究缺乏新意和原來自然流暢的筆調。有許多民間窯的青花瓷器,也往往在底款寫上大明或成化所制字樣。這時的青花色調變化比較多,大致上雍正比較輕淡沉著,乾隆時比較鮮藍濃艷。乾隆后期,由于封建制度已面臨末日,景德鎮的瓷業生產也相應的衰落下來,除了當時的民用青花瓷器還保持著清新、樸素的風格之外,官窯青花瓷器,追求自然主義,紋樣繁瑣,反映了統治階級腐朽、低級的審美趣味。鴉片戰爭以后,隨著外國資本主義的入侵,我國已淪為半殖民地、半封建的社會,由于帝國主義的掠奪和國內反動派的摧殘,景德鎮的瓷業生產一蹶不振,久負盛譽的青花瓷器,也失掉了往日的光輝,到解放夕,景德鎮青花瓷的生產,幾乎到了停產地步。五)結語綜觀元、明、清三朝六百多年的青花瓷發展的歷史,使我們清楚地看到,青花瓷器是景德鎮勞動人民的血淚和智慧的結晶,也是統治階級殘酷壓榨的罪證。歷代統治者均在景德鎮設立專為統治階級燒造奢侈品的御器廠,并設有督陶官吏駐廠造辦。它是當時勞動人民一項沉重的負擔,據邑志記載:"大小工匠約有五百,奔走之力不下千計,"以致"民以陶病久矣。"可見御器廠每年要役使一千余人替皇家賣力,沉重壓榨人民。督陶官吏"借上供之名,分外苛索",對景德鎮的勞動人民橫征暴斂,百般壓榨。元代著名民謠:"一里窯,五里焦",就是勞動人民深受災難的真實寫照。明嘉靖末期,地方上加派隨糧帶征的銀兩,弄得"公私苦匱",民窮財盡,成為擾民的苛政。萬歷十九年一次就加派瓷器二十三萬九千多套、件。萬歷二十七所宦官潘相來鎮督理陶務,潘相和他的爪牙王四到處濫征商稅,盤剝窯工,因燒造青花龍缸,致逼陶工童賓赴火而死。萬歷時期有個叫王敬民的官員曾上疏皇帝"奏罷燒造奇器淫巧。"(《浮梁縣志》)"陶政篇")這種疏奏,并沒有使統治階級減輕對景德鎮勞動人員的壓榨,反而變本加厲,僅在嘉靖二十五年所燒造"御器"追加的費用就高達十二萬兩白銀,合大米205,480石,相當于當時貧苦農民的一十三萬七千人一年多的口糧。明定陵出土的青花龍缸,就是當時景德鎮陶工燒造的,燒造這口龍缸,需銀五十兩,等于當時一個陶工六年的工資。清代順治八年,江西道額造龍碗,官書上說:"得旨方與民休息。龍碗解京,動用人夫,苦累驛遞,造此何益,以后永行停止。"這是清初入關收買人心的冠冕話,其實北京雍和宮佛座前之青花云龍香爐,上楷書"順治八年江西監察奉政敬造,"又有青龍大碗數件,都是順治八年額造的東西,并非名勝官書所說:"與民休息"了。皇家的御窯廠,勞動人民的地獄。御窯廠的成就,是建筑在殘酷的剝削制度基礎上的,《浮梁縣志》沈懷?quot;窯民行",對當時景德鎮陶工生活的寫照是:陶工們吃的是"糲食克苦腸,不敢問齏韭",而工作方面則還是"心向主人傾,力不辭抖擻"。到了老、病,毫元元保障,他們有的"服務二十年,病老逢陽九。飦粥先誰供,死況思槥車卯。棄我青山陽,青磷照我旁,死生不自覺,顯晦竟微茫。狼狽于此極,速愿歸異鄉"。清代民謠:"坯房佬,坯房佬,淘泥作坯雙手攏,彎腰駝背受壓榨,死了不如一根草。"這些都是景德鎮陶工生活的血淚寫照。"哪里有壓迫,哪里就有反抗"。統治階級加緊對勞動人民的掠奪,也激發了人民的反抗。明、清兩代中,幾乎年年都有規模大小不等反抗發生。如從明萬歷二十七年由燒造龍缸逼死陶工童賓而激起民變起,景德鎮勞動人民就堅持了四年之久的反封建專制斗爭,至到萬歷三年,陶工一萬余人包圍了御窯廠,火燒御窯廠,展開了聲勢浩大的反抗斗爭。清嘉慶期間御窯廠青花畫坯工人王子真領導?quot;毛銀改紋銀"運動,清乾隆間茭草工人的"白圍裙運動"嘉道間的"知四肉"運動等,都顯示了景德鎮陶工們斗爭的頑強性。歷史事實清楚的告訴我們,是誰發明創造了青花瓷器?是誰使青花瓷器得到發展?發明它的不是某一個人,而是幾十個,幾百個、幾千個人;不是那個督陶官史,而是千百個勞動的陶工。青花瓷器是幾個世紀以來景德鎮的勞動人民勞動、發明與堅強斗爭的產物。

    中國歷代名窯瓷器簡介


    大同窯: 在今山西大同,故名。始燒于金代,終于元代。清乾隆四十七年(1782)刊刻的《大同府志》中謂有 "青瓷窯",距城二十三里。據此在大同西郊瓦窯村發現一瓷窯遺址,證實即方志中的青瓷窯。遺址面積不大,以燒黑釉器物為主,兼有少量茶葉末袖;弦紋瓶及剔花罐具有代表性,剔花線條粗曠,劃花線條纖細,有水波及魚紋,黑釉烏黑光亮,茶葉末釉表面無光。

    懷仁窯: 在今山西懷仁,故名。明《大明一統志》有"錦屏山在懷仁縣西南二十五里,山舊有瓷窯"記載。發現遺址有小峪、張瓦溝、吳家窯三處;始燒于金代,歷經元明兩代。燒瓷以黑釉為主,弦紋瓶及罐等器物胎體厚重,裝飾有粗線條劃花及剔花兩種,有雁北地區特色。

    渾源窯: 在今山西渾源,故名。明《大明一統志》記載渾源產瓷器。清乾隆《渾源州》又有"天贊初與王郁略地 燕趙破磁窯鎮"語,知在五代后梁時渾源已有磁窯鎮地名。經實地考察,渾源窯當建于唐代,燒白釉、黑褐釉、茶葉末釉等品種。金元時期窯廠擴大,品種增多,有黑釉剔花、白釉剔花與劃花,有盤、碗、盆、罐、枕等器。黑釉剔花為雁北地區之最精者,牙白釉剔花在山西其他地區也屬少見。

    榆次窯: 在今山西太原盂家井,孟家井明代屬榆次縣,故名。此窯產瓷,明初已有記載,孟家井柏靈廟明弘治三年(1490)重修碑記中說:"榆次縣治之北六十里有鄉曰孟家井,居民大率三百家,乃古昔陶器之所。" 窯址遺存大量瓷片,以自釉印花碗最多,碗心一圈刮釉,具有典型金代作風。

    平定窯: 在今山西平定柏井村,故名。始燒于唐,歷經五代到宋,以燒白瓷為主,還燒黑釉器物,有印花、剔花盤以及北方習見的五角、六角紋盤碗等器。窯址與河北臨城邢窯、曲陽定窯相距較近,瓷器造型裝飾與兩窯有共同處。

    交城窯: 在今山西交城,故名。始燒于唐,以自釉產量最大,有盤、碗、壺等器物,還發現有黑釉斑點拍鼓殘片較多。宋代有發展,仍以自瓷為主,也有當時北方各瓷窯所習見的動物小雕塑,還燒制白釉釉下儲彩彩繪裝飾,特征與介休窯大體相同,儲彩有呈桔紅色者,其他地區極少見,珍珠地劃花裝飾品種有枕、洗等器,但產量較少。

    介休窯: 在今山西介休洪山鎮,故名。1959年發現。始燒于宋,歷經金元明清四代,在山西較少見。宋代以自 釉為主,早期碗體厚重,與交城窯相似,有薄胎印花碗盞,胎白紋細,受定窯一定影響,碗盞里心都留有三個細小支燒痕,是其特征之一;白釉黑花品種也有發現,釉面光亮,與河南、河北同類裝飾有別。金代燒黃褐釉印花器較多,器內多印花,尤以孩童蕩船紋飾為多,富有介休窯待色。

    霍縣窯 : 在霍州境內(今山西霍縣陳村),故名。為山西七十年代后期新發現的古窯址之一。以燒白瓷為主,光素無紋者多,少量有印花裝飾,胎浩白,用支釘墊燒,器內及器足都留有五個小支燒痕。明代曹昭《格古要論》中所提及的彭窯仿古定器折腰盤,霍縣窯遺址里遺留甚多,證實明清兩代文獻中的彭窯就在霍縣陳村。元代還燒白地黑花品種,遺址有高足杯標本,明清兩代繪花卉者較多,有書寫文字者。傳世品有帶紀年銘文者,故宮博物院有墨書"明昌四年"(1193)盤一件,是研究該窯燒瓷上限的極有價值的資科。

    長治窯: 在今山西長治八義鎮,故名。燒瓷品神有白釉、 白釉紅綠彩、白釉黑花及黑釉四種,以白釉紅綠彩繪碗最富特色,碗心多畫折枝花卉,有畫魚紋者,碗心及圈足都有五支燒痕,這種碗晉南地區金墓出土過。白釉有刻花及畫黑花裝飾,刻花紋飾較簡練,黑花多繪于碗內或壤外,紋飾多為折枝花卉,也有魚鴨等紋,但為數較少。

    淄博官窯: 在今山東淄博磁村,故名。七十年代后期發現,經過小規模試掘,初步判明始燒子唐而終于元代。該窯在唐代以燒黑瓷為主,宋代燒白瓷,有剔花、刻花裝飾,金代出現蓖劃、絞胎、白地黑花、白釉紅綠彩等新裝飾,碗心也多一圈刮釉,有北方地區瓷窯風格。

    安陽窯: 在今河南安陽北郊安陽橋附近,故名。經過小規模試掘,初步判明是隋代青瓷窯址。據此,可確定安陽地區部分隋墓出土青瓷是此窯所產。五十年代在善應十天傅二鎮還發現宋元時期窯址,前者專燒鈞釉瓷器, 后者燒白瓷;二鎮距磁州窯較近,但未發現有磁州窯風格的瓷器。

    鶴壁窯: 在今河南鶴壁,故名。始燒于唐而終于元代。在唐代燒白、黃、黑釉器物,有花口缽、短流壺等;宋金時期的白地黑花、褐黃釉刻花折沿盆最富代表性,白地黑花彩色烏黑,褐黃釉刻花有蓮花、鵝與兔吃草等紋,盆口徑都在40厘米以上;白釉劃花大碗與磁州窯風格相同,碗心也有五個長條狀支燒痕。

    碌武窯: 也稱"當陽峪窯"。在今河南修武當陽峪,故名。為北方著名民間瓷窯之一。所燒器物以剔花品種最富 盛名,紋飾流利灑脫,又以黑白、褐白對比強烈的色彩獨具一格,其藝術感染力遠在磁州窯系瓷窯同類裝飾之 上;絞胎也屬成功品種之一,用白褐兩種色料絞在一起, 組成與羽毛相似的紋理,制作技巧高超。

    鞏縣窯: 在今河南鞏縣,故名。從已發現的窯址,可知始燒于隋代,燒青瓷;唐代有較大發展,以白瓷為主。李吉甫《元和郡縣志》有"開元中河南貢白瓷"記載,西安唐大明宮遺址出土有鞏縣窯白瓷,證實此窯貢白瓷。此外還燒三彩陶器,洛陽地區唐墓出土三彩陶器及雕塑不少是該窯所產;遺址出土素燒坯很多,可知三彩陶器是兩次燒成。所制絞胎多模仿漆器紋理特征,黑釉、茶葉末釉也占一定比例,遺物有盤、碗、瓶、壺等。

