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blockquote id="84qmu"></blockquote>
    <dd id="84qmu"></dd>
    <xmp id="84qmu"><xmp id="84qmu">
  • <blockquote id="84qmu"><samp id="84qmu"></samp></blockquote>
  • <input id="84qmu"><object id="84qmu"></object></input>
  • <samp id="84qmu"><object id="84qmu"></object></samp>
  • <blockquote id="84qmu"></blockquote>
    歡迎來到陶瓷信息網網站!
    網站首頁 設為首頁加入收藏
    陶瓷信息網 > 陶瓷藝術 > 藝寶瓷磚 > 導航 >

    新銳瓷藝刮目相看

    新銳瓷藝刮目相看

    藝寶瓷磚 瓷磚墻面 全瓷瓷磚

    2020-05-30

    【www.xpj5501.com - 藝寶瓷磚】

    ■岑仕英《深秋怡情碩果圖》

    ■鄭燦煌《唐人馬球圖》

    在瓷都景德鎮當代藝術陶瓷創作領域里,活躍著一批在正規學府接受專業教育的中青年陶瓷藝術家,人們戲稱其為“新銳派”陶藝家,他們在接受系統陶瓷教育的同時,又具有“80后”那種天馬行空、敢想敢做的闖勁。近日,上海珍藝堂在黃陂南路卓維700創意園舉辦“景德鎮新銳藝術家迎新春陶藝作品展”,讓人們領略到一種繼承傳統技法同時又充滿個性、表現力張揚的“新銳派”風采。

    在這些作品中,讓人明顯感覺到一種全新的藝術形式,一種多元化的創作理念。無論是在畫面構思、題材表現還是技法運用上均呈現出不拘一格的特色,有的作品利用變幻萬千的高溫顏色釉表現,那“入窯一色,出窯萬千”、巧奪天工的窯變,也迸發出創作者諸多的靈感,正可謂是“天人合一”,可遇不可求,如作品“清香瓷板”、花鳥四條幅屏均是運用此種技法,運用高溫顏色釉窯變表現的花蕾、荷葉與釉下繪畫結合,構圖簡潔流暢,刪繁就簡,頗有大家風范;有的作品則是以創意取勝,如景德鎮藝術研究院青年陶藝家、研究生岑仕英創作的《深秋怡情碩果圖》瓷瓶,用釉下青花大寫意表現整體畫面,與釉上彩料工筆描繪的顆顆碩果形成了虛實對比,使畫面生動、鮮活,情趣盎然;還有的是把陶瓷作為載體,用新穎的技法描繪傳統題材,如師從中國工藝美術大師秦錫麟的研究生鄭燦煌,利用傳統國畫中的“沒骨”技法結合高溫色釉創作的《唐人馬球圖》瓷瓶,畫面中六位唐朝仕女姿態各異,動感十足,嬉戲、打鬧、爭球的場面活靈活現,由于作品全部由釉下創作完成,作者對畫面構圖精準的把握可見一斑。其首先在未施釉的坯胎上勾勒出面部細節,再施以傳統釉里紅與多種釉料表現人物服飾以及奔跑的馬匹,最終效果一氣呵成,渾然一體;又如景德鎮陶瓷學院講師董相杰,用青花斗彩描金的技法來表現“關公”,這些作品均給人耳目一新的感覺。

    擴展閱讀

    現代瓷藝絢爛而靜穆


    ■ 水鄉系列之一(高溫窯變釉下彩鑲器)

    ■ 秋荷(高溫窯變釉下彩瓷瓶)

    ■ 秋雨(高溫窯變釉下彩瓷筒)

    ■ 靜物系列之二

    ■ 荷香消晚夏(高溫窯變釉下彩瓷瓶)

    評論家尹榮指出:尉澗松將深厚的傳統文化修養與筆墨功力滲入釉彩,鋪染在造型古樸的瓷土基底上,再經1300℃以上高溫燒煉,借天工之手得窯變之絢爛,出人意料而成其妙,合乎天機而顯其奧。