    密縣窯: 在今河南密縣,故名。已發現西關及窯溝兩處遺址,西關窯始燒于唐而終于宋,窯溝窯燒瓷則在宋金 時期。西關燒白、黃、青、黑各色釉及珍珠地劃花等品種,珍珠地劃花裝飾在密縣窯中出現最早,宋代較流行,窯址出土的五代鵪鶉紋小枕,紋飾具有仿唐金銀器鏨花工藝特征。窯溝以白釉為主,白地畫黑花標本的也遺留不少,瓶、壺等器物上多畫簡潔的花草紋,畫圈紋的較別致,是此窯獨特之作。

    登封窯: 在今河南登封曲河,故名。始燒于晚唐,下限到元代。燒瓷品種較多,以自釉為主,有白釉綠彩、白釉刻花、白釉剔花、白釉珍珠地劃花及白地畫黑花等,還燒瓷塑玩具、黑釉及三彩陶器。珍珠地劃花品種,受密縣窯影響,產量在同類瓷器中居首位,遺物有瓶、枕、罐、洗、 碗等,以瓶、枕較多,瓶高達40厘米左右。遺址附近的殘廟內有清嘉慶碑記一座,碑文載:"嘗就里人偶拾遺物,質諸文,獻通考,而知當有宋時窯均環設,商賈云集,號邑巨鎮",描繪了宋時的繁盛情況。

    寶豐窯: 在今河南寶豐青龍寺,故名。燒瓷時期為宋金兩代,品種有青瓷、黑瓷及三彩低溫鉛釉陶器,青瓷質量較臨汝窯略勝,造型紋飾與耀州窯近似,印花裝飾較多。黑瓷有凸線紋、麥粒紋裝飾,后者在北方瓷窯中極少見;此外還燒三彩與綠釉、醬釉爐枕等器,,枕面劃花有花卉及錢紋等題材。

    魯山窯: 在今河南魯山段后,故名。創燒于唐代而終于元代。唐代南卓《羯鼓錄》中有"不是青州石末,即是魯山花瓷"語,經調查發現花瓷拍鼓瓷片標本,證實該書所述。宋金時窯廠擴大,燒瓷品種豐富,裝飾方法也多種 多樣:如有自釉罐上以褐點組成的三角形,白釉瓶上以蓖劃復線直線紋與曲線紋的相間排列;以及三彩蓮瓣高足爐等;均有特色。

    郟縣窯: 在今河南郟縣,故名。在發現黃道、黑虎洞及石灣河三處遺址中,黃道及黑虎洞均有唐及元代標本,石灣河則屬元代遺址。唐代遺物有黑釉斑點花瓷、黃釉及白釉綠彩品種;綠彩呈碧綠色,在河北、河南、山東、陜西四省九處瓷窯所燒同類品種中,色彩最美。元代遺物有磁州窯風格的白地黑花裝飾及鈞釉器物。

    宜陽窯: 在今河南宜陽三里廟,故名。明清兩代方志都提到宜陽產瓷,其燒瓷上限,乾隆《宜陽縣志》記有:"德應侯廟在縣西二里,宋熙寧感德軍守臣以水旱禱應狀聞,治廟封侯爵享祀。崇寧末年復重修,今廢無考,一在半壁山。"德應侯是北方瓷窯供奉的窯神,宋神宗熙寧(1068一1077)時宜陽建德應侯廟,則此窯燒瓷當在熙寧之前。以燒青瓷為主,也有少量白釉、黑釉、白釉黑花及三彩陶器。

    新安窯: 在今河南新安,故名。已發現遺址十余處,多數均燒鈞釉器物,屬鈞窯系。燒瓷時間歷經宋金元三代,所燒器皿有盤、碗、爐、瓶、罐等,以盤、碗占絕大多數。

    內鄉窯: 在今河南內鄉大窯店,故名。因宋屬鄧州,故舊稱"鄧窯"。始燒于唐而終于元,唐時燒黑釉及帶斑點的花瓷,宋金時燒青瓷,過去曾將一種釉色青綠、器底呈紫褐色的,稱為"鄧窯";印花盤碗較多,與宜陽、臨汝窯近似。遺址有元至大二年(1309)普濟宮碑一座,碑文有 "孤村陶煙時起,前事宛然在目"語,可知元時仍燒瓷。 (鄧窯即"內鄉窯")

    柴窯: 窯址迄今未發現。柴窯一名最早見于明代曹昭《格古要論》,萬歷以后的《玉芝堂談套》、《清秘藏》、《事物綢珠》、《五雜姐》、《博物要覽》、《長物志》等書多論及此窯, 但眾說紛紜。基本有兩種見解,一為周世宗姓柴,當時所燒之器都叫"柴窯";一為吳越秘色青瓷即"柴窯"。對其形質,曹昭認為"柴窯天青色滋潤,細膩有細紋,多是粗黃土足,近世少見";張應文則謂"柴窯不可得矣,聞其制云,青如天,明如鏡,薄如紙,聲如磐"。但均屬傳聞, 未見實物。清末民國初有以"青如天、明如鏡、薄如紙、聲如磐"證諸柴窯,僅有景德鎮宋影青瓷相符;或謂可能張應文誤以宋影青為柴窯而概括之。

    東窯: 在汴京(今河南開封)附近。專燒磚瓦。《宋會要》窯務條文載:"京東西窯務掌陶工為磚瓦器給營繕之用,舊有東西二務景德四年廢止,大中祥符二年復置東窯務。" 明代曹昭《格古要論》有董窯條,謂其特征與官窯相似,而又不及,今亦少見。明清兩代談瓷筆記多引用之。但董窯實物未見傳世,窯址亦無明確地址,或為東窯之誤會。

    林東窯: 在今遼寧昭烏達盟巴林左旗林東鎮,故名。共發現上京窯、南山窯及白音戈勒窯窯址三處。上京窯為 遼代官窯,燒白瓷、黑瓷及綠釉陶器,白瓷產品有長頸瓶、海棠式長盤、方盤及長柄壺等。遼上京故城內出土 的白瓷"官"字款穿帶壺,系上京窯產品。

    赤峰窯: 也稱"缸瓦窯"。在今遼寧昭烏達盟赤峰西南六十公里的缸瓦窯屯,故名。窯址出土有帶"官"字銘文的 窯具,證明為遼代官窯。所燒器物有白瓷、白地黑花、三彩及色陶器。以白瓷為主,器皿有杯、碗、盤、碟、壺和罐;三彩陶器以印花盤為多,黃釉有雞冠壺和鳳首瓶。赤峰遼應歷九年(959)附馬墓出土的白瓷帶"官"字銘文盤碗,就地理方位及胎釉特征看,是缸瓦窯產品。

    遼陽窯: 在今遼寧遼陽東三十公里江官屯,故名。燒瓷以白釉粗瓷為主,也有少量白地黑花、黑瓷及三彩陶器I 白瓷及白地黑花胎體較粗,均掛化妝土。白瓷燒杯、碗、 盤、瓶、罐等器,黑釉則燒大器;此外,還燒黑釉、白釉、小俑、狗、馬、駱駝等小玩具。

    栒邑窯: 在陜西栒邑,故名。地距黃堡鎮耀州窯較近,燒瓷具耀州窯特征。遺址遺留有黃釉殘片,碗里有刻花、印花紋飾,有花卉、海水、牛等題材;盤碗的里心多一圈刮釉,與耀州窯金代地層出土瓷器特征相同,應屬金代產物。

    瓷具耀州窯特征。遺址遺留有不少青黃釉碗殘片,碗里 有刻花、印花紋飾,有花卉、海水、牛等題材;盤碗的里心 多一圈刮釉,與耀州窯金代地層出土瓷特特征相同,應 屬金代產物。

    華亨窯: 在今甘肅華亭,故名。最早見于明李賢天順本《大明一統志》,土產條記有黑瓷器出平涼、華亭二縣;鎮堡條也有安口鎮出瓷器記載,可知明代前期華亭縣安口鎮產黑瓷。經調查在安口鎮發現瓷窯遺址一處,遺留物為青黃釉盤碗標本,器里有印花、刻花裝飾,器心多一圈無釉,乃適應迭燒需要而致。器物紋飾與燒制特征和陜西耀州窯相同,屬金代,為耀州窯體系。

    蘭州窯: 在今甘肅蘭州,故名。最早見于《元一統志》,蘭州土產條,簡略提到產瓷器,有窯一所,距州四十五里。清康熙《蘭州志》,山川條:"煤炭山洞在州南四十里,其洞數十,皆產煤,州民賴之。阿干峪在州南四十里,其土宜陶,經火不裂,故多窯冶,水岔在州東南六十里,亦有窯冶。"經調查阿干峪,發現元代黑瓷窯址一處,以黑釉碗為主,《蘭州志》所記初步得到證實。

    宜興窯: 在今江蘇宜興鼎蜀鎮,故名。燒瓷歷史悠久,早在漢晉時期已燒青瓷。澗眾村發現有唐代青瓷窯址。明代以紫砂器聞名于世,出現不少制壺名家,如供春;時大彬、李仲芳、陳仲美等,并仿燒宋代鈞窯器物,因有"宜鈞"之稱。

    德清窯: 在今浙江德清,故名。是浙江地區發現的兩處黑瓷產地之一。燒瓷于東晉至南朝。共發現窯址四處, 同窯燒制青瓷和黑瓷,造型大體一致。窯址標本與浙江地區墓葬出土瓷器有的完全相同。

    余杭窯: 在今浙江余杭,故名。是繼德清窯之后發現的又一處早期黑瓷產地。窯址共發現兩處,所燒器皿與德清窯近似;黑釉雞頭壺地面遺留較多,有大中小三種形式,當時產量較大。

    修內司官窯: 也稱"南宋官窯"。宋室南遷后在杭州另立的新窯。窯址迄今尚未發現。宋葉真《坦齋筆衡》載:"---中興渡江,有邵成章提舉后苑,號邵局,襲故京遺制,置窯于修內司,造青器名內窯,澄泥為范,極其精致,油色瑩徹,為世所珍。后郊壇下別立新窯,比舊窯大不侔矣。"郊壇窯是南宋設立的第二座官窯,三十年代在杭州烏龜山發現窯址。所燒瓷器除盤碗外,多仿周漢時期銅器玉器式洋,胎呈黑褐色,釉有粉青、月白、炒朱黃各色。明清兩代景德鎮御器廠仿官成風,以清雍正 (1723一 1735)時所仿質量最好,有的幾可亂真。 (郊壇窯即"修內司官窯"。)

    蕭山窯: 在今浙江蕭山,故名。共發現窯址三處,一在進化區茅灣里,是浙江地區戰國時期原始瓷產地,碗里有螺旋紋,江浙地區戰國墓葬出土的不少這類器物中,即有茅灣里的產品;其余兩處在戴村區上董村、石蓋村,遺物有褐斑及劃花蓮瓣紋裝飾,具有東晉、南朝時期特征。

    紹興窯: 在今浙江紹興,故名。已發現窯址兩處:一在富盛區長竹園一帶,時代屬春秋戰國,遺物有原始瓷碗缽等器,器里有螺旋紋,是浙江早期窯址之一;一在下蒲西一帶,出土罐壺等遺物多印有帶狀網紋及鋪首裝飾,具有吳、西晉時期典型特征。

    越窯: 也稱"秘色窯"。在越州境內(今浙江余姚上林湖濱湖地區),故名。為唐代六大青瓷產地之一。發現窯址已達二三十處,以鱉唇山東晉時期遺址最早,唐、五代到宋初時期的窯址尤多。唐代越窯青瓷已很精美,博得當時詩人的贊美,如,顏況"越泥似玉之甄",許渾"越甄秋水澄",皮日休"邢人與越人,皆能造瓷器,圓似月魂墮,輕如云魄起",陸龜蒙"九秋風露越窯開,奪得千峰翠色來" 等。五代吳越時越窯瓷器已"臣庶不得用",作為吳越王錢氏御用及貢品。進貢瓷器動輛萬件;入宋以后,貢瓷數量有增無已,一次進貢有多達十四萬件者。

    慈溪窯: 在今浙江慈溪杜湖濱湖地帶,故名。為新發現的一處青瓷產地,與余姚毗鄰。產品以壺類較多,壺有多種式樣,腹部多有刻花與劃花裝飾,肩部多帶雙系,系面也有多種紋飾;釉色多呈青灰,色調特殊,但瓷質松脆易破。

    寧波窯: 在今浙江寧波,故名。已發現郭堂岙、云湖及小洞岙三處窯址,以郭堂岙窯燒瓷歷史最早,東漢后期即燒青瓷、黑瓷,與上虞、小仙壇窯近似。云湖與郭堂岙隔嶺相望,燒瓷始于東晉終于南朝,以青瓷為主,有少量褐釉。小洞岙窯標本具唐代特征,以碗為主,光素無紋者多,少數印有雙魚紋;有于碗口里外飾以半圓形褐色斑點者,與金華地區唐婺州窯有相同處。

    勤縣窯: 在今浙江勤縣,故名。已發現小白市、沙葉河及郭家峙三處,以小白市窯歷史為早,燒瓷在東晉、南朝時期;另兩處均為五代、北宋時期。造型、紋飾及支燒方法與余姚上林湖越窯極其近似,所燒瓷器多供吳越王錢氏進貢之用。

    上虞窯: 在今浙江上虞,故名。已發現窯址達三百處以上,是國內發現窯址最多的縣。燒瓷自東漢迄于宋。東漢小仙壇窯址出上標本,已具備成熟瓷器的各種條件, 當時除燒青瓷外,還燒黑瓷。三國、兩晉、南朝窯址也發現很多,江蘇墓葬出土有上虞窯帶紀年銘文的瓷器。五代到宋代窯址最多,所燒瓷器與鄰近地區余姚、寧波、勤縣等窯關系密切,造型、紋飾有共同點,同屬以余姚上林湖越窯為主的越州窯系,吳越王錢氏用以供奉的瓷器,絕大部分都取給于這些瓷窯。

    象山窯: 在今浙江象山,故名。據明清著錄謂燒白瓷,似定窯瓷器而粗;經查,判明唐已燒青瓷。遺址面積不大,遺留標本不多,所燒以盤碗為主,直口平底碗的造型與浙江麗水、吳興、余姚等窯相同,屬唐代前期流行式樣。

    東陽窯: 在今浙江東陽,故名。六十年代發現窯址九處,七十年代后期又續有發現。始燒于唐而終于宋,其地屬婺州,所燒瓷器屬婺州窯系。

    婺州窯: 在婺州(今浙江金華地區),故名。為唐代六大青瓷產地之一。始燒于東晉,五朱堂窯有青釉褐斑標本。唐代遺址共發現四處,以生產茶碗出名,造型有習見各式碗,多角形短流壺及雙系罐,有黑渴釉及青釉褐斑裝飾。唐代陸羽《茶經》中有評語。

    武義窯: 在今浙江武義,故名。文獻未見記載,近年經調查在境內發現青瓷窯址數十處,絕大部分均屬宋代,燒瓷以碗較多,碗里多刻花篦點紋裝飾,外部刻復線紋,這類碗盛行于宋元時期,在浙閩瓷窯發現最多。元代遺址多燒龍泉釉盤碗,器里中心多印陰紋花卉,偶有帶八思巴文者,為數不多。

    臨海窯: 在今浙江臨海,故名。共發現窯址兩處;均燒青瓷。一在五孔岙,燒瓷在南朝到初唐之間,所燒瓷器以碗為主;一在許市,燒瓷在五代到北宋之間,器物胎簿,釉色青綠,有雕鏤極精的香薰,屬越窯系。

    黃巖窯: 在今浙江黃巖,故名。燒瓷于五代未到北宋。五十年代發現竺家嶺、牌坊山等八處窯址,以生家嶺窯遺址面積最大,遺物最為豐富,屬越窯系。器物紋飾題材以刻花花卉為主,鸚鵡紋在越窯系瓷窯中比較常見,但多為細線條劃花,黃巖窯為刻花線條粗放,紋飾生動,富有特色。

    溫州窯: 在今浙江溫州西山一帶,故名。遺址面積較大, 燒瓷在唐宋時期。所燒瓷器受到甌窯和越窯一定影響,胎釉色調較淺,保留了早期縹瓷固有傳統;粗線條劃花以及支燒方法與越窯有共同點。宋代盤碗多帶刻花劃 花裝飾,支燒工具亦與越窯系大體相似。

    麗水窯: 在今浙江麗水,故名。已發現窯址二十余處,早期遺址在呂步坑,始燒于南朝后期到唐;元代窯址發現較多,均屬龍泉窯系,保定窯器里心多印蒙古官書八思巴文;龍泉大窯、安仁口及武義等三處窯址也有這類文字出土,多為陰文,印于花卉紋飾之中,保定窯為大字。

    泰順窯: 在今浙江泰順,故名。燒青白瓷,復燒窯具口大底小,是完整的整體,裝坯時先裝小器,依大小可裝九件,上面一件口徑最大。所燒器物釉色偏灰,器里有簡練的刻花紋飾。

    江山窯: 在今浙江江山,故名。燒瓷從宋代到清代,因地距江西較近,受景德鎮、南豐兩窯一定影響。宋元時期以青白瓷為主,造型紋飾與江西有近似之處,同時兼燒少量青瓷、黑瓷。元末以至明清兩代燒青花瓷,經過測定分析,所用鉆礦與江山縣產者近似。

    哥窯: 宋代五大名窯之一。南宋時有兄弟二人,各主一窯,兄所燒者曰"哥窯",弟者曰 "弟窯"。兩窯的記載最早見于明嘉靖四十年(1561)《浙江通志》:"相傳舊有章生一、生二兄弟,二人未詳何時人,主琉田窯造青器,粹美冠絕當世。兄曰哥窯,弟曰生二窯。"此后有關兩窯的著錄漸多,均源于此。哥窯多仿三代銅器式樣,釉開片形如冰裂,紋片星黃黑二色,因有金絲鐵線之稱。傳世品較多,多收藏于故宮博物院。龍泉窯經多次調查與發掘,迄未發現傳世哥窯標本,哥窯是否屬于龍泉窯系統的問題還有待于證實。(弟窯即"哥窯")

    蕭縣窯: 在今安徽蕭縣白土鎮,故名。始燒于唐代,燒白、黑、黃釉器物;宋代主要燒白瓷。白土鎮曾采集到白瓷瓶一件,瓶身刻 "白土鎮窯戶趙順謹施到慈氏菩薩花瓶一對供養本鎮南寺時皇統元年三月二十二日造"三十六宇,由此得知金代此窯仍燒白瓷。

    宿州窯: 在宿州境內(今安徽宿縣),故名。始燒于宋代,以燒白瓷為主。南宋周輝《清波雜志》"輝出疆時見虜 中所用定器,色瑩凈可愛,近年所用乃宿、泅近處所出,非真也"。可知宿州白瓷有定窯作風;明清兩代文獻著 錄宿州窯者多來源于此。窯址迄今尚未發現。

    泅州窯: 在泗州境內(今安徽棲縣),故名。始燒于宋代,以燒白瓷著名。最早見于南宋周輝(清波雜志,謂泅州 窯在灑縣附近,所燒瓷器也屬定窯系。窯址迄今尚未發現。

    壽州窯: 在壽州境內(今安微淮南高塘湖濱湖一帶,唐屬青州),故名。為唐代六大青瓷產地之一。共發現隋唐 窯址六處。管家咀最早,隋代開始燒青瓷,有貼花、劃花裝飾;余家溝遺址出土物以碗為多,此外有注子和枕,器物多平底,注子有多角形短流,枕為小長方形,都具有典型唐代風格;釉多黃色,與唐代陸羽《茶經》所說的"壽州瓷黃"特征吻合。

    繁昌窯: 在今安徽繁昌,故名。始燒于宋代,五十年代在繁昌柯家沖發現青白瓷窯址十一處,七十年代后期又續有發現。胎較薄,釉光潤,無紋飾者多。安微合肥、桐城、銅陵、樅陽及宿松等地宋墓出土的青白瓷,有的來自景德鎮,有的為繁昌窯產品。

    長沙窯: 在今湖南長沙銅官鎮一帶,故名。共發現窯址十余處,燒瓷多在唐至五代,為唐代重點瓷窯。品種以青釉為主,兼燒少量褐釉、醬釉、綠釉和白釉等;裝飾有釉下彩繪、印花、貼花和彩色斑點幾種。釉下彩繪創始于長沙窯,中唐時開始出現單一的釉下褐彩,后演進列褐綠兩種彩色;以彩色斑點作裝飾的較普遍,始飾以大圓斑四組,漸變為小斑點組成紋飾;貼花多裝飾在壺罐腹部,題材有人物、鳥獸、園景、雙魚相葡萄,在紋飾上多施以醬釉圓斑。長沙窯瓷器唐時暢銷海內外,在今日本、南朝鮮、印度尼西亞、巴基斯坦、伊朗等地都有出土,南朝鮮出土兩件帶銘文注子,一書。"卞家小口天下有名",一書"鄭家小口天下第一",富有商品宣傳特色。

    湘陰窯: 在今湖南湘陰,故名。為唐代六大青瓷產地之 一共發現三處,以縣城內遺址為最早,出土遺物都具 隋代作風,器身多有印紋裝飾,僅高足盤盤心紋飾即達三十種以上,為同時期其他瓷窯所少見。鐵罐嘴遺址標 本有唇口及玉璧底碗,屬典型唐代式樣,為唐代岳州窯的一部分。鳥龍嘴遺址多印花魚紋碗,碗心飾團菊一朵,有宋代特征。 "、

    景德鎮窯: 在今江西景德鎮,故名。據記載始燒于唐武德(618一626)間。建國后發現遺址多處,以楊梅亭、石 虎灣、黃泥頭最早,均為五代時期,燒青瓷和白瓷,青瓷釉色偏灰,白瓷釉色純正,達70度。宋代已發現有湖 田、湘湖、南市街、柳家灣等遺址,均燒釉色介于青白之間的青白瓷,楊梅亭等三處窯址也改燒青白瓷,有盤、碗、瓶、壺、罐、盒、枕等器,裝飾有刻花、印花、蓖花、蓖點等技法;北宋后期吸取北方復燒法,產量大增。元代創燒青花、釉里紅釉下彩裝飾新品種。1976年南朝鮮新安海底發現一艘中國元代沉船,打撈出元代瓷器一萬七千余件,其中景德鎮青白瓷及樞府型五千余件,不能判明窯口者二千余件。明代一躍成為全國瓷器燒制中心,青花瓷器有很大發展,釉上彩、斗彩、素三彩、五彩等品種相繼出現。清代彩釉更有改進和創造,彩瓷品種更加豐富,色調一致,既能仿制宋代名窯瓷器,又能仿燒玉、石、漆、銅以及干鮮果品,幾可亂真。南宋起產品就遠銷海外,如日本、南朝鮮、馬來西亞、菲律賓、泰國等地。