    尉澗松,字公木,別署四更樓主、松石樓主。一九五九年生于上海,一九八八年起旅居日本,多次在上海、東京等城市成功舉辦個展。

    尉澗松近年來醉心于高溫窯變瓷畫的研究,為國內外極少數熟練掌握高溫窯變瓷繪高端技術的專家之一,他此番推出高溫窯變瓷藝,粗看展露著千頭萬緒和捉摸不定的一面,細觀卻規范在絢爛而靜穆,富貴而內斂的格局之中,實為作者內心的透射與高溫窯變天成之間,展開了一次詩性對話;亦如夾入藝術史之幾枚書簽。

    策展人徐強認為,尉澗松引入人文思辨和傳統修養,使瓷藝意象內涵化了,將東方傳統美學精髓恰當運用到現代藝術表達上,因此之故,他的瓷藝超越匠人之器作而登列藝術之創制。

    朱輝球禪宗瓷藝


    “低眉信手,拈花一笑”是一種禪宗的姿態與心境,也是朱輝球藝術生涯的心性體現與陶瓷作品的筆意流露。在新的時代下,朱輝球用筆墨渲染出對于禪宗的感悟與理解,這是一種對自我閱歷的閔懷、對自然大化的感懷以及對人世百態的普世關懷。

    在陶瓷藝術創作之中,朱輝球揮灑著自己的藝術體會和創作才情。朱輝球傾盡筆墨對待創作之事,他工于綜合裝飾、高溫顏色釉等工藝手法,他擅長花鳥、山水等繪畫題材。他更是著力于傳統之上的重新演繹,他致力于新材料、新工藝、新手法、新思維的運用。因此他的作品靈韻倍生,充分體現深厚的人文底蘊以及濃郁的時代氣息。

    童年的朱輝球便心性使然,他喜歡在大千世界上找尋各種快樂、各種美好,所以他一直嬉戲快樂著。而這份童年的天真與淳樸一直保留到今后的陶瓷藝術生涯之中,在陶瓷藝術創作之中,他一直徜徉于自己的藝術世界。在自己的藝術世界之中,朱輝球一直找尋著可以讓自己快樂的美好事物。而這些美好的事物經過他的過濾與純化,一一展現于他的作品之中。而他的作品也衍生著大千世界的無限妙趣,從而給予觀者極高的審美趣味。在他的《吉祥高原》、《康定情歌》、《春風得意》等一些草原系列作品中,充分展現出他對于生活的熱愛與感懷。他以一雙審美與尋美的藝術眼光,領略到了草原上的無限風采,體會到了草原人民與自然相處的親密無間,從而在作品之中再現草原風采,傳達給我們一種自然淳樸的樂趣與大化簡約的純美。

    從事陶瓷藝術創作的朱輝球,還有“貓王”之稱,這源于他對于花鳥動物的細膩筆繪與淋漓表現。在動物題材中,朱輝球運用著顏色釉與綜合裝飾的獨特手法,讓筆下的動物形神具備、姿態各異。而這種對于動物的筆觸,亦流露出了朱輝球的無窮筆意,這是一種入得肌理的繪畫之道,這是一種對于繪畫題材的深入骨髓的理解,這是一種對畫面質感入木三分的表現手法。而這種以動物為題材的初衷,顯露出朱輝球“擇蕓蕓眾生之一相入筆”的繪畫體悟,然而“萬法歸一”,朱輝球對于自然大化的認知,便是一種見微知著的靈犀相通。“萬法歸一”,而“一”又歸于何處?“一”理應是歸于朱輝球作品中繽紛流溢的色彩、靈動神現的筆線以及巧妙構思的設計裝飾。