    豐城窯: 在今江西豐城寺前山--帶,故名。始燒于東晉,歷經南朝至唐代,早期所燒器物與江西地區東晉、南朝墓葬出土物近似。隋代高足盤心印有多種花葉紋飾,其造型紋飾與各地青瓷大體相同。唐代釉有青、褐二色,與陸羽《茶經》記載"洪州窯瓷褐"基本一致;唐時豐城屬洪州,故此窯即唐代的洪州窯。

    南豐窯: 在今江西南豐,故名。最早見于元代蔣祁《陶紀略》一書,謂與景德鎮競爭者有此窯。六十年代發現,七十年代再作調查,判明為專燒青白瓷單一品種的瓷窯。 始燒于宋代,所燒器物以盤碗為主,尚有注壺、盞托、盒子與枕,裝飾以刻花居多,有剔刻月梅紋的,有醬口刻花碗,為其他青白瓷窯所不見。

    吉州窯: 也稱"永和窯"。在吉州境內(今江西吉安永和鎮),故名。是江南地區名瓷產地之一。共發現窯址二十余處,始燒于五代,宋元時期有較大發展。品種豐富,有青白瓷、黑釉、青釉、醬釉、綠釉及白地黑花等。復燒方法與印花裝飾借鑒于北方定窯,白地黑花來源于河北磁州窯。玳瑁釉、剪紙貼花以及窯變花釉是其特色,剪紙貼花紋飾題材有雙龍、飛鳳、梅花、朵花以及福壽康寧、金玉滿堂、長命富貴等四字古語。六十年代以來江西地區宋墓出土不少此窯瓷器,南昌南宋嘉定二年(1209)墓葬出土的蓮花紋爐及奔鹿紋蓋罐,對于判斷窯址及同類出土器物的燒制時代有重要參考價值。

    贛州窯: 在今江西贛州,故名。始燒于宋代,燒青白瓷,有刻花紋飾;元代燒青白瓷、黑釉及龍泉釉。發現的高足懷與柳斗杯有地區特色;杯里施釉,外部劃刻柳斗紋,不施袖,頸部有凸起白色乳丁一周。1976年南朝鮮新安海底打撈元代沉船一艘,打撈元代瓷器一萬七千余件,其中不能判明窯口者二千余件,還有贛州窯柳斗杯及吉州窯白地黑花瓶等。

    陶窯: 唐代景德鎮陶玉主持的瓷窯。始見于《景德鎮陶錄》卷五:"陶窯,初唐器也,土惟白壤,體稍薄,色素 潤,鎮鍾秀里人陶氏所燒也。邑志云,唐武德中鎮民陶玉者載瓷入關中,稱為假玉器,且貢于朝,于是昌南鎮瓷名天下。"但景德鎮發現古瓷窯遺址,最早為五代時期,未發現唐代遺址《景德鎮陶錄》所記陶窯尚待證實。

    霍窯: 唐代景德鎮霍仲初主持的瓷窯。最早見于《景德鎮陶錄》卷五:"霍窯,窯瓷色亦素,土墡膩,質薄,佳 者瑩縝如玉,為東山里人霍仲初所作,當時呼為霍器。邑志載唐武德四年詔新平民霍仲初等制器進御。"霍窯迄今未發現,據景德鎮已發現的三處五代時期窯址標本看,青瓷白瓷都采用迭燒法,碗心碗足都有支燒痕。迭燒是比較原始的一種方法,唐武德四年(621)約早于五代三百年左右,其燒瓷辦法可能更為原始。書載以此瓷進御,為一疑問。

    御土窯:元代景德鎮燒造貢瓷之窯。見于元孔齊《至丘直記》"饒州御土"條云,"饒州御土,其色白如粉堊,每歲差官監造器皿以貢,謂之御土窯。燒罷即封土不敢私也,或有貢余上作盤、盂、碗、碟、壺、注、懷、盞之類,白而瑩色可愛,底色未著油藥處,猶如白粉,甚雅薄難愛護,世亦難得佳者。"同書"窯器不足珍"條又云:"嘗議舊定器官窯皆不足為珍玩,蓋予真有所見也。在家時表兄沈子成日余干州歸,攜至舊御土窯器徑尺肉碟二個,云是三十年前所造者,其質與色絕類定器之中等者,博古諸往往不能辨。" 據此可知,元代御上窯既燒貢御器皿,又仿燒定窯大盤。

    御窯廠: 也稱"御器廠"。在今江西景德鎮珠山。明洪武(1368一1398)間設,明清兩代專為宮廷燒造瓷器。明代 派宦官主持窯務,清代派監窯官監督燒造。所燒瓷器質量精工,不計工本,動輒以萬計,僅宣德、嘉靖年間所燒瓷器即達八十萬件。產品也稱"官窯器",是對民窯器而言;官窯器多按頒發式樣承做,不同時期有不同造型與紋飾,但龍鳳紋占很大比重,底部多書寫"大明□□年制"或"大清□□年制"六字款。

    民窯: 民間經營的瓷窯。歷代瓷窯絕大多數都屬民窯。五代時期出現官辦瓷器,宋代有汴京官窯相修內司官窯的命名。明清兩代在景德鎮設御窯廠,但民窯仍大量存在。民窯生產的瓷器也稱"客貨",造型紋飾不受官府拘 束風格與官窯瓷器迎然不同,題材豐富,畫筆自由奔放。清康熙時青花、五彩瓷器上的歷史故事畫大量出現,有伍子胥舉鼎、周處斬蛟、空城計、西廂記等。藍彩、黑彩、金彩的使用,使彩瓷更加輝煌燦爛,五彩品種由此得到新的發展。

    樞府窯: 元代官府在景德鎮燒制的青白瓷及盤碗,也有"樞府型"之稱。帶樞府字銘的瓷器是元代官府機構定燒 器物。宋代有樞密院,元代因之,但無"樞府"機構名稱。樞府窯瓷器絕大多數均為印花,紋飾有云龍、飛鳳、云雁、纏枝蓮等。景德鎮湖田窯元代瓷窯遺址發掘時,出土有大量樞府窯瓷器。

    祟安窯: 在今福建崇安,故名。已發現窯址十一處,屬宋代者八處。因距建陽較近,發現有專燒黑瓷的窯址,造型與建窯相似;燒青白瓷者發現兩處,出土器物有盤、碗、杯、碟、洗及盒,質量以苑埂窯所燒者為精。因地鄰江西,青白瓷受景德鎮、南豐兩窯一定影響。

    浦城窯: 在今福建浦城,故名。燒瓷約在南宋到元代前期。共發現窯址兩處:一在碗窯背,燒青瓷,遺物以碗最 多,瓶、罐等器少量發現,有雙耳活環扁瓶,瓶身兩面印福壽字,這種瓶在距浦城較近的浙江龍泉窯有大量燒 制,可見受龍泉窯一定影響;一在大口村,以青白瓷為主,器身多印有陽紋裝飾。

    光澤窯: 在今福建光澤,故名。五十年代在茅店發現宋代窯址一處,遺物有青白瓷及黑瓷兩類,青白瓷數量多, 胎潔白,造型多種多樣,裝飾僅印花一種,紋飾題材有雙鳳、飛鶴、蝴蝶、雙魚、水藻及花卉,釉色有的偏灰,有的偏黃;黑瓷多為各式茶盞,有兔毫與醬斑,但為數不多。

    建陽窯: 舊稱"建窯"。在今福建建陽,故名。創燒于宋代,建國以來經多次調查發現窯址十余處。對水吉窯進 行重點發掘。宋代飲茶最受人歡迎的兔毫盞,就出產在這里。北宋后期曾為宮廷燒制御用茶盞,窯址里出土有碗底刻"供御"、"進盞"字銘的茶盞。以后發掘時又發現黑瓷堆積層下面有青瓷堆積,這表明建陽窯燒黑瓷前曾燒過青瓷,后改燒黑瓷,專門燒制供飲茶用的黑瓷茶盞。 (建窯: 即"建陽窯")

    連江窯: 在今福建連江,故名。是閩東沿海地區古外銷瓷產地之一。建國初在浦口、魁歧發現宋元時期窯址群。浦口鎮所屬井頭里、錦上窯及西山頂三處遺址均燒青白瓷,有精粗之分,精看為白胎,數量較少,粗者釉偏灰。三處遺址也燒少量青瓷碗,碗里飾以刻花蓖劃紋,碗外刻復線。燒這類碗的瓷窯福建發現很多;也發現有仿浙江龍泉窯浮雕蓮瓣紋碗的,胎釉紋飾均很相似。

    閩清窯: 在今福建閩清,故名。燒瓷于宋元兩代,共發現遺址四處,專燒青白瓷,胎質堅細,造型多樣,紋飾較豐富,釉星淺灰色,青的色調少,有福建地區特色。

    福清窯: 在今福建福清,故名。是閩東沿海地區古外銷瓷產地之一。五十年代在縣東門外東張區發現宋代窯址五處,均燒青釉刻花蓖點紋及黑瓷兩類器物,風格與福建各地宋代同類窯址出土遺物基本屬于同一類型。

    莆田窯: 在今福建莆田,故名。是閩東沿海地區古外銷瓷產地之一。共發現窯址兩處:一在縣東十二公里西天尾,遺物全系元代青瓷盤碗,器物里心多印陰紋折枝花卉,也有靈芝紋,發現數量較少,制做稍粗;一在縣西南三十八公里許山,遺址面積較大,專燒青白瓷,遺物為元代盤碗及洗等器皿,變形少,釉色好,器底部與德化窯接近,紋飾多印花,有蓮瓣、蝴蝶及十字紋。

    仙游窯: 在今福建仙游,故名。窯址于1953年發現,遺留有青瓷、青白瓷及黑瓷標本,屬宋代瓷窯。文字記載最早見于明弘治《興化府志》之卷十二:"近仙游縣萬善里潭邊有青瓷窯,燒造器皿頗佳;……北洋澄林有瓷窯 燒粗碗碟;南洋獺溪有瓷窯燒酒缸花盆等器;景德里又有瓦窯專燒磚瓦,闔郡資以為用。" 據此可知仙游窯燒瓷歷史較長,明代中期窯場已有多處,分別燒制細瓷、粗瓷以至磚瓦等,但明代窯址迄今尚未發現。

    德化窯: 在今福建德化,故名。是福建沿海地區古外銷瓷重要產地之一。發現由宋到清歷代窯址達一百八十處,重點發掘了屈斗宮、碗坪侖兩處窯址。碗坪侖燒瓷較屈斗宮早,燒青白瓷,有的接近白釉,刻花蓖劃紋裝飾較多,盒子遺留甚豐,蓋面所印陽紋裝飾達一百余種,題材之豐富在南方地區首屈一指,南宋時有專門制作盒子的作坊。屈斗宮元代辦燒青白瓷,從南宋至元代。明代盛燒白瓷觀音、達摩等塑像,胎釉渾然一體,如同白玉,被贊為"象牙白"、"奶白"或 "天鵝絨白。清代除燒白瓷外,盛燒青花與彩繪瓷器。元代以來,德化窯瓷器輸出海外,菲律賓、馬來西亞出土有元代德化窯青白瓷,泰國及東非坦桑尼亞等國家也出土有清代德化窯青花瓷器。

    安溪窯: 在今福建安溪,故名。是晉江地區古外銷瓷產地之一。最早見于明嘉靖《安溪縣志》記述嘉靖 (1522一1566)前燒粗青瓷。經普查共發現窯址一百二十八處,屬宋元時期的有二十三處,明清兩代者一百零五處。宋元時期以青白瓷為主,有各式盤、碗、瓶、壺、盒 子、軍持等器,盒子有大小各種形式,印紋線條比德化窯粗,軍持腹部比較豐滿。胎較厚,瓶身有施醬彩者,是其特色。明代窯址中有燒青花的多處,有于盤心寫 "一葉得秋意,新春再芳菲"詩旬的;青花盤的圈足多有砂粒,也有紅綠彩繪花卉紋碗,均屬于明末清初產品,在外銷瓷器中頗引人注目。

    同安窯: 在今福建同安,故名。是閩南地區古外銷瓷產地之一。窯址面積大,產品質量精。東燒尾窯為唐代遺 址,燒青釉厚胎平底碗。汀溪水庫附近的三處宋元時期窯址遺物極豐富。宋代以青瓷出主要比重,在盤碗等器 的里部都有刻花蓖劃紋飾,碗外刻復線裝飾,釉色多數偏黃。盤心印陰紋雙魚的則已具有明顯元代作風;此外 還燒青白瓷,紋飾與青瓷基本相同,碗心修坯時多有一個小圓窩,瓶罐的外部多刻劃由細線條復線交又的斜十 字形紋。南宋時大量外銷,日本北九州出土有不少同安窯的完整盤碗及大量殘破標本。

    泉州窯: 在今福建泉州,故名。是晉江地區古外銷瓷重要產地之一。共發現窯址十一處,燒瓷均在宋元時期。 在東門外碗窯鄉的兩處,主要燒青白瓷,青瓷也占一定比例。西門外磁灶鄉的九處,有青釉和黑釉租瓷,素燒 印紋坯發現較多,另有黑釉、綠釉軍持,形式與菲律賓出土者完全相同,屬蜘蛛山窯產品。七十年代后期新發現的童子山窯,是專燒青黃釉褐色彩繪大盆的盆窯,盆有直口與折沿兩種形式,盆里多畫折枝花卉紋,有寫壽山福海或寫詩句的。日本福岡曾出土童子山窯彩繪盆完整器物。

    南安窯: 在今福建南安,故名。是晉江地區古外銷瓷產地之一。已發現唐代至清代窯址五十三處。其中宋代有四十七處,燒青瓷,裝飾特征與同安窯相同,青白瓷以各式盤碗居多;盒子造型較豐富,與德化、安溪兩窯不 同,盒身較高,胎較厚,有瓜式與刻直線者,印花者極少。

    潮安窯: 在潮州境內(今廣東潮安),故名。經多次調查與,重點發掘,判明始燒于唐代,在南郊、西郊有青瓷窯址三處;北宋除南郊、西郊有窯址外,筆架山還有窯址群,都以燒青白瓷為主,兼燒青瓷黑瓷;青白瓷各類器皿幾無不具備,以喇叭口細長流的壺及浮雕蓮瓣爐最具特色。解放前出土有四件帶北宋紀年銘文的青白瓷造像,頭眼須部點以黑褐色彩。這類帶褐彩裝飾的青白瓷,在廣州西村及南海官窯也有發現,福建、江西也發現有類似器物,可見在北宋時期東南沿海地區較為流行。曾以外銷為主,在東南亞一些國家古遺址里均有潮安窯瓷器出 。

    惠陽窯: 在惠州境內(今廣東惠陽),故名。共發現窯址兩處:一在窯頭山,創燒于宋代,以青白瓷為主,釉色不 穩定,有青白、偏青、淡黃與淺灰各色,裝飾有印花、刻花兩種,紋飾題材內容豐富,造型多種多樣;一在白馬山,創燒于明中期,專燒青瓷,碗外刻菊瓣紋,里印福壽字,這類青瓷浙江龍泉窯大量生產,白馬山窯應屬龍泉窯系。

    西村窯: 在今廣州西村,故名。所產瓷器多數外銷,五十年代對窯址進行大規模發掘與清理。始燒于宋代,有青白瓷、青瓷及黑瓷三種,以青白瓷為主,器物造型繁多,鳳頭壺及刻花折沿大盤可代表其特色;青瓷印花纏枝菊紋碗與陜西耀州窯風格相同,顯系受后者影響。青白瓷宋代大量外銷,東南亞一些國家的古遺址出土瓷器 中,均有發現。

    興安窯: 在今廣西壯族自治區興安嚴關附近,故名。始燒于宋代,地面遺物以青瓷占主要比重,尚有黑釉及玳瑁釉標本;裝飾鄉為印花,印紋陶范也有發現,印花碗有荷花流水紋及福海壽山字銘。

    永福窯: 在今廣西壯族自治區永福城廂鎮窯田嶺一帶。是七十年代新發現的宋代窯址,專燒青瓷,遺物有碗、 盞、碟、壺、罐等器,碗里多印纏校、折枝花卉紋飾,釉色較穩定,大都為青黃色,印花碗用迭燒法,碗心都粘有五個支燒痕。

    藤縣窯: 在藤州境內(今廣西仕族自治區藤縣),故名。發現窯址兩處:一在雅窯村,建于晚唐五代時期,遺址有青黃及醬褐釉器物;一在中和桿,燒青白瓷單一品種,有盤、碗、碟、盞、盒、壺、缽、燈、爐、枕等器物。胎質細潔而薄,釉質細潤,色偏白;碗里多刻花印花裝飾,遺址出土有完整印紋陶范,制作極規整。

    容縣窯: 在容州境內(今廣西仕族自治區容縣),故名。建于宋代,發現兩處窯址,一在縣西,燒青白瓷,遺物以碗最多,此外尚有杯、盞、盤、壺、缽等器;一在縣東,主要燒綠釉,綠的色調與低溫鉛釉者不同,遺物有印花纏枝菊紋小碗,紋飾布局一如北方耀州窯系風格,唯胎白而薄,釉色翠綠艷美。

    廣元窯: 在今四川廣元磁窯鋪,故名。始燒于宋元時期,燒瓷品種較多,有黑釉、綠釉、黃釉和黃釉褐花,以黑釉產量最大。建窯兔毫盞、吉州窯玳瑁釉、贛州窯刻紋柳斗罐以及北方黑釉凸線紋罐等,此窯也都燒造,在四川瓷窯中極少見。

    大邑窯: 在今四川大邑,故名。為唐代四川地區白瓷產地。最早見于杜甫《又于韋處乞大邑瓷碗》詩,"大邑燒 瓷輕且堅,扣如哀玉錦城傳,君家白碗勝霜雪,急送茅齋也可憐。" 據此大邑白瓷碗當具胎薄、質堅、音脆和釉白如雪等特征,與唐代著名邢窯白瓷極為相似。但窯址至今尚未發現,四川地區唐代墓葬中也無此窯白瓷出土。

    邛窯: 在耶州境內(今四川邛崍什坊堂),故名。為唐代四川川西地區早期瓷窯之一。建國后經多次調查,窯址以固驛窯燒瓷最早,遺物有南朝及隋代作風;什坊堂窯遺址面積較大,遺物具有典型唐代風格,有青釉、青釉 褐綠斑、青釉渴綠彩繪等裝飾品種,與湖南唐長沙窯有不少共同點;造型多樣,有瓶、壺、罐、洗、盤、碗等器,還有小件雕塑、各種動物禽鳥、雜技桶、胖娃等形象,姿態生動。

    成都窯: 在今四川成都通惠門外青羊宮,故名。五十年代經過小規模試掘,初步判明始燒于南朝,唐代遺物有 在淺黃釉下施加褐綠彩小斑點的,與邛窯有相似之處, 唯釉層薄而不潤,釉色較淺,則又不同于邛窯。

    華陽窯: 也稱"琉璃廠"或"琉璃廠窯"。在今四川成都華陽勝利鄉一村,故名。建于宋代,燒瓷品種有黃釉及黃 釉綠彩,遺物以綠色彩繪較多,有黃釉綠彩大盆,盆里中心刻雙魚紋,兩魚逆水并游,輔以水草,線條自然流暢,有較高水平。 (玻璃廠:即"華陽窯")

    彭縣客: 在彭州境內(今四川彭縣),故名。建于宋代,專燒白瓷。1977年對遺址進行了局部試掘,出土瓷片有刻花及印花裝飾,紋飾有與河北曲陽宋定窯近似者,采用覆燒方法,應屬定窯系。出土還有南宋紹興及嘉泰銅錢,對判斷燒瓷年代有重要參考價值。

    玉溪窯: 在今云南玉溪,故名。始燒于宋元,而止于明,共發現三處窯址,均燒青釉和青花瓷器。青釉有印花。花及無紋飾三種,印花多陽紋花卉,劃花為云紋與水波紋;青花瓷器釉色與青瓷相同,紋飾有魚藻、折枝花卉及四佛杵等紋;器皿以盤碗為多,還有玉壺春瓶、罐等。

    秘色窯: 即唐代六大青瓷產地之一的浙江余姚上林湖越窯。秘色之名始見于晚唐徐寅的《貢余秘色茶盞詩》,唐人對此未加注釋;南宋趙德磅《侯靖錄》釋為:"今之秘色瓷器,世言錢氏有國,越州燒進,為供奉之物,不得臣庶用之,故云秘色。"

    彭窯: 元代彭均寶在山西霍縣設窯燒制仿古定器折腰式白瓷之代稱。其器體薄尚素,土脈細白續膩,與定窯白瓷相似,但比青口欠滋潤,極脆,時稱"新定窯"或"霍器"。

    郎窯: 清初郎廷極所監督的江西景德鎮窯及其所督造的瓷器之代稱。其瓷器仿古暗合,摹仿明永樂、宣德紅釉燒制,釉水顏色,桔皮傻眼幾可亂真,款字也酷肖,極難辨識。劉廷璣《在園雜記》談及此事,事距郎廷極督造瓷器時間很近,極可能系劉所目睹。

    臧窯: 清初臧應選所監督的江西景德鎮窯及其督造的瓷器之代稱。所燒瓷器諸色兼備,有蛇皮青、繕魚黃、積翠、黃斑點、淺紅、淺綠、淺紫、吹紅、吹青等,以前四種色釉為最佳;其五色、青花及插金、洋彩,皆精妙入神。

    熊窯: 清初熊姓所創燒的瓷窯及其所燒制的瓷器之代稱。據清代劉廷譏《在園雜記》:"近復郎窯為貴……更有熊窯亦不多讓。"可推知姓熊與郎廷極同為清康熙時人,熊窯燒瓷似也在康熙后期。清末寂園叟《陶雅》有"吳音讀雍如熊,遂目粉彩為熊窯"一說,近入也有稱雍正民窯粉彩為熊窯者,似謂熊窯只燒粉彩。但據清宮造辦處雍正年間檔案,熊窯有梅椿筆山、蕉葉筆捵、海棠式洗、紙槌瓶、雙耳小瓶、雙耳扁瓶及冰裂紋圓筆洗等,就 造型看多屬文房用品,系仿汝、仿官、仿哥或其他色釉品種,并非粉彩。

    唐窯: 清代唐英所監督的江西景德鎮御窯廠及其督造的瓷器之代稱。其器有仿古各釉色,悉能巧合,又創制洋紫、凍青、銀洋彩、水墨鳥金、琺瑯、洋彩、黑地五彩、藍花、黑花描金、窯變等,集釉色美之大成。其制瓷特技如摟空轉心、天地交泰、玲嚨透雕等,已臻妙境;所制各類工藝品及蟹螺等象生瓷形神兼備。且有自制詩、畫及各體書;制成屏對,頗為精雅。