    陶瓷藝術因豐富繽紛的表現方式而形態各異,各種陶瓷工藝更是魅力獨具,好比顏色釉,它最大的魅力便在于它的變化莫測。對于顏色釉,朱輝球坦言:“很多人在用高溫顏色釉畫畫,我感覺這違背了裝飾的宗旨。色釉是抽象的東西,需要依靠窯變而形成。相對而言,它的形體感、畫面效果應該讓人感覺未知的神秘、色彩的斑駁、空氣的通透。現在很多人對于顏色釉的理解與運用已經產生了偏執,這與其個人素質、藝術修養有關。如果運用高溫顏色釉單純地繪圖,那么畫面的色彩、肌理就會顯得過分具象,這便無法體現出創作者對于藝術的全面認識。對于藝術而言,具象的東西很難具有深度,也便難以具有神秘感。”陶瓷藝術的美感的確是一種深度式、輕盈式、迷幻式、神秘式的存在,而朱輝球基于自己對于藝術理念的認知與工藝手法的掌握,為我們揭開陶瓷藝術的層層面紗,以一種曲徑幽深式的神秘渠道,將陶瓷藝術的真實美感傳遞給我們。

    對于藝術而言,應該追求一種集體人格的共鳴,應該追求一種人文情懷的體現。作為陶瓷藝術創作者的朱輝球,更是深諳此道。朱輝球一直重視于作品中人文基調與集體共鳴。在陶瓷藝術的探索之中,朱輝球窺到了藝術與宗教的相通之處,那便是一種普世的人文情懷,這種人文情懷是對人生百態洞若觀火之后的惺惺相惜。基于對藝術文化、宗教文化的認知與感悟,朱輝球運用陶瓷工藝與繪畫手法,對這兩種文化進行了一種互通有無式的融合,從而誕生佛教題材系列的作品。這些作品中的佛教菩薩,或低眉信手,或姿態祥和,或隱現笑意,或緘默淡然,體現出一種端莊正中的處世觀念與“拈花一笑”的禪宗精神。而畫面中的色彩點綴更是靈韻倍生,從而氤氳出千世百轉的輪回靈韻之美,讓觀者心靜意收,不自覺地流連于輕盈迷幻的畫面美感之中。

    這種禪宗文化的底蘊與墨色灑脫的筆意,充分體現了朱輝球對于人生感悟的高度提煉、對于工藝筆墨的嫻熟純化。朱輝球極力追求自己的人生修養、筆墨涵養以及藝術感悟,為此他教學相長、出門寫生、潛心創作,無不躬行踐履。在以往的時間里,朱輝球曾去過西藏、新疆等地采風寫生,他醉心于當地人物形象、風土人情、服裝服飾所具有的民族特點與自然美感。最近,朱輝球更是詳細談到他的寫生經歷,“2013,我對四川藏區進行了大量的寫生,那里美得讓我賞心悅目。人物的服裝、服飾,都具有濃厚的地方特色。當地人的民族服裝,無論袍子或裙子,都反應出宗教、人文、風俗等元素與底蘊,從而別有一番風味。”

    在人生與藝術的道路上,朱輝球便是這般地行萬里路,他一直勇于去踐行自己的藝術道途。在自己的道途之中,他一直感懷于所遇所知的美好事物。但他并不獨攬這些美好的事物,他懷有宗教式和藝術式的人文胸懷,他將陶瓷藝術作品中美感送贈給人們,讓人們可以賞心悅目。筆者一直對朱輝球的作品《康定情歌》影響深刻,這幅作品可以說是朱輝球人生信仰與藝術理念的寫照。朱輝球在這幅作品中,體現出一種且歌且行式的姿態與心境。而結合著朱輝球對于禪宗文化“低眉信手,拈花一笑”的靈犀相通,便可形成他作為陶瓷藝術創作者的個性修養和精神涵養。然而此種修養與內涵之下,理應氤氳出朱輝球極具個性的藝術語言,而這種藝術語言理應是陶瓷藝術界中的全盛之景。

    瓷藝與畫意的完美融合


    當代陶瓷創作者將 “陶瓷藝術”與“國畫藝術”的完美融合,造就了新時期的精品力作。力爭借上海 “世博會”之窗口,獻給熱情追捧于陶瓷藝術的中外嘉賓。

    2010年7月9日,嘉定區安亭鎮黃渡許家村,畫家——陳軍(陳步兵),在上海 “世博會”烏克蘭國家館內,代表“申窯”展出了他的瓷畫作品。還將他的2件精品分別贈送給了烏克蘭駐滬領事和烏克蘭國家館館長。烏克蘭客人品賞了陳軍的作品后,由衷地敬佩,贊嘆中國傳統陶瓷藝術的風采。

    陳軍的瓷畫作品,出手不凡,很有特色。他擅長山水畫創作,善于學習西洋畫技巧,刻意地在陶瓷作品中糅進中國畫的神韻,西洋畫的色澤。講究立意,注重裝飾,追求靜水流深的藝術效果。用筆繁簡有度,設色清雅豐潤,構圖靈巧超脫。

    我欣賞了他最近燒制的一件陶藝筆筒,把玩在手,頗感小巧玲瓏,晶瑩剔透,清曠雅致,渾然天成。畫上三二人物,幾筆溪邊修竹,或名士,或仕女,猶抱琵琶,飲酒賞月。整件作品,靈秀中透出幾分寧靜,古樸中橫生了一些妙趣,真乃是一件化腐朽為神奇的傳世之作。

    陳軍告訴我,要成就一件陶瓷藝術作品,它的造型胚胎好比是骨,它的色澤圖畫好比是肉,骨肉相連,完美融合,經過熊熊窯火的燒制考驗,才可孕育出千態百姿的藝術佳作。更使創作者激動的是窯變所產生的不確定性,有時會出現遺憾,有時會出現精彩。所以那種親自臨窯的感受,那種望眼欲穿的焦慮,那種佳作出窯的狂喜,此種況味,不啻為“十月懷胎,一朝分娩”的感嘆。

    因此,一件陶瓷器物的燒造完成,便被賦予了神秘的靈性,無一不被浸滲著創造者們的智慧結晶。

    五虎出更 咆哮瓷藝


    老虎身上的毛發根根可見

    城市晚報訊 昨日,民博會第三天,市民們的觀展熱情不減,頂著30℃的高溫來逛展會,參觀人數達19.8萬人次,銷售額突破680萬元人民幣。從袖珍傘到巨型恐龍再到瓷磚刻畫……市民們在展館內不斷地發現驚喜、感受奇特的民間藝術文化。

    布雕孔子只展不售 喜愛者被“打醬油”

    要用“精美”二字來形容,那就要屬八大名品展區的布雕孔子了,孔子先生身著綠紗外衣,頭上戴著藍色裹頭巾, 腳上穿著布履,夾著一卷書卷,長長的胡須,慈祥的面容,仿佛是真的孔子站在人們面前一樣,從頭發到衣角每一個細節都制作得天衣無縫。展商介紹,這座精致的孔子像的制作過程可不簡單,陶土雕塑、配服飾到彩繪,整個過程全部為手工。

    這個精致的“圣人”經常被觀展的市民“圍觀”。但展商介紹,這個孔子的布雕只展出,不出售,對于那些愛不釋手的喜愛者只能被“打醬油”了。

    凈月潭落葉“聚會” 葉藝陶罐惹人愛

    陶罐上粘滿各種樹葉,上上顏色,一個精美的葉藝陶瓷就出爐了。這就是觀展市民們喜愛的“葉藝系列”的作品。“你看這個,不知道有多少樹葉,這就是落葉大聚會啊!”一位觀展的市民撫摸著粘滿樹葉的陶罐說。