    年窯: 清代年希堯所監督的江西景德鎮御窯廠及其督造的瓷器之代稱。其器多蛋青色,潔白瑩素,兼有青彩、 描銀、暗花等,玲嚨剔透。尚有仿古瓷器,也巧于精制。

    宋代時期瓷器


    宋瓷,即宋代瓷器,宋代是我國陶瓷發展史上一個非常繁榮昌盛的時期。現時已發現的古代陶瓷遺址分布于全國170個縣,其中有宋代窯址的就有130個縣,占總數的75%。陶瓷史家通常將宋代陶瓷窯大致概括為6個瓷窯系,它們分別是:北方地區的定窯系、耀州窯系、鈞窯系和磁州窯系;南方地區的龍泉青瓷系和景德鎮的青白瓷系。這些窯系一方面具有因受其所在地區使用原材料的影響而具有的特殊性,另一方面又有受帝國時代的政治理念、文化習俗、工藝水平制約而具有的共同性。

    中文名

    宋瓷

    宋代窯址

    全國130個縣

    宋瓷窯系

    定窯、耀窯、鈞窯和磁窯系

    宋瓷介紹

    宋代是中國的瓷器藝術臻于成熟的時代

    宋瓷

    。宋瓷在中國陶瓷工藝史上,以單色釉的高度發展著稱,其色調之優雅,無與倫比。當時出現了許多舉世聞名的名窯和名瓷,被西方學者譽為“中國繪畫和陶瓷的偉大時期”。在燦若繁星的宋代各大名窯中,景德鎮青白瓷以其“光致茂美”、“如冰似玉”的釉色名滿天下,而其中以湖田窯燒造的青白瓷最為精美,冠絕群窯。它的胎土采用當地高嶺土,素白細密,潔凈緊實,經過一道道繁復的工序,成就了冰肌玉骨,秀色奪人的藝術效果。燒造出的青白釉瓷器色澤瑩潤,清素淡雅,純凈細膩。宋代是中國陶瓷發展的輝煌時期,不管是在種類、樣式還是燒造工藝等方面,均位于巔峰地位。鈞瓷的海棠紅、玫瑰紫、好似晚霞般光輝燦爛,其“窯變色釉”釉色變化如行云流水。汝窯造型最豐富,來源于生活,如宮中陳設瓷,瓷釉顯得晶瑩柔潤,猶如一盅凝脂。翠綠晶潤的“梅子青”是宋代龍泉窯中上好的青瓷。被美術家譽為“缺陷美”和“瑕疵美”的宋代辭瓷(又名冰裂、斷紋)令人玩味無窮,其“油滴”、“兔毫”“玳瑁”等結晶釉正是宋人的創舉。宋代定窯的印花、耀窯的刻花是瓷器裝飾手法的新貢獻。唐、五代時期窯工們創造的越窯如冰似玉的“千峰翠色”、“秋色”和邢窯白瓷,已不能同宋瓷爭高低了

    藝術特色

    宋朝是個有特殊的朝代,雖然軍力積弱,但兩宋生產力空前高漲。宋朝文化也走到了一個比較華化的鼎盛時期,傳統士族的審美觀也達到了一個相對純粹的高峰,以皇族為代表的士族,催生了一大批的藝術品行當,比如書法、繪畫、瓷器,相對之前都有突破。

    宋朝時候,隨著燒制工藝和新材料的發現,瓷器有了新的發展,比如此時的定窯,已經可以燒制出顏色很白的瓷器,而之前唐朝時期的邢窯,所燒白瓷均有淡淡的青色,而且由于瓷土的品質控制不夠嚴格,因此很少能夠燒制出壺嘴壺柄纖長優美的瓷器,到了宋朝,這些都不再是難題。

    宋瓷官窯器型常見素器,并且大量仿燒古代的青銅器、陶器形制,顏色也僅以青、灰、白、玫瑰紫、鐵褐色幾種為主。五大名窯中汝窯、官窯、鈞窯均為青瓷,鈞窯由于窯變色難以控制,因此會出現玫瑰色、鐵褐色等顏色,定窯、哥窯為白瓷,哥窯由于工藝特殊,呈現僅此一家的“金絲鐵線”。大量的盤、爐、瓶也就是摹古仿舊,沒有任何裝飾,全靠線條流暢,顏色微妙取勝,留下來大量的傳世作品。傳世宋瓷之珍貴,僅北宋早期存在了20年的汝窯,至今傾全世界之力,僅發現六十七件半,打南宋時期,就是皇族都難得一見的珍品,那傳說中的雨過天青色、蟹爪冰裂紋,是無數收藏家的美夢。傳世五大名窯宋瓷極少,其中汝窯更是只有六十七件半,而汝窯排名前三的收藏者是臺北故宮(收藏23件)、北京故宮(收藏17件)、英國大維德基金會(收藏9件,一說7件,一說8件,一說12件,如今基金會將中國瓷器全部放入大英博物館的展廳中),更有多件流失在日本等海外收藏家手中。

    宋瓷拍賣

    香港蘇富比2012年4月4日舉行“中國瓷器及工藝品”拍賣,有900年歷史的“北宋汝窯天青釉葵花洗”經34口叫價,以天價2.0786億港元成交,較拍賣前估值底價高逾3倍,刷新宋瓷世界拍賣紀錄。拍賣場內競投氣氛熾熱,當中“北宋汝窯天青釉葵花洗”先拔頭籌,拍賣由第一口價四千萬港元開始,有八位競標者爭持約十五分鐘,當叫價至一億四千萬港元時,一名電話競投者與一位場內競投者仍激烈爭持,再經過十口叫價后,最終以三十四口叫價,由電話競投者以天價二億零七百八十六萬元成交,刷新宋瓷世界拍賣紀錄,并較估價高逾三倍。

    宋瓷市場

    瓷器鑒定

    古玩收藏是一件非常有趣味有意義的事,既保護了中華燦爛的古文化,又陶冶了情操,在淘寶過程中偶爾淘得一件精美的古董,會覺得特別開心,愛不釋手。但是,如今的仿品、贗品鋪天蓋地,幾乎可以以假亂真,讓人真偽難辯,受騙者比比皆是。這就需要多看多觀察,收于眼,藏于心,煉就一雙火眼金睛。  當偶然碰見一件瓷器,首先,要弄清楚這是出土器還是使用器。出土器一般會有出土痕跡,器物底足無釉處會產生泥銹,或出現火石紅斑,局部地方釉色暗淡,這是由于土質酸堿濃度過重腐蝕而成。而使用器一般則會在器身或底足留有包漿,通常底圈足都會有使用磨痕,器身局部還帶有擦痕以及陳舊感。弄清出處,再看它的特征,這是最普遍的鑒別方法。  贗品無論器型、畫工都顯得呆板,釉色刺眼,盡管經過做舊,但不自然,顏色不純正,濃淡不相宜。真品的器型比例適當,畫工細膩,釉色自然、柔和,色彩艷麗,搭配適中,給人栩栩如生的感覺,鳥欲飛,花欲開,水欲動,山欲靜……  許多初學者最感棘手的就是怎樣辨偽。

    瓷器偽造

    如今有越來越多的人用高科技做假,可是哪怕做得天衣無縫,胎質也是無法偽造的。也有老底新做的,即在古董的底部上加工,做成一件完整的瓷器,但仔細觀察,接痕處的釉色是無法接近的。一些不法商販將現代品用氫氟酸褪去光澤,用高錳酸鉀做舊,再用紅糖高溫熔化后做“火石紅”,大凡此類,只要用維C輕輕擦拭就能觀出本來面目,這是簡單的鑒別做舊方法。  每件器物,無論夏、商、周、秦、漢,還是唐、宋、元、明、清,都有它時代的特征。最古代的是陶,后是陶瓷,再后來發展為瓷器,其中又要分粗瓷、細瓷,這些都是基本斷代的標準。器物的造型、發色、釉水、畫工,在每個年代每個時期都不盡相同。只要了解相關知識,平時多看、多聽、多問,就能掌握一定的辨別方法,提高鑒別水平。 (以下圖片上器物是現代仿品)

    藝術陶瓷簡介


    陶瓷---是人類文明史上最早出現的一種藝術形態,這種形態是所有藝術門類中最單純和最簡潔的,同時她所具有的神秘與抽象性是無法比擬的!今天跟著小編一起看看“藝術陶瓷簡介”。

    從陶瓷藝術的審美需求中我們可以了解到一個時代的文化內涵和一個國家的民族精神!

    瓷藝術品是一一種“既能觀賞、還能把玩;既能使用,還能投資、收藏”的藝術品種。普通投資者,只要常學習、多溝通,勤比較、多觀賞,并從裝飾美、個性美、意境美、材質美等四個方面去學習鑒賞,就一定能踏上投資、收藏、鑒賞的康莊大道。藝術陶瓷也可以稱之為陶瓷藝術,為陶藝和瓷器藝術的總稱。從新石器時期的印紋陶、彩陶、粗獷質樸的品格,唐宋陶瓷突飛猛進的發展,五彩繽紛的色釉、釉下彩,白釉的燒造成功,刻畫花等多種裝飾方法的出現,為后來藝術陶瓷的發展開辟了廣闊的道路。陶瓷藝術品以其精巧的裝飾美、夢幻的意境美、陶藝的個性美、獨特的材質美,形成了特有的陶瓷文化,受到了人們的喜愛,并逐漸成為人們投資收藏的首選。

    宋代瓷器咋鑒別 宋代瓷器收藏價值


    昨日,由本報推出的《城晚鑒寶》欄目的第4期圓滿結束,本期邀請吉林省文物專家孫樹林進行鑒定。在昨日的鑒寶活動中,依然是瓷器占主角,大家所拿來的瓷器,多數鑒定為明末清初的瓷器,其中一些讀者拿來的瓷器,自認為是宋代瓷器,然而經過專家鑒定卻發現不是。對此,專家現場教了大家如何鑒別宋代瓷器。

    專家從紋路上介紹宋代瓷器

    昨日,讀者趙洪德拿來了一個造型特殊的瓷瓶,綠色的陶釉,看起來很漂亮。

    然而經過專家孫樹林查看,發現這個陶器并不是宋代的,而是明末清初的。那究竟為啥不是呢?孫樹林說,首先從造型上看不是,另外在落款及瓷瓶底部的工藝上看也不是,屬于是仿宋代的瓷器。孫樹林表示,宋代陶瓷史家通常將陶瓷窯大致概括為6個瓷窯系,它們分別是:北方地區的定窯系、耀州窯系、鈞窯系和磁州窯系;南方地區的龍泉青瓷系和景德鎮的青白瓷系。從紋飾上講,宋瓷的紋飾題材表現手法都極為豐富獨特。一般情況下,龍、鳳、鹿、鶴、游魚、花鳥、嬰戲、山水景色等常作為主體紋飾設計在瓷器上。

    專家提醒:收藏玉器不看年代看玉質

    昨日,有幾位讀者拿來了玉器讓專家進行鑒定。其中一塊玉石,讀者顧本祥認為是和田玉,然而,經過專家鑒定發現并不是。經過交流,讀者顧本祥認為,這是一塊金代的玉石,應該也值一些價錢。對此,專家孫樹林表示,許多玉石的收藏,并不要查看年代,要看玉石的質量,看看是不是上成的玉石,因為收藏品無論到任何一個年代,都要看制作工藝及材質,這才能作為收藏的一個標準。

    同時,專家孫樹林也提醒,想要查看收藏玉器是否有材質一定要到專業的部門進行鑒定,看看玉器的材質,確定了材質之后再進行收藏,能夠起到保值的作用。另外還要提高警惕,市場上還有很多染色的玉器

    官瓷是宋代五大名窯瓷器之一。以傳世作品少,令人驚嘆的紋裂美著稱。傳宋徽宗因不滿于當時現有貢御瓷器的瑕疵和缺陷,按照自己的設計、親自指揮燒制和創制的巔峰之瓷,其不僅是我國陶瓷史上第一個由朝廷獨資投建的“國有”窯口,也是第一個被皇帝個人壟斷的瓷器種類。

    開片本是由于坯釉結合不好而導致釉面開裂的弊病。但北宋官窯瓷卻慧眼識珠,利用這一陶瓷缺陷開創了著名的紋片釉,同時利用其獨特的坯釉配方,施釉方法和燒成技術,創造出“金絲鐵線”、“紫口鐵足”這些不是裝飾的裝飾。嚴格地說,這些人們不能完全控制和設計的效果不能稱做裝飾手法,它是一種材質之美,是一種本質的美。

    宋代官窯瓷分北宋官窯和南宋官窯兩個部分。北宋官窯瓷出現在北宋徽宗后期,南宋人顧文薦《負暄雜錄》記載,“宣、政間京師自置窯燒造,名曰官窯。”“宣、政間”是指宋徽宗政和至宣和15年間,當時,宋徽宗不但在汝州征燒青瓷,而且在京城又置窯燒瓷。說明宋徽宗對青瓷的強烈愛好。北宋官窯的窯址在當時的都城汴京(今開封),然而由于歷史上黃河幾經改道和水災,宋汴京已淹沒于6米深處的泥沙之下,地面沒有任何遺跡可找,考古發掘很難進行,因此,北宋官窯的窯址始終沒有找到。北宋官窯當時專供宮廷使用,產量少、燒造時間又短,故而傳世品也少,至今考古界也有人否定它的存在。但從現存的傳世官窯器來看,它有自身的特點。器物有碗、瓶、洗等,采用支釘撐燒,青釉色澤較淡,器身開有縱橫交錯的大塊紋片,胎骨由含鐵量較高的瓷土制作,所以胎呈紫黑色,足部不上釉,鐵骨外露,不同于同時期的其他青釉瓷器。

    公元1127年,宋室南遷建都臨安(今杭州)后,為了滿足宮廷的用瓷需要,先后在杭州建立了修內司官窯和郊壇下官窯。據宋葉寘《坦齋筆衡》記載:“中興渡江……襲故京遺制,置窯于修內司,造青器,名內窯。澄泥為范,極其精致,釉色瑩沏,為世所珍,后郊壇下別立新窯,亦名官窯。”清代陳瀏在《陶雅》中贊美道:“宋官窯者絕不經見。世人罕能識之者。”

    花觚撇口,長方頸,鼓腹,高脛,近底處外撇,通體施青釉 此瓶釉面肥厚潤澤,閃現一種酥油般光澤,具有獨特的藝術魅力。在造型上也頗具特色,器身于穩重端莊中以凹凸變化的弦紋線條突出其精巧。

    方尊方形,口,肩上對角各飾一獸耳,銜環,腹下部飾弦紋,此尊仿漢代銅器式樣,線條簡潔雅致,凸起的弦紋改變了造型的單調感,增強了器物的裝飾性。釉色給人以凝厚深沉的玉質美感,是宋代官窯瓷器的代表作品。

    宋代官窯瓷器主要為素面,既無華美的雕飾,又無艷彩涂繪,最多使用凹凸直棱和弦紋為飾。釉面紋片粼粼,愈顯高潔古雅。釉色以粉青為主。釉面開片本因釉與胎的收縮率不一致,冷卻時形成一種釉裂胎不裂的現象,古代工匠巧妙地利用錯落有致的開片,順其自然,形成一種妙趣天成的裝飾釉。這種裝飾主要出現在宋代官窯、哥窯、汝窯青瓷表面。或稱“開片”、“龜裂”。

    此方尊和花觚雖然器型不同,但是我們在鑒定中仍然界定為一對,原因有四:1,兩個器物的口徑相同 2,兩個器物的底徑相同 3,兩個器物器身都有弦紋的特征 4,兩個器物發出的光澤完全一致,都是發出那種溫潤的酥油光。所以,我們認為應該出自一位制瓷大師之手, 并且此對官窯瓷器站在一起,像是一對恩愛的伴侶,在深情的凝視對方,攜手并進,從歷史的煙云中走入我們的視野,向我們訴說著時代的變遷,但它們一直未變,同心亦同行。

    宋官窯瓷器存世量極少,當時燒造時間極短,收藏愛好者一生能得見一件亦是幸事,所以此對宋官窯瓷器具有極高的收藏價值和投資空間。

    南宋官窯的產品造型端巧,線條挺健,釉色有粉青、月白、油灰和米黃等多種,以粉青為上,渾厚滋潤,如玉似冰。釉面布滿紋片,紋片形態有冰裂紋、流水紋、魚子紋、百圾碎等,以冰裂鱔血為上,梅花片墨紋次之。瓷器底部為鐵褐色,上部隱呈紫色,稱為“紫口鐵足”。典型的官窯珍品,坯體的厚度僅為釉層的三分之一左右。釉層中還攢聚著無數微小如珠的氣泡,行家稱之為“聚沫攢珠”。這一特征也是今天我們用來鑒定宋官瓷真偽的方法之一。當時的器形以生活實用器為多,如碗、盤、杯、碟、洗、壺等,還有部分陳設瓷,如仿青銅器的香爐、尊、觚、琮式瓶等,器物造型優美,具有典雅秀美的風范。

    宋代瓷器的價值和市場行情

    宋代官窯瓷器帶給人以含蓄、沉靜、溫和、清逸、高雅的美感,這種獨特的意蘊是我國中古時期特定的思想文化的產物,一件小小的瓷器與宋代的一首詞、一幅山水相比,是同等地位的東方藝術的最杰出的代表,而它是通過色彩和質感來表現的,因此更抽象。宋代官窯瓷器的價值主要在此。

    宋代五大名窯“官、哥、汝、定、鈞”之一的官窯古瓷,在近幾年的拍賣市場中表現不俗,價位一直在往高處走。2004年6月28日,一件直徑8.4厘米的宋官窯圓形洗以264000元成交;2005年8月13日。一件高9.8厘米的宋官窯貫耳瓶以638000元成交;2005年12月12日北京翰海一件宋官窯花口盤以5280000元成交。2008年4月,香港蘇富比中國瓷器及工藝品春季拍賣中,一件“南宋官窯粉青釉紙槌瓶”以6753萬港元成交,創下當時的宋瓷世界拍賣紀錄。

    據廣州隆盛市場部劉總介紹:“宋代名瓷數量稀少,民間收藏品多沉淀在大藏家手里,再現機率不大,而且流通的周期也隨著流通量的遞減而加長,可謂進入了可遇不可求的階段,毫無疑問是國際藝術品拍賣市場上最引人注目的藏項之一。同時也是全世界各大博物館及收藏家所追求的終極目標,其價格上升空間是不可估量的”。

    宋代哥窯瓷器


    南宋 哥窯灰青釉海棠式爐 故宮博物院藏

    哥窯是宋代五大名窯之一,它與汝、官、定、鈞窯齊名,是為宮廷燒造御用瓷器的官窯,其產品歷來珍貴。明代《宣德鼎彝譜》即有「內庫所藏柴、汝、官、哥、均、定」的記載,清代乾隆皇帝更將哥窯瓷器視為珍品。現收藏于故宮博物院和臺北故宮博物院的哥窯瓷器均為歷代宮廷舊藏,加上其他流散于海內外的傳世品,約計也只有三百件左右。

    新用戶手機號碼注冊,即可免費獲贈2017全年《紫禁城》電子雜志

    傳世的「宋哥窯」與「宋官窯」一樣,迄今未曾發現確切的窯址,既沒在《天工開物》記載的地區—浙江省龍泉縣覓到遺址和殘片,也不見于宋皇室陵寢的隨葬品中(宋陵多早被盜,故歷史上有無,不詳,此類情況與汝、官窯瓷器相同)。故至今還難以從考古角度尋找科學的佐證材料。

    南宋 哥窯灰青釉貫耳八方穿帶扁壺 故宮博物院藏

    浙江「龍泉哥窯」

    一九五六年以來,考古工作者曾對龍泉窯系的主要窯址進行過多次科學發掘,清理了大窯、溪口、金村等處窯址,發現黑胎、白胎龍泉青瓷。黑胎青瓷之胎質極薄,所施青釉較厚,釉面瑩潤明亮,粉青、灰青色釉面上均有大小不等的細碎片紋,亦發現有厚胎厚釉之器。

    宋 哥窯青釉弦紋瓶 故宮博物院藏

    歷史上稱此類青瓷為龍泉仿官,也見于文獻,但從未稱之為哥窯,因為它與宮廷舊藏的宋代哥窯瓷器風格不同。有的學者因文獻中有「章生一在琉田主燒青瓷,而曰哥窯」的說法,于是將其定為哥窯;有的則又將其定為仿官窯或就是官窯。依此而論,窯址發掘品也就出現了「官」、「哥」不分也難分的現象。有的文獻,如《遵生八箋》亦有此說。顯然,將其定為官窯或哥窯都不合適。而傳世宋哥窯也有官、哥不分的情況,當更有新說。

    哥窯米黃釉葵瓣口盤 心

    上海硅酸鹽研究所對傳世宋代哥窯瓷片的化驗結果是:其化學成分與窯址出土的瓷片顯然不同。此后,對龍泉窯青瓷系的其他窯址也進行了發掘,發現有類似的開片紋青瓷,于是又出現了龍泉窯青瓷有可能、或就是宋代哥窯的新論點。

    哥窯遺址之謎至今尚未解開,研究者各執一說,似乎都有道理。學術問題的討論應允許「百家爭鳴」,集思廣益才能使研究工作不斷深入。

    宋代哥窯瓷器的獨特風采

    宋代哥窯瓷器具有鮮明的時代特征,筆者仔細觀察過,其琢器造型多以仿青銅器為本,古拙、質樸、渾厚。胎質堅致,可分為灰、油灰、黑、赭諸色。其中胎質粗松者叩之聲音沙啞,胎呈土黃色,似欠火力。釉質凝厚如同堆脂,色澤有粉青、灰青、油灰、月白、灰黃、深淺米黃等多種,釉面均開有不同角度的冰裂狀紋片,色淺黃者如金絲,色黑者宛若鐵線,兩者相互交錯如織,故名「金絲鐵線」。

    故宮博物院藏 典型傳世宋代哥窯米黃釉貫耳八方壺釉面所開“金絲鐵線”紋

    釉中蘊含的氣泡密集,顯微鏡下如同「聚沫攢珠」,凝膩的釉面則光澤瑩潤,油滑如酥。器口沿多尖銳窄小,故厚釉難以留存而映出胎骨的黑色,此一現象傳統上稱為「紫口」。垂釉多在口邊稍下處形成略為高突的環形帶,是為哥窯瓷器之一絕,除宋代「官窯」作品外,后世各窯口作品及歷代仿宋代哥窯瓷器均無此特殊現象。宋代哥窯瓷器底足工藝分為施釉裹足支釘燒和露胎圈足兩種,多數器足因呈黑色而被稱之「鐵足」。

    哥窯青灰釉葵瓣口盤 底

    支燒者釘痕小若芝麻,此為宋器之共同特征。較小的器物如盤、碗等支釘數量以三個、五個為多,略大者如洗等則達六個、七個,鼎、爐的器里也多留有數量不等的支釘痕,系疊套燒所致,此后無這一燒法。露胎圈足,足背平齊或略圓,修足干凈利落,手抓不起。宋代哥窯瓷器中的盤、碗器形多在晚唐、五代至宋初時最為風行,如花形口器、葵瓣六出口器和奓斗,尤以葵口折腰碗最為典型,多見于越窯、汝窯、官窯、定窯和耀州窯瓷器,八方杯造型見于鈞窯瓷器,貫耳瓶、壺、鼎、爐、洗等也為宋初所盛行,與上述諸窯一樣精致。可見,「宋哥窯」瓷器系一定歷史時期的產物。