    目前展出的作品均是在上等的陶罐上用凈月潭的落葉加以裝飾,制作出一種極具藝術氣息的美感。展商介紹,裝飾在這些陶罐上的葉子種類多達上百種,大多都是具有東北特色的葉子,希望通過這樣的工藝讓更多人感受到東北地區的自然特色。一般制作一個這樣的作品需要經過20多道工序,從制作陶罐到落葉處理,20天左右就可以制作完成。

    記者了解到,葉藝陶罐是今年新推出的系列,與那些昂貴的稀有珍品相比,葉藝陶罐成為了觀展市民心中可以購買的佳品。

    用筆作畫不算啥 瓷磚刻畫頂呱呱

    “咦,這幅畫不光能看到老虎,怎么還能摸到老虎的毛發啊?”這是發生在4號展廳一個展位里的一幕,一位六旬的老人撫摸著老虎說。原來這就是刻瓷工藝,刻瓷的作者鐘先生介紹,他所做的畫,不是用筆畫的,而是刻上去的。

    刻瓷工藝對于制作的材料、過程都是有嚴格的要求,刻的工

    具要經過打磨改造才能應用,瓷磚需要硬度高、平面光滑、釉色正,是從廠家特制的瓷磚。鐘先生說,制作一幅作品需要臨摹、刻畫、上色、封蠟四個步驟。稍有不慎,便會成為敗筆之作。記者在展位上看到,一幅《五虎圖》標價5萬元、一幅《八仙神通圖》標價8萬元。鐘先生說這里每幅作品都耗時3個月之久。

    袖珍工藝傘 遮不住一個小孩頭

    “來,我抱著你照一張,把傘打在頭上,擺耶!”一個七八歲樣子的小男孩一邊指揮著妹妹,一邊對著媽媽的鏡頭燦爛地笑。他們手中的這把袖珍小傘連一個小孩的頭都遮不住,但卻成了展會上孩子與大人的合影對象。

    這新奇的袖珍傘用蕾絲制成,上面手工繡滿了五顏六色的花紋,只要看到袖珍傘的人都會上來觀摩一下,合張影再接著逛。因為小巧的特征,這把精美的袖珍傘幾乎成了孩子們照相的小道具,每個孩子都搶著要與其合影,而與袖珍傘合拍的姿勢百變的照片也成為了“民博會一游”的永久紀念。

    景德鎮瓷藝精品賞析(圖)


    《四大美女之貴妃醉酒》葉兆云

    《四大美女之昭君出塞》葉兆云

    《秋之獲》邱含

    《品名論道》邱含

    《雅興》邱含《山水》王壽霖《老子圖》王壽霖

    國慶佳節,上海云洲古玩城與景德鎮兆云陶瓷藝術中心于9月28日至10月8日聯手為藏友獻上一臺“藝術品大師精品展”。

    景德鎮自五代時期開始生產瓷器,至今已經走過了上千年的發展歷程。窯火千年不斷,生產的瓷器以“白如玉,明如鏡,薄如紙,聲如磬”的獨特風格而蜚聲海內外。

    此次參展作品多為國家級和省級的工藝美術大師及陶瓷藝術大師的精品。作者有唐自強、王壽霖、賴德全、吳錦華、黃水泉、邱含、葉兆云、高峰、喻木華、馮淑文等近百位。中國陶瓷美術大師、著名老藝術家王壽霖詩、書、畫俱精,陶瓷藝術作品風格工寫兼備、典雅深雋,此次獻展的《老子圖》瓷瓶等精品引人注目。江西省工藝美術大師邱含是中生代藝術家的佼佼者,其青花釉里紅作品,器型線條流暢,青花飄逸明快,釉里紅紅潤如玉,綴綠見翠,獨具一格。中國書畫陶瓷藝術大師葉兆云功底深厚、畫路寬廣,花鳥、人物、山水、走獸,均嫻熟靈動,具有鮮明的藝術風格,作品在各大博覽會上多次獲獎,此次獻展的瓷版畫《中國古代四大美女》畫面清雅婉約、工藝纖毫畢現,實屬精品。

    相關推薦
    OB欧宝娱乐