    南宋 哥窯灰青釉葵花式盤 故宮博物院藏

    故宮博物院收藏的宋哥窯瓷器約有五十余件,其中多為宮廷舊藏,少數來自社會流散,計有盤口弦紋瓶(原系私人收藏,一九四〇年征集自揚州)、錐把瓶、貫耳瓶(分橢圓、六方和扁方三種)、投壺式小瓶、戟耳爐、鼎、盤、碗、洗等。臺北故宮博物院亦藏有原宮廷遺留的各種造型哥窯瓷器約一百九十余件(其中個別時代或許有誤)。

    一九九二年初,香港佳士得拍賣行曾拍賣一件宋代哥窯八方貫耳瓶(傳世品),預先曾到日本等地展覽,在歷史上一直被認為是稀世珍品。拍賣前,港埠收藏家區百齡先生曾陪同筆者前往觀賞,確是一件難得的珍品,與故宮博物院和首都博物館藏品類似。

    清 張為邦 歲朝圖軸 故宮博物院藏

    清代乾隆皇帝好古成癖,對歷代古器都進行過鑒別欣賞,諸如書畫、碑帖、陶瓷、玉石等精品無不留有其鑒賞痕跡,或書寫或鐫刻御制詩句,瓷器中尤以汝、官、哥窯瓷器為多,有的還刻有甲、乙、丙、丁等字,揣度這些珍品的優劣。有的器物還附帶有明代收藏家項子京(元汴)字樣的紫檀嵌金器座。清宮秘藏兩幅意大利畫家郎世寧所繪《弘歷鑒古圖》,畫面中都有傳世宋代哥窯和官窯瓶、爐、盤等,可見這些瓷器在乾隆時期已經十分珍貴。乾隆皇帝御制詩中亦有專門評論哥窯與仿哥窯瓷器的詩句,如:「鐵足腰圓冰裂紋,宣成踵此夫華紛。而今景德翻新樣,復古成不易云云。」

    清乾隆 御筆辛丑歲朝圖軸 故宮博物院藏

    早在兩個世紀以前,乾隆皇帝就曾認識到這些器物具有早年遺物的特征,這也從一個側面反映了所謂傳世宋代哥窯絕非是元、明時期產物。我們期望,隨著考古工作的不斷深入,能夠發現哥窯遺址,那時才能完全撥開所謂「宋哥窯」的迷霧。

    原文作者:耿寶昌(作者系故宮博物院研究館員,著名陶瓷專家)

    原文來源:《紫禁城》2017年12月刊《宋代哥窯瓷器賞鑒》

    《紫禁城》官方授權,未經允許,禁止轉載!

    春晚上“國家寶藏”的《絲路山水地圖》到底是何來歷?

    清粉彩瓷簡介


    粉彩是一種釉上(在瓷胎上)彩繪經低溫燒成的彩繪方法。

    早在清康熙年間,粉彩作為瓷器釉上彩繪藝術已開始了萌芽;到雍正時期,已趨成熟,并形成粉彩裝飾的獨特風格;乾隆時期粉彩已非常興盛。粉彩的藝術效果,以秀麗雅致,粉潤柔和見長,這與潔白精美的瓷質分不開, 它們相互襯托,相映成趣,有機地結合起來。

    粉彩瓷的裝飾形式多種多樣。有摘枝式、圖案式、開光式、通景式、單面彩式、雙面彩式等。每種形式都是結合造型特點來確定的。粉彩瓷裝飾畫法上的洗染,吸取了各姐妹藝術中的營養,采取了點染與套色的手法,使所要描繪的對象,無論人物,山水,花卉,鳥蟲都顯得質感強,明暗清晰,層次分明。采用的畫法既有嚴整工細刻畫微妙的工筆畫,又有滲入淋漓揮灑,簡潔洗練的寫意畫,還有夸張變形的裝飾畫風。甚至把版畫,水彩畫,油畫以及水彩畫等姐妹藝術都加以融匯運用,精微處,絲毫不爽;豪放處,生動活潑。粉彩的繪制,一般要經過打圖,升圖,做圖,拍圖,畫線,彩料,填色,洗染等工序。其中從打圖到拍圖,是一個用墨線起稿,進行創作構思,如繪瓷決定裝飾內容與形象構圖的階段。正式繪制時的定稿叫“升圖”,把描過濃墨的圖樣從瓷器上拍印下來叫“做圖”。接著把印有墨線的圖紙轉拍到要正式繪制的瓷胎上去即“拍圖”,這樣就可進行繪瓷。

    粉彩的描繪,著色技法是比較復雜細致的,一般如畫,彩,填,洗,扒,吹,點等技法。其所用工具有畫筆,填筆,洗筆,彩筆,篤筆,赤金筆,金水筆,瑪瑙筆,扒筆等許多特制筆。

    康熙、雍正粉彩瓷

    粉彩始創于康熙,極盛于雍正。康熙晚期在琺瑯彩瓷制作的基礎上,景德鎮窯開始燒制粉彩瓷,但制作較粗,僅在紅花的花朵中運用粉彩點染,其他紋飾仍沿用五彩的制作。目前主要發現有兩個品種:一是白地粉彩器;一是綠、黃、紫三彩瓷上加有胭脂紅(金紅)彩。到了雍正朝,無論在造型、怡釉和彩繪方面,粉彩瓷均得到了空前的發展。

    粉彩是雍正彩瓷中最著名的品種之一,彩料比康熙朝的要精細,色彩柔和,皴染層次多。大多數在白地上、少量在色地上繪紋飾。以花蝶圖為最多,牡丹、月季、海棠、四季花也極為普遍。人物故事圖,在粉彩中也比較多。此外,粉彩瓷中諧音的“蝠”(福)、“鹿”(祿)圖案十分多見。當時突出的是所謂“過枝”技法。

    雍正早期有康熙五彩風格,粉彩紋飾多繪團花、團蝶、八桃蝙蝠(喻意多福多壽)、過枝花卉、水仙靈芝、仕女、麻姑獻壽、嬰戲等。紋飾明顯疏朗、規整。如粉彩過枝桃蝠盤,從盤外壁開始繪桃枝葉及桃,通過盤口過到盤心接繪桃枝葉及蝙蝠,雍正時期一般繪8個桃,乾隆時多繪9個,有“雍八乾九”之說。雍正朝畫的蝙蝠翅膀頂端下彎有鉤,鉤中有一點,嘴上有毛(但不絕對)。仕女幼童人物較小,面目清秀,或有疏簡的山石樹木等背景,或留較多的空白。這時和康熙朝一樣,較多地使用“金紅彩”,精細之作還在紋飾上方用墨彩行書題相應的詩詞歌賦,并繪紅色迎首或壓角章,顯露出當時社會文人的儒雅之風。一般民窯多在碗、盤、爐、罐、盤口瓶、小瓶上繪粉彩紋飾。

    雍正粉彩官窯器多數有“大清雍正年制”兩行六字楷書款。民窯精品有私家堂名款,也有圖案標記,以器底繪青花筆、錠和如意,諧音“必定如意”等為突出。

    乾隆粉彩瓷

    粉彩是乾隆朝瓷器中所占此重較大的品種之一,在雍正瓷的基礎上又有新的突破。乾隆粉彩中的一部分繼承了雍正時期在肥潤的白釉上繪疏朗艷麗紋飾的特點,如常見的折枝花卉盤、碗、小瓶、面盆、人物筆筒和大件器物鹿頭尊等。

    鹿頭尊是乾隆時常見品種。其口直,口以下漸大,垂腹收底,圈足。尊的上半部飾兩個鏤雕的夔鳳耳、蟠螭耳或鹿頭耳,因器型像倒過來的牛頭或鹿頭而得名。鹿頭尊多在白地上繪青山綠水、樹木,山水間及叢林里有很多頭梅花鹿或奔跑或立,或回首或低頭,顏色鮮亮,層次清晰,布局疏密有致。這類瓷也有叫百鹿尊的。乾隆朝的這一品種流傳下來的巳經很少了,大多是光緒朝仿的,層次不清,顏色暗談。

    乾隆朝除了白地繪粉彩外,還有色地粉彩或色地開光中繪粉彩等品種。乾隆朝粉彩的創新品種是在黃、綠、紅、粉、藍等色地上用極細的工具軋出纏枝忍冬或纏枝蔓草等延綿不斷的紋飾,且多和開光一起使用,人稱軋道開光。這一工藝的出現,將粉彩推上了更加富麗繁縟的頂峰,一直延續到民國。

    另外,乾隆朝還有部分在粉彩瓷器的內壁及底足內施綠彩,俗稱“綠里綠底”,一直流行到清末、民國。乾隆朝的“綠里綠底”極淺淡,迎光側看釉面有極細小的皺紋,像微風吹過平靜的湖面而形成的細波。綠彩附著在白釉上非常緊密,幾乎沒有爆釉現象。乾隆朝粉彩的常見紋飾有山水、嬰戲、九桃、瓜蝶、百鹿、花鳥、仕女、百花(亦稱“百花不露地”)、八仙、云蝠、福壽、纏枝花、皮球花、花蝶等。除了常見的器型以外,新穎造型還有賁巴壺、交泰瓶、轉頸瓶。款識有青花、紅彩、金彩等種類。

    嘉慶、道光粉彩瓷

    嘉慶朝彩瓷以粉彩為主流,陳設器、文房用具、日用器皿以及五供(由兩件香罐、兩件花抓及一件香爐組成)和法器等都屬常見。嘉慶早期的粉彩還有乾隆朝的特點,比較精細,既有“百花不露地”的,也有彩地軋道開光的。“百花不露地”相當精細,個別的甚至是“金地百花”;彩地軋道開光品種的不如乾隆時的精細規整,所繪紋飾有的也顯呆滯。嘉慶粉彩瓷常見紋飾有花卉、八寶、云龍、羅漢、嬰戲、石榴等。器型有瓶、筆筒、洗、盤、碗、茶壺、戟耳瓶等。粉彩器中有部分器物的內壁和底部施豆瓣綠釉,壓鳳尾紋粉彩器則仍多見各種色地,如黃、紅、綠等。這一時期描金工藝的采用也較為普遍。

    總的來說,嘉慶朝粉彩的特征有以下幾點:一是官窯器中的粉彩開光器為多見;二是繼承乾隆制作的壓鳳尾紋(即軋道工藝)粉彩仍屬多見;三

    是萬花堆、百花圖畫面的器物十分突出;四是在碗類器上也出現了山川風景畫;五是碗、盤之類器物的圖案以花卉、花果為多,特別突出的是過枝癩瓜的圖案,象征著瓜瓞綿綿的吉祥之意。

    道光朝彩瓷,除了白地粉彩器外,所見有各種色地開光粉彩,而且往往和描金工藝結合。器物除瓶、罐及少量文房用具外,大量的是碗盤等日用器皿,圖案以荷花、癩瓜和嬰戲圖、清裝仕女以及各種花蝶蟲草為突出。亦常見“吉慶有余”、“麻姑獻壽”、“太平有象”等吉祥題材,其中凡屬“慎德堂制”、“懈竹主人造”及“種德堂制”款的粉彩器,大多都比較精致。

    道光朝粉彩瓷類同于嘉慶朝,只是繪瓜蝶、草蟲紋飾的略精。署“慎德堂”款的粉彩器是道光皇帝的私人堂款,相當于官窯器,其工藝精湛,主要器型有瓶、罐、花盆、盤、碗、燈籠尊、蓋碗等。

    陶瓷知識頻道為陶瓷網重要內容組成部分,我們精選的《宋代瓷器簡介》內容由編輯撰寫而成,希望您對我們的《宋代瓷器簡介》一文感到滿意,如需瀏覽更多專題請訪問:古代瓷器簡介

    相關推薦
    OB欧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